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明诚×贺涵】不来亦不去(4)

*唐贺诚楼背景下的明诚×贺涵。本文全员自作孽不可活


(4)

“明教授,放下你的望远镜。我在挑选房子的时候特意观察过了,那间屋子的角度是无法通过这种尺寸的望远镜偷窥到里面发生的事情。你就不要浪费时间和心思了。”

“那好。我去换个。”明楼迅速地把望远镜丢到一边,抬了个更大的过来。唐川凑过去一看:在房间的角落里堆了各式各样的军用望远镜。

“我的意思是,让你不要偷窥别人的生活。”

“我不是在偷窥。”明楼严肃地解释道,“我是在监视。”

不等对方继续数落他,明楼就已经搬好凳子坐在望远镜前。

于是,唐川继续悠然地道:“你这么不放心,干嘛不去求他回来。”

明楼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般人要是被明长官这鹰一样的眼睛看一眼,多多少少会有些侧目。然而唐川,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用错了词。

“试问,我为什么要求他?”

唐教授一摊手。

“这件事上,我认为还是您的责任大一些。”

“不要刷小聪明。”在观察无果后,明楼有些气馁了,“不要用你的那套逻辑来推理发生过什么。而且…你坐在我家里做什么?”

“我没地方去。”唐川大言不惭地回答。

明楼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假装恍然大悟:“你被自己家的omega扫地出门了。”

正如贺涵所说的地方,唐川当天下午就“主动”地搬了出去。孔先生把他常用的衣服(几乎看起来就是一模一样)整理了几个箱子堆在楼下——唐川连贺涵的面都没见到。


贺涵收拾的东西足足有三个大纸箱。物理学教授看着地上叠起来的三个箱子,一边思考怎么能用物理学来解决难题,一边思考贺涵这是要做什么。当他搬起中间一个时,才发现最上面还用黄色便利贴纸写着一句话。

“再见吧,我有明诚了,谁还稀罕你。”


“没想到唐教授也会沦落至此。”明楼虽然没有笑出声,但上扬的嘴角已经说明了一切,“而且他说得很对,我的阿诚可比你强太多了。我们明家的孩子,那是个个都优秀,个个都是兰草。”明楼说得十分得意,他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引以为傲的青瓷,此刻正在别人家中。

“那我还是得为贺涵感到开心了。”唐川平淡地回答,并站起来四处张望,“我饿了。”

“饿了去自己煮面。”

唐川点点头,一步一步挪向厨房——然而,在那等待他的是一片狼藉。尽管有洗碗机,明楼却仍然将大大小小的盘子、碗扔在洗手池里。

物理学教授感觉情况很不妙。然而明楼仍然对着望远镜,丝毫没有想起来厨房的惨状。

又过了一会,似乎是终于承认通过望远镜也观察不到什么东西后,明楼回头看看仍然饥肠辘辘的唐川,吐出了四个字:“我也饿了。”

夜安静极了。空荡荡的房间里,两位在各自领域、领域之外都声名显赫的大学教授和副教授,互相对望着——并不深情。两人在用眼神探讨一个重要的问题:你会做饭吗?晚上吃什么?最终,迫于明楼的威压,唐川退缩了。并不是他多害怕,只是考虑到那狼藉的厨房,

明楼略带得意地往后仰坐。他抬头看了看表,耐心地等着唐川归来。在指针刚刚走了四分之一后,门铃声突然响起:唐川已经回来了。他的购物速度比明楼想象的还快。唐川把袋子丢在明楼面前,明长官打开一看:全是方便食品。方便面,方面米饭,方便米线,塑封零食,午餐肉罐头……

这是战时物资吗?军粮吗?

“你就不能买一点能吃的东西嘛?”

“这些都是能吃的。”唐川端着一壶热水,正在饶有兴趣的冲泡面,他小心地在泡面碗上扎了几个小孔,并用胶带将刚刚撕开的口又严丝合缝的粘好,“虽然贺涵很会下厨,但是我还是觉得方便面更好吃一些。也许,就这是属于加工食品里的,科技的味道吧。”说完,他看了一眼手表,打开秒表开始计时,并且用看待科学实验的目光看着从小孔里冒出的水蒸气。

科技的味道?他管泡面叫科技的味道?

明楼表情异常复杂。虽然他对唐川的食品品味早有耳闻,但今日一见还着实令他震惊到了。而更加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唐川像变戏法一样又掏出两盒速溶汤、两包速溶咖啡以及两双一次性筷子和塑料勺,两个塑料杯。

“我家里有餐具。”明楼终于忍不住了,“你可以用的。”

“可是都没洗。”

“那…我去。”明楼站起来。刚走到厨房门口,又一脚刹住,“为什么我要去给你洗筷子?”

“你不用去。来,我让你感受一下一次性餐具的魅力——你永远都不会为浪费水资源而感到罪恶。再说了,一次性餐具是多么好进行垃圾分类啊,多么优秀、可回收的塑料!你知道吗,就算人类文明毁灭,所有的人都死了,书籍和电脑数据通通消失,但人类依然会有一项伟大的发明留存下来——那就是塑料。这就是科学的魅力。”

“我不吃了,不饿了。吃吧,快吃,快堵上你的嘴。”


在明长官正在苦苦思索这几天怎样果腹的时候,望远镜的另一端里,贺涵珍藏的红酒正慢慢地被他倒入杯中。

“两个人做饭就是效率高。”

明诚举起酒杯,和身旁的人轻轻碰杯。

“我还没来得及问你发生了什么事。”

明诚轻笑了一下,“贺先生这样问我就不好了吧。明明是你拍的照片。”

“照片是我拍的没错。但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喝酒。”明诚越是含糊其辞,贺涵就越刨根问底,“你不是像会去那样地方的人。”

“贺先生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明诚反问道,“正人君子吗?”

正人君子肯定不是的,贺先生心想。他举着酒又喝了一口:“正人君子。”

贺涵深知套出他人真实想法的方法,那就是故意回答给对方一个相反的答案。这样,才能打开他人的话匣子。

果不其然,明诚略带自嘲地摇了摇头:“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啊,贺先生。我跟明先生,实际上是两个阶级的人。我的原生家庭是你们这样的人平时看不见的人,我的母亲不仅不让我上学,还虐待我。”说起过去的伤心往事,明诚长出一口气,“多亏我遇上明先生,他收留了我。我改了他的姓,住到他家,直到成年也没有离开。他一直都把我当成亲弟弟来看待。至少我是这么以为的。”

贺涵顺着他想的相反方向继续问下去:“难道他没有吗?我以为他对你很好的。”

“他……是对我很好。可是你知道吗,我能很清晰地感觉到,他仍然看不起我。哪怕我是他最得意的部下,他的兄弟,他的伴侣,我都能感觉到他从骨子里仍然把我当成,他最初认识的那个底层阶级来的孩子。”

最后那句话,明诚几乎是爆发着吼出来的。贺涵不知道他压抑了多久,这些真心话又是否在明楼面前袒露过。到底人需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逃脱背后的阴霾呢?多少虚荣的堆积,才能让虚荣变成一点真实的自信?这已经远远超出贺涵的初衷了:他一开始只是想知道点八卦,但现在……明诚的话深深地触动了他。

“我知道,”贺涵久违地没有用任何语言技巧,“我知道你的这种感受。”

“对不起我失态了。”

令贺涵意想不到的是,明诚迅速地道歉了。情绪也恢复成正常。

“不用道歉,你也没有错。我不知道你和明楼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任何人都不值得你用损害自己健康的行为来排解。”贺涵顿了顿,才又继续道,“我认为你值得真正尊重你和欣赏你的人,假如明楼真的如你说的那样轻视你…”他举着酒杯凑近对方的脸,“你应该换个能爱你的人。”

“你说的对。”半晌,明诚点了点头回答,“贺涵,你说的对。”

这个答案击中了孔先生。这才是他想要听到的,有人顺从他,崇拜他。

这才是他想要的。


评论(9)
热度(56)
2018-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