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明诚✖️贺涵】不来亦不去(3)

(3)
解释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流言只会因为解释而继续发酵。贺涵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唐川也没有进一步追问,他握得很用力。以至于手指指节都开始泛白。贺涵看到他手上的伤痕,是新伤。像是玻璃划破的。
“怎么弄的?”他抓过对方的手,“还有,你的项目呢?怎么样了?”
“没事。”唐川直接忽略了后面的回答。贺涵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收回目光叹气。有些事情并不一定需要用语言来回答,他就能明白。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告诉你的,但是我要说清楚,这一次,我什么都没做。”贺涵尽量让自己的气息保持平稳。他见识过唐川发怒的样子了,并且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是唐川的死穴。孔先生的这位副教授,并不会嫉妒别人拥有比他多的财富,也不会羡慕受到更多的人的关注。他只会介意——非常非常在意,旁人在他与其他人之间,是否会选择自己这个天才。
这就是他的唐川,这才是他的唐川。拥有致命缺点,傲慢自大,有渴望被爱的人。尽管在绝大多数时候,他又不知道什么是爱。
“你不是第一次这样做。”唐川准确地抓住了重点,“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贺涵忽然感觉非常的气馁。在经历过种种生死磨难之后,唐川竟然仍然不相信他。如果他真想逃离他,那么天涯海角他都可以躲,但是他没有。
“你既然觉得我是那种会背着你乱搞的人,那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
听到对方连解释都不愿意解释。唐川终于,慢慢地松开一直攥着对方衣领的手。
和之前每一次争吵一样,他并不会把怒火发泄到对方头上。他只是默默地转身,然后摔门而去。贺涵也摔坐在沙发上,内心深处,他知道自己也做的有问题——可是唐川对他的不信任,已经彻底刺痛了他柔软的自尊心。他最终还是缓过神来,追出门去,可是楼下已经看不见唐川的踪影。
正当贺涵在恍惚人生变得太快,他一个失业中年人已经跟不上时,却看见明诚红着眼圈坐在公交车站。现在的明诚,看起来比昨夜更加落魄了。昨天晚上的酒鬼,多多少少还有些愤怒、发泄的意思,而现在的他却只剩下落寞。这时明诚也注意到了贺涵:孔先生所不知道的是,他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并没有比明诚要好。他的衬衫领口被扯开了,头发也是凌乱的,眼角的红肿还没有消退。在这一瞬间里,这两个几乎没有交集的人,有了那么一丝共鸣。尽管这样的理解,却是任何人都不想经历的。
贺涵伸手过去拍了拍明诚的肩膀:“我什么都没做。”
明诚抬头,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谁会信你什么都没做。
“连你也这么以为?”贺涵抬了抬嘴角,“我可真失败。”
另外一人垂下头。明诚看着路边的一小滩积水,里面浮着几个快要熄灭的烟头。他思索了一会,似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才站起身:“贺先生,虽然我现在这样说很冒昧。但是昨天晚上的事会变成现在这样,是我的责任。我想负责,请问您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给他吧。这个回答贺涵没有脱口而出。他呆愣在那了。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去回忆和唐川的种种过往。几秒钟后,他缓过神来,点了点头。
明诚也没想到他立刻就给了回答。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试图去拉对方的手。贺涵巧妙地躲了过去,并发问:“那你住过来吧。唐教授他今天下午就要搬出去了。”
“这…合适吗?”明诚有些惊讶地问。
“这能有什么大不了的。”贺涵拍拍明诚的肩膀,“睡谁不是睡呢?”
对方的话让明诚感到一阵发毛。虽然他精通各项格斗技巧,可揣测人心的招数,他远不如在职场上打拼多年的贺涵——孔先生就是瞅准了明诚现在和明楼杠着一口气,不肯轻易妥协。
“那好吧。”

生活真是神奇极了。
望着明诚站在冰柜前挑挑拣拣的身影,贺涵忽然非常的感慨。唐川要是有明诚万分之一自理能力,那就非常完美了。他的物理学教授确实如同学生们所说的那样,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天才。完美,是说他虽然是个天才,但并不是偏科型的。大部分天才都执着于自己的领域,而唐川却能同时精通许多学科。即使是历史、地理这些和物理相距甚远的科目,他依旧可以侃侃而谈。许多天才太过热爱自己的事业,往往人际交往能力很差劲,而唐川却能将自己收拾得很得体大方,身上每个配件都一丝不苟。而之所以是近乎……
“为什么这家超市的西红柿贵五毛钱?”明诚抱怨道,“而且质量也不好,我刚刚挑了半天,都没有合适的。”
“我说这位明家少爷。您家那么有钱,还在乎这五毛钱吗?”
“有钱才抠门。虽然我大哥总说,钱是越花越会赚,但也得有人赚。他是会花钱,还不是我在外面辛苦。”明诚推着车往前走,“下次我带你去另外一家超市吧。虽然看起来价格贵了一些,但品质更好。而且一旦有打折的话,反而更便宜些。对了,你晚上想吃什么?”
“都可以。还有,我来做吧。”贺涵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天堂。明诚这样善解人意,十个唐川都比不上。唐川只会拉着他跟他讲西红柿是怎么种的,但西红柿的价格他是绝对不会知道的。“近乎完美”里的这个近乎,几乎包括了所有的恋爱的细胞。
“你在对比我和唐教授。”明诚无情地打断了贺涵的思路,“他应该……算了,我不说了。”
“你说,我很好奇你怎么看待他的。”贺涵拿起一瓶洋酒,却被明诚抢过来放回去。虽然有一丝的恼火,但孔先生并没有表露在脸上,而是继续问,“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唐川的负面评价。”
谁说没有呢?季白和李熏然苦口婆心地向贺涵倾倒唐川在警察局做的事,但孔先生总是让这些忠告随着弹掉烟灰一起掉进垃圾桶里。
“我不喜欢他。”明诚直爽地说。
噗嗤。听到这个答案,贺涵反而释怀地笑出声来。
“他太傲慢了,从来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忍受他的。”
“他是天才,忍忍就过去了。”贺涵忽地话锋一转,“现在我也不把他踢掉了。”
看着周围刺眼的灯光,孔先生感觉一阵揪心。他为唐川弥补生活中所有的不完美,做饭、处理人际关系、教他做普通人,到头来唐川仍然不信任他。这是最讽刺、也是最伤人的事情。却也是他无可奈何、必须承受的罪过。
“我没想到明楼会放你走。为什么?”贺涵简短地发问,他感觉喉咙里有东西卡住了他的声音。
“就,他可能…觉得我没什么用了吧。”
超市里的促销叫卖声压过了两人的交谈。明诚推着车快步向前走似乎要将刚刚那句话丢在身后。

评论(11)
热度(44)
201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