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明诚×贺涵】不来亦不去(2)

*诚楼+唐川×贺涵背景下的明诚×贺涵。是个全员弱智幼稚的故事。

2


在临出门之前,唐川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像是刺痛,但又很痒。这种感觉刺激着他的大脑,而冷风从他的脸颊呼啸而过,模糊着他的感官。

由于贺涵加入他的生活的缘故,他经常会有这样超出理性,科学无法解释的“精神感应”。其中就包括贺涵背着他在外面沾花惹草——尽管,他并没有真的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唐川自认为他从未缺乏过安全感:他信赖自己聪明的大脑,也相信万物都是有因果科学道理的。尽管如此,他仍然时时刻刻担心着贺涵会看中自己以外的alpha或者beta。他并不是担心自己的魅力不足够让他的爱人折服,而是他认定贺涵是会犯下同样错误的人。然而,看着孔先生一脸信誓旦旦的模样,他也只能用聪明的大脑将这个念头压制下去。

这次出差并不是他想要去的。虽然明白有人的地方就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但唐川仍然会发自心底的厌恶一群原本应该认真研究学问的人坐在一起推杯换盏、假意奉承。每到这种时候,唐川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贺涵的劝诫:如果你需要,你就应该能忍耐、牺牲,以换取自己的最大利益。诚然,贺涵自己也在人生中的每个拐角,都为了他最想得到的东西做出过相应的牺牲。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他说的正确的——唐川现在的忍耐力比以前强了许多。这是他从未想到过的事:从一个普通、市侩的人身上学到有用的生活经验。

等他数完最后一块天花板,冗长的讲话结束了,而获得最后的专利合约的人却也不是他。

又要被家里的omega数落了。唐川一瞬间竟然没有任何埋怨竞争对手的念头,只剩下对贺涵的叨唠他时那副真诚又虚伪的面孔。当着一众陌生人,他自然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趁着集体鼓掌的时候,唐川往后稍稍侧身,掏出手机查看。

有一条来自某个经济学教授的新信息,信息里只有一张照片。

物理学教授看后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恍惚间,他仿佛看见贺涵左手一个beta女性,右手一个男性alpha,好不快活。旁边的日本学者看了他两眼,立刻关切地问:“唐教授,您还好吗?您的脸色看起来很奇怪。”

唐川摆摆手,铁青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他又回过头仔细翻看那张照片:上面只有一名赤身裸体的男子躺在地上,旁边是一个挂着奇丑无比的形状装饰的车钥匙。之所以是“奇丑无比”——那是贺涵的形容。在认识孔先生之前,物理学教授从未庆祝过任何纪念日,就算是节日也基本是自己一个人,守着实验室和工作台度过的。在拥有贺涵之后,唐川几乎把所有他能想到的日子都标注成“纪念日”:例如第一次送礼物,第一次上床,第一次吵架——并且一一送上不同的礼物,生怕不能满足普通人对于各类特殊日期的热爱。

而那枚难看的挂坠,就是唐川送出的“第一次相遇日”纪念物:一枚扣子。那天晚上他无意间扯掉了贺涵袖口上的扣子,躺床捡起来了,但孔先生却一直没发现,直到作为礼物送回给他。

多好的礼物。

唐川看着照片上的钥匙扣,默默地叹气。


“你说什么?”明长官几乎怀疑自己耳朵是在练枪的时候震坏了,“你再说一遍。”

他在说什么,对不起他?这是又办错什么事了?明楼的脑海里迅速飞过几个可能出现的结果,每个都可能导致地球炸毁掉一半。话筒里,明诚的声音哽咽着,他在尽力克制。

“大哥,对不起。我…喝多了,就办错事了。”他答道,“我对不起您。我…我醒来之后就和贺先生躺在同一张床上了。发生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就隐隐约约记得……昨晚上我把他当成了您。”明诚的话音渐渐微弱,几乎要听不到了。

明楼举着话筒沉默了。在他的认知了,一个正常男性alpha,要是干出这种酒后乱性的事情,第一反应应该是想着如何隐瞒——最好的方法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清扫干净战场,销毁证据。他的青瓷,一个杀人放血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好部下,竟然出轨都不知道说谎隐瞒?竟然老老实实地汇报给他?

恍惚间,他已经看到了这件事被王天风知道时,毒蜂讥笑的嘴脸。从幻想而来的巨大羞耻感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明楼立刻呵问道:“贺先生是谁。”

“是贺涵啊。”明诚不明白,他生活里还能有几个贺先生?

啪!电话被挂断。

是,他是说了非常过分的话。明楼没有逃避自身的问题,他原本都想好了,等第二天明诚回家了,就向他道歉——让他说对不起,已经是天大的让步了。可没想到就一个晚上没管住就……明楼必须现在挂断电话,不然他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说出比之前更加糟糕的言语来。

冷静片刻,他打开了电脑,从一个隐秘的文件夹里翻出了一个登陆邮箱和一串密码。


醒来看见明诚不在时,贺涵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失落。他真想问问明诚发生了什么,才让他难过到这布田地——也是发自内心的,想干他一炮。结果他却先跑了,连个字条都没留。贺涵看了看表:已经快是中午了。自己一个人支配时间是快活且自在的,但贺涵实在嫌弃身上这套烟味酒味混合的衣服,他应该先回趟家。

扭动钥匙时,贺涵才意识到门没有锁。进贼了?他紧张地摸出手机,可仔细查看,门上并没有任何盗窃的痕迹,而且他们家的门锁又经过唐川的一系列改装,强行突破一定会引发警报。

难道……

“唐川?你这么早就回来了,我以为你还要再过两天。你……”还没等贺涵说完,他就被唐川抓住衣领摁在墙上。

“你干什么?疯了?”

“我疯了,我就算疯了,也是被你气疯的。我问你,这是什么?”唐川死死地摁住他,左手把手机举到他脸前。

曾经,很早很早以前。有人跟贺涵说过,要注意自己的信息隐私安全。孔先生嘴上答应着,行动上却完全没注意——他这样一个高调成习惯了的人,怎么可能将自己的私生活完全隐藏起来?不过人总是这样,以为是自己不够幸运,或者偶然倒霉,但实际上是生活中某项平日里无伤大雅的习惯,最终因为机缘巧合,酿成的大祸。

看着那张原本应该老老实实地躺在手机某个文件夹里的照片,贺涵懵了。

“我…这…”他结巴地说不清楚话,“你是从哪得到的?”

“明教授传给我的。”唐川压低了声音,“我以为你现在会老实一些。或者你隐藏的再好些,不让我发现也可以。还有,你为什么非要选明诚?”

“我没有,我只是拍了照片。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家…我不知道他家在哪!我只能送他去酒店,他抱着我又哭又闹,我不能不管他……”贺涵越解释越混乱,越说唐川的脸色越阴沉。


孔先生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会被人这样诬陷。他只是想拯救在酒吧喝醉的迷途羔羊而已!他能有什么错? 

这恐怕就是:一个坏人,做了好事,也会被人当成坏事。

可是,贺涵他,算坏人吗?


评论(7)
热度(46)
2018-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