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风筝【短打完结】

 *实在想写点巴黎背景的诚楼,又不想动脑子想剧情,胡乱写。是差一点写进香料爱人的故事。前情请参考香料爱人的结局。

之所以没有收录进去……嗯,看了就知道。


——————————————————


“一定要回去吗?”

“只是几天而已。”

十分罕见的,这一次态度强硬的是明诚。而一般情况下的都更加理智和克制的人,此时却坐在床上,一点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明楼睡眼惺忪,睡衣扣子错乱的系着,下半身的裤子早就不知道去哪了,他只能将腿藏在毯子里——他的动作,就仿佛在他离开床单的一刻,灵魂也会跟着一起灰飞烟灭。

也许大哥是对的,他总是对的。明诚听见自己内心深处柔软的部分被轻轻的碰触了一下,但紧接着他又硬起心肠:“您必须跟我回去一趟。情况紧急,刻不容缓。”

“有什么事要你我亲自去?”大概是被对方异常的态度震惊到了,明楼竟然真的“顺从”地点点头,并站起身。明诚一下子哽住了,他也被自己刚刚的语句吓到,他原本想立刻道歉——“对不起”三个字却像硬面包一样卡在他的喉咙深处。他很久都没有跟明楼说过这三个字了。以前他总觉得自己亏欠对方一些永远都偿还不上的东西,而现在往往这句话只会加重爱人的焦虑,明诚就不再说了。上一次,他这样迫切地想要道歉,还是在上海的时候。不知不觉中,他就陷入了回忆里,整个人愣在那,直到明楼晃了晃手,明诚才恍惚隔世的醒来。

“我来帮您换衣服。您想穿哪一件?”他用自己最柔和的语气,循循善诱道,“巴黎已经开始冷了。”

“我有的选吗?”

确实是没什么选择。他们没有带太多的行李,只带着最常穿的款式,和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就直接到了格拉斯——像逃难一样,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是这样的。对抗法西斯的战争结束了,但新一轮的血与泪却立刻接上。等到所有人都深陷其中之后才发现,他们曾经的理想都化作了射出的子弹,打在了同胞的身上。逃,成了唯一可以同时保护理想和他人的选择。

可是,人不能逃一辈子。人应该永远在奔跑,却不能在逃。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痛苦一层层的叠加,直到某天普通人的血肉之躯和平凡的灵魂再也无法承受。

一直以来都这么教育、也希望自己能够如此,从来都以身作为的人,此刻竟然犹犹豫豫。这不是青瓷所熟知的眼镜蛇。他所知道的明楼,会为了大义选择牺牲自己(被阻止了),会为了保护他,而计划自裁——依旧被阻止了。虽然这样珍惜自己和他的生命,是明诚梦寐以求的事情,可他仍然觉得万分不适应。

于是他忍不住道:“大哥,要不然这样…我一个人去也可以的。哎,电报上说的,是让我们一块去的。大哥,您换的身份也太没权力了。难道连个能用的人都派不了吗?”明诚抱怨道,“我们也不是年轻小伙子了,这种取东西的事,还要我们亲自跑一趟吗?”

“你什么时候这么多话,还磨磨唧唧的。”明楼抬眼瞟他,“不行。现在巴黎形势凶险。两个人多少能照应。而且别忘了,你是个死人。”

噢,对。明诚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他死了,彻彻底底的。紧接着,他猛地反应过来:“你也死了!而且你死的更彻底。你进停尸间了!好多人都看到你死了!街坊邻居都看着呢!”

“可是你上报纸了。”被对方一下戳中的人正慢吞吞地打领带:“是啊,我们都死了,两个死人一起出没在街上,傻子都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报纸,报纸能几个熟人看过?这,好吧。是我想的不周……”呸。他当然想到了。明诚早就把所有的危险都想到了。他的人生就是在警惕中度过的,怎么会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事?

“别装。”明楼无情地戳穿对方的伪装。

“诶,好。”被训的人马上立定站好,假装严肃。

“都收拾好了?”

“对。”

“回去吧。”

也是时候回到开始的地方看一看了。

【不是有肉,只是不知道是啥词触动了lofter敏感又脆弱的神经。】

【下文请点我】



评论(7)
热度(80)
2018-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