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omega保养手册(一发完)

*一个唐贺的彩蛋,一直想写懒得写,本来想收在雷诺兹之罪里,but,懒。所以就用作雷诺兹之罪本子的庆祝文吧。

*本文出现的cp大概有,诚楼/唐贺/季庄/李凌/赵程,其实就是所有我想写的cp,但是为什么我一直都没有写呢,因为我懒。

*那天还跟另外一个你们都认识的太太讨论过为什么最近就是不想写文——果然日子过的太爽,就没有啥好创作的,是吧。所以请鞭策我,我不是爬墙了,我是非常纯粹的懒惰。

*哎呀最近过的真是太舒坦了,写不出有深度价值的东西,就这么着吧凑合看看,我懒。





别用“聪明”来形容一个人,要用自由或不自由。

                                       ——————1968年的巴黎街头标语


00.


贺涵就静静地凝视着放在唐川案头的那一本不太厚的书。真的不厚,但正如不能用胖瘦来论断一个人饭量如何,也不能用薄厚来判断一本书的信息量多少。在很久之前——大概还是上学的时候,贺涵也认为自己是个挺爱好阅读的人。但是工作了进入社会,看的最多的就是“管理”和“运营”之类的实用技能的书——在一次不小心买到了雷人的成功学书之后,他就彻底将看书这件事随用过的保险套,一起丢进了缠绵深夜里的垃圾桶。但后来仔细回想时,才发现他偶尔不经意(或者有意)也会说跟那本垃圾书一样的话。这让人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自主思考的能力,还是现在所思所想都是受到他人的控制。

不过阅读本身,就是接受自己被他人短暂或长远的控制。

这本书,孔先生悄咪咪地翻过几次:里面并没有奇怪的配图,这让他略微松了一口气。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完全放心——这可是唐川送他的礼物。如果有人会在缠绵之后送这样的东西还不被对象弄死,那一定只能是长成唐川这张脸的人了。人们总是高尚地认为自己不在乎长相,甚至套用王尔德那句经典名言“好看的皮囊很多,有趣的灵魂很少”,来标榜自己拥有一个令人感兴趣的心。极少人忽略了重要的一点——王尔德他自己却拥有一位长相出众的绝世佳人。看看,人就是这样,不能看他们怎么说,要看他们怎么做。

“你在看?”唐川的声音冷不丁地出现在他的身后。

忽地一下被人拍了一下肩膀,贺涵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没有!我一眼都没看过!”他往旁边挪了挪,“这书,出版了会有人买吗?”

“什么样的书都有人买。写的多烂,多难看都有人买。你看,有些外国作者的小说的中文版做的像盗版图书都能卖进畅销榜前十里——这么有科学价值的书,一定能登顶。当然了,我也不期望它能成为什么样的热门,毕竟我对平罗大众的愚蠢深有体会。”

“不……你没有真提供数据吧。”贺涵有些担忧。毕竟,提供科学研究的资料这种事情,唐川是绝对会做的。

果然不出所料,禽兽教授对着他露出一个能迷死台下学生——但在贺涵看来无比欠揍的笑容。

“你给了,对吗?”

“我的朋友非常善良。他答应给我一定的收入分成。”

听见分成,贺涵的脸色稍微好看了点,他沉声问:“给几成?”

“一成。我们几个提供数据的人一起分……”

“你上次把离婚协议放哪了?现在去民政局应该还能排的上号。”

“认真的,我建议你好好读一读。”

01.多喝热水


直到他的孩子都已经开始学习高等数学了,贺涵还在质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如果一开始就一刀两断——哪还有现在被摁在这看书的份。人呐,为什么要用一个错误来掩盖另外一个?为了死在不断滚大的雪球下面吗?再说了,生活的灾难要只是雪球倒还增添情趣,它真正的模样是西西弗斯推上山的巨石。孔先生现在只能诅咒自己和上帝了,毕竟骂唐川也没有用——骂上帝还有可能被雷劈呢,至少会有点回馈。

“你认真看,我过一会来检查。”这会唐川终于像个老师了,只不过是那种会从后门偷窥学生是否认真听讲的类型。

那就看吧,凑合看。

第一页。

“感谢我的友人唐川和他的朋友们以及omega伴侣提供的数据和经验。”虽然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但真的看到这句话,仍然让贺涵头皮发麻。他硬撑着往下看,这一段还可以,无非就是一些废话,什么心得,为什么写之类的。科学家没有小说家那样肆意舒展的空间,这让人省心了不少——但这就意味着,很快就要进入正题了。

果不其然,第二页赫然写着一句警告。

“请务必在使用避孕措施的情况下使用本手册,否则后果自负。”

啪!手册应声落地。

多亏这是纸质书不是手机,不然又得换台新的。


“爸爸在看什么书?”唐汌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爬出来,还握着一根漏水的马克笔,手和脸都沾上了难洗的油墨。贺涵已经放弃擦地板,也没想过让他的唐教授学会不在地上和儿子一起写字。尽管唐汌才刚会走路,但在他的另一位父亲的培养之下知识量已经远超过同龄的小朋友——尽管如此,贺涵还是飞速地捡起了摔在地上的大部头。然而在这个过程中还是有书页散开,里面是一些画的歪七扭八的姿势,其中不乏一些孔先生十分熟悉的。

孩子就是具有这样一种直率、不顾任何困难地表达的天性。就像他们刚刚拿起画笔时不会应用技巧,直接在画布上涂抹一样,唐汌连眼睛都没眨,就冲着他的生父大喊道:“你在看唐教授给你的书!”

他的儿子并不会管唐川叫爸爸,哪怕他还婴儿车里的时候,唐川用一个贴着自己照片的机器人对他复读——重点在于,只要唐汌这么亲昵的叫他,教授先生的“幼儿恐惧症”就会发作。

正如在创作完成的瞬间,创作者和他的作品之间的脐带就被剪断,贺涵的宝贝儿子正在朝着他完全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他和唐川一样深受其害。

“嘘!别叫,教授在看书,我们别打扰他!”

贺涵身体前倾,试图抓住跑掉的唐汌,却扑空了。他的儿子已经尖叫着跑出卧室,在唐教授的书房门口尖叫:“爸爸!”

在唐汌尖叫后,空气中出现了久违的接近半分钟的沉静。紧接着,房门被推开。

然而却并不是唐教授。

是明教授。

衣衫不整、满头大汗。


02.少吃辣和凉


在没有婚姻生活,还在跟另外一名姓唐人士交往的岁月里,贺涵就深刻意识到他为什么那么抵触婚姻。因为婚姻意味着责任,意味这他必须放弃外面所有的诱惑——不然他就得接收道德和良心的拷问。婚姻会限制人们追寻自由,而社会又会谴责拥有这样自由的人。这时候稳定的关系就不再是幸福的象征了,它会成为一条看不见的锁链牵制住这段关系里的两个人。爱情诚可贵,可自由价更高。也许大多数人都愿意为了稳定和安全感牺牲这一宝贵的权利,可孔先生在这一方面,有着惊人的自知之明:他害怕自己会出轨。之所以会这么认为,也是他对自己的魅力,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自信——只有他给别人戴绿帽的份,没有对方给他戴的。

结果现在这百分之零点一就出现了。

也就在那瞬间,他忽然想去完成那个多年以前的心愿——睡一次明诚。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巧,世界还是那么小。

明诚也在。

紧接着,贺涵看到唐川尴尬的脸。带着不自然和生硬的笑容,和几个小时前递给他那本糟糕的书时完全不一样。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贺涵开口先道,“你想跟我这么解释?”

天知道贺涵在心里把这段话排练了多少次。这个剧情,他就像是第一次面试的新人一样,在镜子面前反复研习过无数回了,他总以为自己有一天用得上这个桥段——确实用上了,只不过是以反问的方式。

“不是三人行。我对跟别人分享一个omega没性趣。”唐川很平静的回答,似乎这并不是一件令在场其他人尴尬的事情,“虽然国王游戏确实很有意思。不过我更偏向一个alpha和两个o……”

话音刚落明诚就瞪了他一眼。要不是被身边的人拉着胳膊,估计现在那把从贺涵原来的房子带来的丹麦椅子,已经把唐川砸个头破血流了。

“我在向这两位绅士推销有用的书。”唐川举着那本令贺涵深恶痛绝的手册不紧不慢地回答道,“我相信明先生有机会一定会用的上……是免费赠送。”

“谢谢,不客气,再见。”明诚嗖地一下接过唐川手里的书,并一步上前把明楼护在身前。明长官见了直叹气摇头,然而明诚似乎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依旧仰着头看着唐川。明诚不喜欢唐川,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你们俩怎么进来的?我没听到开门的声音……”

明诚和明楼立在一边不说话。贺涵感觉到室外燥热的空气,从两人身后的窗户里溜进来。

孔先生现在严重怀疑这本手册里所有需要极大运动量的数据都是面前这两个职业不明的人提供的。


03.多运动

告诫了两人下次拜访要从正门进之后,贺涵对婚姻这个骗局稍稍没那么抵触了。好歹他的结婚对象还不是浪漫的抠门精。之所以这两个人会出现在唐川的书房,并不是他们要挖贺涵的墙角,也不是跑到他们家来找刺激——而仅仅是因为唐川在二楼冲着路过的明诚喊:送你好东西,你要么?明诚想都没想就踩着他的长官的肩膀爬了上来。

对于唐川的漏洞百出的谎言,贺涵早已习惯。这个人虽然逻辑推理严谨,是当之无愧的天才,却在说谎方面十分笨拙——可就是这样愚蠢,不讲道理的谎言,却时常让贺涵感到安心。那么天才的人,从来都不在欺瞒别人上多费心思,这是多么值得开心的事——特别是,贺涵还是他的爱人。终于在某一个方面能强过对方,孔先生也发自内心的感到满足。再也没有什么能比一个说谎和情话都笨拙的可爱的情人更值得人开心的了。

前提是,得是情人,不能是结婚对象。

“说实话。”贺涵双手叉腰,“别逼我。”

唐川的微笑凝固在脸上,他嘴角微颤:“是这样的。明诚来找我要提供数据分的钱,然后明教授他觉得这样不好想让他放弃。我就锁了门,没想到他们两位……”

贺涵抬手示意他立刻闭嘴。他忽然悲伤又兴奋地想:他现在去挖明楼的墙角,一定能成功——这下有动力看书了。对于挖明家人的墙角的执念超越了他的羞耻心。第一个章节写了些生理常识,比如什么时候最兴致高涨,这时候应该做什么。虽然署名是这位名不见经传的生理科学教授,但里面不少用词用句都让贺涵感到无比的“亲切”——一看就是出自唐川的手笔。看着看着,贺涵感觉十分惆怅。他年轻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么仔细地在乎过自己的身体。倒是现在落入婚姻和家庭的陷阱之后,被迫在意了。唐川有千种不好,可恰恰也有万种好。与明诚不同,唐川绝对不会表现的太过关心某个人。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太过愚蠢。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愚蠢,唐川就竭尽所能地提高关心的效率,尽可能地减少浪费时间的机会。虽然不浪漫,却行之有效。

“那时候我刚认识你。我通过分析你的行为,推测你的习惯。我当时的结论是,你虽然外在很注意养护,但实际上经常透支自己的身体。并且,介于你omega的性别特殊性,我认为你应该经常会有不太健康的性行为。所以……”

“我干过最不健康的一炮,就是被你标记的那次。”孔先生长叹一口气,“你就没跟omega约会过吗?”随即他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是多余的:假如他真的和其他人正经约会过,以唐川的智商怎么会犯下这么多愚蠢的错误。

“都是别人追我。”唐川想都没想就回答,“我以前没有追求过别人。”

贺涵回忆了一下,似乎觉得不太对劲:那时候两人不过见了两面而已,难道……

“你那个时候就打起我的主意来了?”

唐川点点头:“我说过的,你是最佳繁殖选择,这是我的生理本能的选择。而且那天也验证过了你的技术确实不错,所以我当时就已经决定了。毕竟,一个长期稳定的伴侣要健康卫生的多。”

“要是那晚我没把你伺候舒服你是不是就放过我了?”

物理学教授的笑容更加灿烂:“是的。”

贺涵感觉自己的脑子轰地一下。生活的巨石再次毫不留情地碾压过了他的灵魂和肉体。

“说起来。”唐川的一只手忽然暧昧地抚摸上贺涵的大腿上“提肛运动真的有效果。明教授亲口告诉我的,你应该也试试。”


“到底有多少可怜鬼提供数据?”在休息的间隙里,贺涵气喘吁吁地问,“除了明家那俩,还有谁。”


深夜,医院内。庄恕端着一本没有封面的书在看,凌远坐在他身边,一脸犹豫。

“我说庄医生。你这是……”

“我帮季白看看,他迟早还是会找omega的。”


04.多睡觉

“你那一本里都写了什么?”贺涵冷不丁的发问,他希望这样能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可惜,唐川是天才。天才的辞典里没有“来不及”和“反应不过来”这两个词。

“写了如何让我的omega看保养手册。”


05.保持好心情

从第一眼,看到贺涵挺着肚子时,程皓就知道他这个哥哥终于被河边的浪给拍死了。这之后程皓就仔仔细细地把所有的保险套都检查了个遍,生怕上面有人扎孔——问题是,他一个都没用上。

“这个我会用上的,你给我算了。”

贺涵眼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将书往前推了推。思考了一下又拉回来。

程皓扑了个空,一脸愤恨:“怎么?看不起交了beta男朋友的人?”

孔先生摇了摇头:“我是字面意思上觉得你用不上。”

“我用的上,我绝对用得上。我只是不想表现的那么禽兽。”

“你自己小心点。虽然说你平时经常帮人牵线,但毕竟还是第一次,要多加小心…”

“是是是,不然就会跟您似的。”

这次贺涵没再犹豫,立刻把书拍在对方脸上。


评论(15)
热度(86)
2018-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