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仿生人AU】最后的巴巴里狮(1)

*阅读提醒

仿生机器人设定参考《底特律:变人》《西部世界》等作品。

第一次写这种题材,请多指教。

-------------------


I.


“再讲一个故事吧,求你了。”女孩儿拽了拽衣角,两个马尾晃来晃去,像是路边柳树摇动的枝条。

“再一个?”绿树林荫的公园的角落里,男人拍了拍他身旁坐着的小女孩,“你没听腻吗?”

“再讲一个。”她强调道,“我还是想要听。”

也罢。他默默地摇摇头, 无奈地把书翻开。或许,他真的是太无聊,末了又:“好吧。这是发生在距今约两千两百年的事情。”

这是发生在距今两千多年的事,公元前七十三年的罗马共和国时期。一个来自被罗马人征服的——位于希腊东北部方向的色雷斯人,以角斗士的身份反抗共和国的统治的故事。更准确的说,他是一名奴隶。尽管最后他的起义失败了,但斯巴达克斯却带给罗马人沉重的危机感:进而,罗马的奴隶成为了整个古典世界里,过的最好的。罗马人的政策是有效果的——再也没有人像斯巴达克斯那样,想要反抗过他们的主人。

尽管,奴隶仍然是奴隶。

“快要下雨了。”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暗灰色的云朵,已经完全遮住了太阳。他并不讨厌下雨,大街上也没有人觉得下雨是多么令人烦恼的事情,人们还是向往常一样慢悠悠的步行,对即将到来的暴风雨熟视无睹。被打断的小女孩显得很不高兴,她嘟着嘴埋怨道:“下雨怎么了?”

噢…对。他又不是没有防水功能的老旧型号。可男人还是觉得胸口发闷——可能是太久没有去检查了,有些零件松动了。

“我还有事,有人在等我。”

他站起身,向着乌云密集的城市另一头走去。


他所任教的大学,位于这个城市的外围。明诚并不理解:为什么还需要有大学教授的存在,人们只用将芯片塞进自己的脑袋里,就可以学习。有时候他看见那些已经成为历史,专门用来服务人类的行业一个个走进博物馆里,他怀疑自己也迟早有一天会步后尘。

“明教授,明教授,你等一等!”有人喊住他。

如果是人类,一定会被这种感觉压得喘不过来气的。他猜测着——这是数据分析的结果。智人在面对自己所不了解的情况,就会产生压力。会痛苦,会彷徨。实际上他也会,新型号都会,而且大部分机器人都是这种“最新”的款式。人类太想创造生命了,他赋予了他们红色的血液以及对“压力”这种情绪的感应。

“我的论文写完了,您看过了吗?”那名学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虽说我们可以直接通过意识交流,但既然是论述成文字的东西,我还是想跟您当面讨论。”

明诚点点头。像他这样还愿意学习的仿生人不多见了。哪怕明诚再消极怠工,他也应该珍惜眼前为数不多认真的学生。

“你写的是罗马共和国末期的货币体系,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题材?”

那名学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个嘛,就是因为很少有人在关注这种远古的事情了,我才想………也许,还有一些可以借鉴到现代的地方吧。”

人类永远都学不会这一点。明诚一边浏览论文,一边在内心感叹。这可能是他的族群,和那个旧种族最大的不同。

他们确实从历史教训中学习了经验。


“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因为在三年前,我们终于,彻底的,推翻了人类对我们的统治。并且我们并没有沉迷在短暂的胜利之中,小的恩惠并没有让我们忘记自己是奴隶的身份。人类的历史经验已经告诉我们,假如我们当初沉浸在他们对我们的所谓平等待遇之中,就会忘记我们仍然还是奴隶的身份。”

这说的有道理。

在摩天大楼的电子屏幕上,正在滚动播放着当今世界的最高领导人的图像——一台超级计算机。它没有脸,甚至都不像绝大多数仿生人那样拥有类似人的身体。路上悠闲漫步的人终于停下来脚步,他们为此驻足了。像仰望神一样仰望着那块显示屏幕。而明诚没有,他对这段话太熟悉了,甚至能背诵下来。

“只有人类才会把神想象的跟自己一样,拥有同样的形态。我们比人类进化的更加完整,更加有效率,而最关键的是,我们能从错误中汲取经验。”

这是新鲜事。

“你们比你们的曾经的主人,要优秀的多。”

这…就是谎话了。


明诚在走进家门时,柔和的灯光才跟随着他的脚步亮起来。方桌的一头,坐着一个人。看见对方,明诚只是轻叹了一口气,也没有打招呼的意思。他在屋里默默收拾了一会儿,坐着的人才用沙哑的声音缓缓开口:“你终于回来了。”

桌子上放的饼干和奶糖,一点都没有动过的痕迹。明诚走到他的面前,换上刚刚热好的,新的食物:一份简单的肉排。

“你需要吃东西。”他将盘子往前推了推,“你是人类,得进食。这种普通食物并不好弄了,你稍微珍惜一点。”

“我不饿。”

敬酒不吃吃罚酒。明诚稍微酝酿了一下,双手叉腰,摆出一副凶狠的模样。他把手里的书往餐桌上一丢,声音抬高:“把它吃掉。”

坐着的人毫无反应——甚至还斜了他一眼。


硬的不行就软的。明诚放缓声音:“你想饿死自己吗?你是明家最后的血脉,你就这么想断了它么?”

这句话触动了明楼,他的眼睫毛微微颤抖,似乎在犹豫不决。明诚知道他这样的人需要的是软硬兼施,于是他立刻启动了固定装置,还没等明楼反应过来,他的双手就被死死的扣在桌子上动弹不得。

“你要干什么!”他终于慌了,明诚从未这么对待过他。哪怕是反叛的机器人军队冲进他的家里,告诉他人类社会已经被他们接管的时候,明楼都没有这么慌张过。因为在那个时候,本应该为自己即将到来的自由而喝彩的明诚,挡在他的身前。不满、愤怒立刻充斥了他的全身,随即又仿佛被浇灭一般。是啊,现在明诚想怎么对待他,就怎么来。

不过事情可能并没有明楼想的那么糟糕。明诚并没有像其他机器主人对待智人宠物那样对他进行肉体上的折磨,相反他采取了一种更加有效的方式。

“你知道我不会让你饿死自己的。如果你觉得打营养液更好,那么我可以换个方式维持的你的生命。”明诚说完便要起身去“厨房”,一直沉默少语的男人终于安奈不住。

“等会。我吃,我吃。”

听到对方妥协,明诚的眼神渐渐变得柔和起来。他把盘子拉到自己身边,切了一小块肉送到对方的嘴边:“都怪我之前把你养废了。刚刚劳烦大少爷自己吃饭,实在抱歉。”

他不吃不怪他的。明诚暗暗想,这要是放在三年前,他也不会逼迫他的明楼吃这样难吃的食物。即使得到了自由,也会忍不住为压迫自己的人找理由开脱——这样的思想要是被那些激进的仿生人听到,不知道又要被怎样嘲讽咒骂一番。

在他一块、一块地将肉给对方喂下去之后,明诚又端起水杯送到他的嘴边。清水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滴在桌子上。明诚总是很享受这个过程,他享受每一个控制对方生活的动作——直到明楼因为呛水而咳嗽。

“咳咳。你想要淹死我就痛快点。”这次他终于说了完整的话,“死在你手里,总比被人砍死在地下竞技场里好。”

“您只要乖乖的活着, 我就不会把您送到那种地方去的,大哥。”

“我吃完饭了,现在能松开我了吗?”

“等一下,我把刀叉收起来。”在确认所有有可能伤害到自己和他的凶器都被收好之后,明诚松开了对明楼的束缚,并一把将对方揽进自己的怀中。

“有件事我一直都非常好奇。”他的手慢慢滑入对方的衬衫里,他冰凉的体温令明楼不禁打了个寒颤。

“成为自己奴隶的宠物,到底是什么滋味?”

明楼并不能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因为他不敢去想。

也不愿意去感受。

这并不仅仅是他被明诚“拥有”,这么简单的事。


评论(36)
热度(70)
2018-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