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不来亦不去(8)

(8)




昨天的梦,不是多么的美好。甚至,孔先生到现在,还不相信这是现实。他和唐川经历了那么多的事,而对方仍然像他们初识一样,把他当做一个玩世不恭、没将他放在心上的人。贺涵很难判断,唐川这是过度关注他,还是完全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他就在这样迷茫、脆弱的纠结之中醒来。摸摸身边的被子:冰冷,没有一丝丝的温度。昨天晚上尴尬的结束之后,明诚就拿着毯子睡沙发去了。


他叹了口气,翻身下床。


正当他想感叹世态炎凉时,他看见了桌子上的纸条:贺先生,我有事先走。多谢您的款待,希望符合您的胃口。buon appetite。他掀开盖子:里面是已经做好的早餐。有粥,有包子,还有西式的炒蛋和培根以及吐司面包,混合好罗勒的黄油被放在一个精致的小碟子里。他刚想感叹,要是这美梦能一直做下去就好了,门铃忽然响起来。


他现在最恨的就是这声音。其实他完全可以把门铃关掉,可是他舍不得。他仍然觉得,下一秒,他的唐川就会回来道歉——哪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是的,现实再一次让贺涵失望了。门口站着准备道歉的人不是唐川,而是昨天晚上那个快递员。


“不好意思啊,昨天的快递送错了。”对方一改昨晚上横里横气的状态,点头哈腰地向贺涵鞠躬,“真对不起。”


“送错?”


孔先生捡起一直放在门内旁边的快递盒,他垂下眼睛扫了两眼:确实,他没有订购任何东西,上面也没有唐川的名字。地址是另一个小区的,确实是送错了地址的快递。


“好吧,给。”


对方接过快递,乐呵呵地说了两声谢谢。贺涵刚想关门,直觉却让他下意识地客套了两句:“先生,您贵姓?”贺涵不经意地问。


快递员迅速地回答:“免贵,姓陈。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谢谢打扰了。”


贺涵微笑的点点头。可他没有完全关上门:他的眼睛却还在审视着对方离去的身影。




虽然说好了,分开就不要回头,明楼还是回头悄悄看了明诚。而明诚则老老实实地听从他的长官,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看着明诚的背影,明教授为自己再次掌握主动权,而感到无比的安心。他打心底喜欢这样的控制欲,这能让他享受到权力带给他的……痛苦。没错,是痛苦。拥有权力的人会感到无所不能,但同样,会感到良心不安。然而,这恰恰让喜欢折磨自己的人感受到一丝丝被虐待的快感。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喜欢成为被道德审判的人。




“听说了吗?”


明楼从来都没有来过唐川教书的大学。他的想法和大部分三流小说所写的那样:科学家,虽然经常做好事,但也经常做坏事。他不想跟这些经常把世界搞得一塌糊涂的人有任何的瓜葛——不过,划清界限的时候,不能是现在:明诚开走了他的车。虽然他的名下不止一辆,明楼自己也会开车。可他偏不。他才不要为了开其他的车,而坐出租。尊贵的明家大少爷,是绝对不会去挤公交车和地铁,他讨厌跟别人分享空间。步行是不用分享任何空间的,可明楼没有自己散步的习惯。


万幸的是,唐川会开车。




虽然早就听说了唐川在课堂上很受欢迎,但明楼还是被这场面吓了一跳:整个课堂都是omega味。里面偶尔有几个alpha和beta,这些人被逼在可怜的第一排。这让明楼感觉十分不适应,他习惯了走到哪都被明诚和其他追随者簇拥着,坐在唐川的课堂下面,让他有一种泯然众人的错觉。唐川站在讲台上,对下面的omega争相散发的香味,似乎毫不知情。这得归功于之前他试图强行抹去对贺涵的标记,失败的手术直接导致他对任何的omega气味都无法接收。也正因为如此,贺涵才会放人唐川被他的学生们追随。


可这场面仍然让人非常的不爽。明楼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他只是来蹭车的,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然而旁边叽叽喳喳的学生,根本不能让他静下心来。他们的眼睛看着唐川,嘴上却讨论别的事。


“嗨,唐教授可真帅。”


“可不是么。诶,你们听说了么,教授那个事?”


“啊,对对对,我听说了。”


“什么呀。”坐在后排的几个学生也凑了过来,“是什么事?”


“有人在网上发了消息,说唐教授有外遇了。”


噗——


明楼差点把嘴里的咖啡都喷了出去。随即,他觉得自己这么想都不应该。他激动什么,唐川外遇的人又不是他明楼!明教授压制住自己的怒火,继续听下去。


“是谁啊,是谁?”


“不知道,好像也是大学教授。”一个男同学接道,“我听说,是个学文的。”


“文科的?”众人纷纷发出惊呼,“文科的?你确定?教文科的,什么,政治还是历史?”


“更糟,是教经济的。”那男性omega面色沉痛,“我真不知道唐教授是怎么忍受的。”


“天呐,我以为他会比这聪明点——看来天才也有弱点。”


议论声,渐渐消失在明楼的耳朵里。他现在已经无法判断自己的情绪是愤怒还是羞愧。他的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谁散的消息。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人能在愤怒过后迅速理智,那也就只有明楼了。他马上意识到,这是有人故意散播的消息。毕竟,他的明诚是绝对不会做的,唐川也不会,那种木头脑袋,能意识到哪不对就已经很不容易了……那只剩下一个人了。


可做这事,对贺涵有什么好处啊?




“你确定要这么做?”明诚坐在副驾驶,小心翼翼地问,“有点过了吧。你俩还没离婚呢。”


“就是因为还没离婚,我才要这么做。”贺涵表情平静,“我不应该是唯一被苛责的。”


冤冤相报何时了!贺涵这个人,不仅仅感情用事,还会把感情用事的习惯带到行为上去。明诚虽然确实想睡他,可看到孔先生开始发疯,也开始无比思念他理智到冰冷的明长官。


“我能理解你,但我真心不想看见事情扩大到我们几个人之外。”明诚劝道,“你有考虑到后果吗?”


“有。后果就是,唐川教授终于肯体会一下,我被他诬陷,是什么样的感受。”贺涵的声音微微颤抖,“是他们先要搞大的。不是吗?”孔先生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今天已经去快递网点问过了。没有姓陈的快递员。你猜猜看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明诚继续装傻。


“这说明昨天晚上有人耍我们。”贺涵慢慢看向明诚,“别告诉我,你没感觉出来。”


明诚怎么可能不知道。在他看见快递员的一瞬间,他就认出了那是他们自己的同志。只是他比较擅长装傻——不会装傻,要怎么在明楼身边生活那么多年。他把脸扭向一边。面对贺涵的时候,明诚不太想用那些特工的技巧。这对孔先生这个普通人来说,不公平。可贺涵,不是一般的普通人。他是让唐川那样的天才都折服的omega,也是曾经在职场上叱咤过风云的精英。世间太多人才,好像贺涵这样的精英已经不再值钱:虽然他没有那么特别,但这并不代表他的经验会消失。


贺涵盯着明诚转开的脸,看了一会。随即,他抿出一个微笑:“你昨天就发现了对不对。”


“我只是觉得,我们这样做不太好。”明诚整个人都要贴在车窗上了,“你一点都不心疼唐川吗?”


“他有什么可心疼的。”贺涵手里迅速地发着短信息,“我要他体会,什么叫做清白被毁。”




这孔先生看着也不傻,可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


明诚看着被发出的流言短信,苦笑着摇头。





评论(4)
热度(35)
2018-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