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本章诚楼】不来亦不去(7)

【诚贺】不来亦不去

(7)

在轻手轻脚关上家门时,看到倒在沙发上的贺涵,仍然熟睡未醒,明诚心里的愧疚,终于稍微放轻了一些。当然这份微弱的情感,很快就消散在初秋早晨清冷的寒风里了。落下的银杏叶随风打在他的脸上,他接连打了三个喷嚏。没人想在这样的时间段里跑出温暖的窝。明诚捏捏自己的鼻子,加快了脚下步伐。这一路上,连早起锻炼的老大爷都没有。

不过还好,这条路的尽头有两排背对背的长椅。上面懒散地落着几只小鸽子,正在啄凝结的露水。明诚挥动一直夹在手臂下的报纸,鸽子们连忙扑腾翅膀,一只只落到一边。被打扰的鸟类发出不满的“咕咕”声,报复性地在长椅上留了点白色的痕迹。明诚叹了口气,掏出纸巾仔细地擦干净,再如释重负般地坐下,他看了眼表:刚刚五点半。环顾四周,依旧只有没睡醒的鸽子和他作伴。就在明诚半梦半醒之间,忽然他听见身后传来“啧”的抱怨,以及报纸哗啦哗啦打开,铺在椅子上的声音。

明诚闭着眼睛摸出纸巾,手臂向后伸,不回头的递过去。

对方抬头看着那包手纸,便默默地接过来,没有拆开用,而是收在兜里后,就直接坐下。

“是眼镜蛇吗。”明诚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懒散,但用词仍然是正式的,“这是青瓷。请回答。”

“是,这是眼镜蛇。”明楼抱起双臂,尾音拉得老长,“你的暗号我已经接收到了。”

听见暗号,明诚差点气笑了。明楼所谓的暗号,就是在与贺涵唐川一起进餐时,明楼用力地踢了一下他的小腿——明诚差点直接把碗丢出去。接下来,两人用手里的筷子和脚下的腿,以及摩斯密码,达成了明楼单方面的共识:第二天一早,五点四十五,在经常喂鸽子的地方见面。明诚原本不想搭理他,但是明楼最后的暗语让吸引住了他:眼镜蛇,道歉。

“好的,长官。”明诚依旧打着官腔,“我等待您的下一步指令,请您决策。快点。”他故意呛道,“一个上级,别那么磨磨蹭蹭的。像话吗,没长官样。”

明楼被对方噎住,却不能立刻发作。他只能压制着火气,厉声问:“你是下级,可我的指令,你听吗?”

“反正您从来不尊重我的想法,我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听您的。您说什么我直接去做就好了。”明诚忽然话锋一转,“就您这样的上级,不要也罢。”

“你跟我发什么火?”明楼虽然提高了音量,但声音里仍然是虚的——谁都没有想到唐川这个不确定的因素,居然会做出直接激怒贺涵的举动,真是……何必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眼镜蛇只得摇摇头:“按兵不动。”

“那就是说,我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明诚顺着往下说,“那我现在就是和贺涵是合情合……”

突然,明诚忽然感觉后脑一凉,恐惧贴着头皮擦过去。他不敢回头:明楼一定在用那鹰一样的眼睛盯着他。就算明楼什么都没说,明诚也知道现在是时候见好就收了。

“我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他发出微弱的抗议声,“对贺先生有点不公平。这唐川也真是的,干嘛那么激怒他。”

明楼饶有兴趣地问:“你就不怕他说的是真的?”

明诚嗤之以鼻:“您是不会喜欢唐川那样的人的。他跟您是一个类型的,自大又傲慢…”忽然,他有点紧张,“您不会吧?”

“我没有,我不会,而且我也不自大和傲慢。”巍然如山的人,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松动。明楼罕见地露出了犹豫的表情:“那么这样吧,我之后补偿……”

“您每次都这么说。没有一次信守承诺的。您这样,要怎么给下属做榜样?这也就是我,如果换做您其他的部下,您猜猜看,会怎么样?这样吧,这次您再食言,我就跳槽走人。”明诚说得咄咄逼人,一点退让的余地都没有。

明楼横下心,问:“你想怎么样。”

“道歉。”这两个字简直就是从明诚牙缝里蹦出来的,“您最起码得履行您的基本承诺:道歉。”

这是要明楼的命——明诚当然知道。可是前几日发生的事情,仍然像一块大石头压在他的心上。这一次,他非要明楼跟他说一声“对不起”。这是他应得的,也是明楼该做的。

“你听我解释。我把你调走,是为了你好。这些年你只是当我的秘书,实在委屈你了。所以我就想…”

“不仅仅是这一件事。”

距离他们回国,已经快一年多了。刚刚从混乱的欧洲回到相对轻松的国内,明诚感觉自己终于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了。外面的人如何想象西方世界的美好,但只有真实体验过巴黎生活的人,才能理解。就在明诚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告别每天斗不完的小偷、永远不工作的办事人员以及每天给明楼写情书的男女同学同事,明楼却把他叫到跟前:“阿诚,这些年,你辛苦了。选一个吧。”

说罢,他丢给明诚一个文件夹。明诚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一打人员资料。再细细翻看,清一色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有几个看起来还跟自己有几分神似。那一句“我不辛苦”,就硬生生卡在了明诚的喉咙里,变成了一口老血。

“您这是要做什么?我不需要秘书。”明诚好声好气地拒绝。

明楼摆摆手:“不是给你。是给我。你太辛苦了,我想调你去做些别的事情。最起码也稍微轻松一些。”虽然明长官的嘴里没有太多的真话,但问心自问,这一句是真的。这些年来明诚的操劳他全都看在眼里——就算明诚不是他的alpha,他现在也会想法设法的让他轻松一些。再说了,谁不想看自家alpha吃醋呢……

明诚的失神,只持续了两秒钟。随即,他便拿起册子,像模像样的翻了一会儿,还边看边笑——只是额头上的青筋,已经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终于,在明楼玩味、审视的眼神之下,他把履历册摔了出去:“不行。您可以安排我上刀山下火海,但换掉我绝对不行。这件事没商量。再说了……”明诚深吸了一口气,“您一天都离不开我。这些年大大小小什么事不是我去做?没有我的照顾,您可怎么办。”

明诚的话有一点点夸张,但在明楼听来,仍然像是真的一样。巨大的羞辱像两巴掌一样打在明楼的脸上,扇得他竟然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

谁一天都不开他了?

堂堂明家大少爷,还能一天离不开一下自己的弟弟吗?

这什么话!欺人太甚。

“我做饭去了。”趁着明楼被噎住的功夫,明诚套上围裙,准备躲进厨房暂避风险。晚餐准备的是排骨,看着一条条的肋排,手里的菜刀忽然就成了他泄愤的工具。

“剁什么呢,小点声。剁剁剁,剁个肉都这么大声音,就你,光长力气不长脑子,我换个秘书又有什么错。”明楼打开册子一页一页的看。尽管他的嘀咕声压得很低,但仍然被明诚听了个一清二楚。

明诚把刀戳在案板上,撸起袖子:“您怎么不直接换个alpha?”

“幼稚。”明楼不想搭理他,“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幼稚。成年人不换对象,成年人全都要。”他举起手里的档案册,“这一本的人老子都要用。”

“好好好,我幼稚。”明诚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你今天晚上饿着吧。”

“饿着就饿着。就你,还说我离开你什么都不行呢。”明楼把报纸团成一团,“要不是我当初把你捡回来,你哪有现在?我告诉你,我现在要是真想换掉你,就一定说道做到。”说完,他顺手把纸团向明诚丢去。

明诚没有躲开。那团轻飘飘的纸团,就砸中了他的脑门。

在那一瞬间,明楼就已经后悔了。

“我做错的地方,您可以打我,骂我,但您不能赶我走。更不能拿为我好这种狗屁不通的理由来搪塞我。”清晨的阳光还没有完全出来,明诚原本就被冻得直流鼻涕,这下一开始回忆伤心往事,更是涕泪横流。明楼立刻递过纸巾,明诚低头一看:“您看看,要不是我记得带,您连包纸巾都想不起来。”

明楼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去刺激对方了。毕竟,有些人就是需要在付出时,才能认为自己值得被爱。而不让他付出,等于不允许他能被爱。也许像他这样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会理解。但即使不能感同身受,却能思考、能体谅。这也是他应该略微退让的理由。

“对不起。”明楼声音沙哑地开口了。

“您说什么?”明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再说一遍。”

“对不起,是我说错了话。我也不应该换秘书。”明楼慢慢地说,“我就是怕你太累。而且,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对不起。”

明诚愣住了。他反应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您再说一遍……”

“得寸进尺。”明楼抢过手机,对着话筒又说了一句,“对不起,是大哥不好。”

明楼可以发誓,上一次看见他的阿诚这样开心,还是在小时候第一次吃巧克力的时候。明诚飞快地夺回自己的手机,把刚刚的语音设置成了来电提醒。

“这下满意了吗?”眼镜蛇没好气的问,“我都快饿死了。”

“那么,”明诚顿了顿,“现在呢?”

“什么。”

“总不能,我们两个没事了,然后贺先生和唐教授还……”

明诚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干脆没声了。而明楼也挪开了一向锐利的目光,看向地面。最后他干脆转过身去,像刚刚的对话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沉声道:“此事保密。这是命令。”

“没和好,还在吵。遵命,长官。”

明楼看看明诚,对方也这样看看他。明诚表情严肃,一脸即将英勇就义的架势。

可不是么。

他可是要继续和贺涵打交道的人。



评论(11)
热度(45)
2018-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