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诚楼/唐贺】【明诚×贺涵】不来亦不去(5)

*标题里的cp已经说明一切


(5)

再也没有什么,能比早上被食物的香味叫醒,更加幸福的事情了。这是常年在和明诚生活之后,明楼得出的结论。然而今早,正当明楼与可怕的噩梦缠斗之际,将他从中解救出来的,却是那劣质的咖啡香味——这比噩梦里张牙舞爪的王天风还可怕。明楼被呛得咳嗽了两声,就清醒过来了。他稍微捋了捋头发,系好睡袍后翻身下床时就看见唐川哼着走调的歌在冲速溶咖啡。明楼是个非常注重礼节的人,所以对待客人还是比较克制的。尽管有起床气,但明楼仍然没有对唐川大骂出口。他只能在心里感叹:平时这个唐教授看着挺顺眼的,怎么一入厅堂就变成这样了呢?

真是,太思念阿诚了。真不知道,他在莫斯科留学的那几年,自己都是怎么熬过来的——这才两天而已啊。想到明诚,明楼禁不住地懊恼叹气,头也跟着痛了起来。他怎么就没想到,就算青瓷已经能独当一面,但内心深处仍然是那个将自己的位置放在尘埃里的小男孩呢?难道,真如对方所说的那样,作为兄长,他从未平等地看待过明诚么。不,一定不是这样的。明楼坚信自己的为人,这是属于他的优越。无论如何,明楼所经历过的教育,是不会使他犯下这些与自由平等背道而驰的错误的。

想到这,他稍微定了定神。明楼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坐在阳台的躺椅上默默地看着对方的高楼。


“你不吃早饭吗?”唐川也是非常识相的人,他完全没有给明楼冲速溶咖啡的意思。

“不了。”明楼摆摆手,“他们俩……早上为什么还挂着窗帘?”

“他们俩好像在做饭。这是什么,早餐和午餐连在一块吗?真好。”唐川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羡慕,“不过我们也可以,我那还有杯面……我有一个主意。”

明楼回头不解地看着唐川的眼睛,而物理学教授则抬了抬手里的三明治和咖啡之后,望向窗外。阳光冲破厚厚的云层,挣扎般刺破了阴霾。明教授恍然大悟,但随即又不可思议般地喃喃质问自己:“谁会为了两顿饭就舍弃自己的尊严?”


“你们俩来干什么?”贺涵还穿着做饭用的围裙,看到唐川像没瞅见他一样往家里走,忽然就感觉一股怒火顶上额头。

“帮你们解决粮食过剩的问题。”


在闯进来之前,唐川设想的是这两个人绝对会做太多菜,吃不完。结果等明楼坐下来之后,他才意识到这绝对是个错误的推理。贺涵对明楼自然没有多怠慢,但脸上仍然是掩饰不住地尴尬。四个人都看着自己的碗或者盘子,没有人敢说话。

过了一会,唐川看了明楼一眼,并点点头。明楼放下筷子,皱起眉头:“这菜做的真咸。”他抬头看了明诚一眼,又轻轻用手指敲了几下碗的边缘,“我不吃了。”

这话明显是说给明诚听的。但是明诚就好像完全没听见一样,继续夹菜扒饭。明楼的双眼就直勾勾地盯着他,等着他回应。

贺涵打量了他们两眼,叹气对身边的明诚道:“你大哥跟你说话呢。”

“没听见。”他没好气的回答,“他说什么了?”

“他说,你今天做的菜真咸,他不吃了。”

明诚撇了撇嘴,抬起眼睛看了斜对面的人之后又垂下目光:“咸就别吃,饿着。”

 他话音刚落,明楼就老老实实地捡起筷子,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然而,贺涵并不想放过这两个人。孔先生添油加醋道:“明先生,他说如果你觉得咸就别吃。饿饿就瘦了。”

“我觉得不咸。”唐川又非常不合时宜地搭话了,“贺先生你觉得呢?”

“你闭上嘴。”贺涵微笑不变,“吃饭都堵不上你天才的思维吗?”

“我的胃可以自己消化食物的,这并不影响我的思考。其实,我认为这道菜应该是你做的,我比较了解你的口味。明诚一直担心他的大哥会太早患上高血压,所以做菜特意会少放盐。而你老是打着健康和控制体重的理由做青菜,但为了好吃却放很多盐。我跟你说了好多次了,这样不……”

“对,我是为了血栓能堵上你的脑袋,这样好能早点解脱。”

“事实上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而且据科学界最近的研究,无论是高血压还是心脑血管疾病都极大程度上和遗传有关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父亲母亲都还健在,而且身体健康。”

虽然还在气头上,但贺涵仍然多留了个心眼。这可是头一次听到唐川提起他的原声家庭。其实不仅仅是贺涵,连明楼明诚都悄悄竖起耳朵,等着唐川往下说。

然而,唐川只说到了这。贺涵用眼神示意他继续往下讲,但他什么都没再说。他又吃了两口菜,再转头看向明楼:“明教授您觉得呢?”

“我不管这道菜是谁做的。但是某个人最好小心自己的屁股。”明楼看了明诚一眼,后者则立刻扭过头去。

贺涵叹了口气:“明诚,你的大哥让你小心你的屁股。”

“我小心?噢,他是用不着小心了。”

孔先生沉吟了一下,这富有深意的话他感觉极难翻译。于是唐川又开口了:“明教授,明诚说您没有人睡了。”

虽然一下就听出来了明诚话里的意思,但被唐川这样粗鲁的戳破,明楼仍然觉得胃里一片翻江倒海。坐在他对面的贺涵更是毫不留情面的扑哧一下说出声。只有明诚还是捧着碗该吃吃,该喝喝,仿佛刚刚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大概是因为同为阿尔法,同性相斥的缘故,唐川看着明诚这般淡定 ,实在是心生不满。

“当然,明教授您不用担心。明先生的这句话是错的,因为我现在,住在您家里。”

啪叽。明诚手里的筷子被他一下拍在桌子上。明楼现在弄死唐川的心都有了。他原本的计划是今天大言不惭地来蹭饭,饭后老老实实地去帮明诚洗碗,哄一哄,服个软。事情就能过去的。

结果这下倒好了。

明诚已经惊恐到拍完筷子之后不知道做什么了。而他身边的贺涵反应比他快。

“唐川你个王八蛋!”贺涵手里的叉子嗖地飞了出去。明诚和明楼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明诚一把拉住失控的孔先生,明楼则赶紧把唐川推开。

“人渣!败类!”虽然被明诚用双臂抱住,但贺涵嘴上仍然骂个不停,“还说我天天朝三暮四,但我好歹没直接住别人家里去!你混蛋,王八蛋!”

“贺涵你冷静一下,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明楼用一个靠垫做盾牌,生怕贺涵再扔过来刀子,“你先把危险武器放下。”

在贺涵看来,唐川现在被明楼护着,显得更加可恶可恨了。他原本就是想给唐川个教训。让他明白要相信他,不然家里就没有他唐川的容身之处。结果呢,唐教授倒好,直接信以为真了。

“你找个比我强的也行,你找他不怕压的喘不过来气吗?”贺涵已经气得语无伦次,“他比我重多少?十斤?”

明诚在一边拉着孔先生,一边安慰:“不止不止。”

“明教授比你有内涵。他的内涵让我可以容忍他的体重。”唐川嘴上也不示弱,“而且在自然界里雄性多会找体型大的雌性交配,这也是自然规律。”

“你们两个现在给我滚出去,马上。”明诚再也听不下去了,赶紧道,“快走!”

眼见着明楼和唐川嗖地一下溜出门去,贺涵倒反而停止了怒骂。


缓过来之后一股悲伤的情绪涌了上来。一直以来都是孔先生背着正在交往的对象,跟其他人藕断丝连。没想到啊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了。原本以为自己能活得游刃有余,凭借足够的社会经验应对各类的难题,却没曾想总有无法预料的噩梦发生。

“贺涵。”明诚拍着他的背,孔先生被气得胸口上下起伏,“你还好么?”

贺涵轻轻推开对方的手,捂住自己的额头:“我去洗把脸冷静一下。”

关上卫生间的门之后,明诚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微弱的哽咽声,夹杂着懊悔的叹息。

世事无常。



评论(24)
热度(53)
2018-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