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37)(完结)

(37)


他的口被封住了,不能言。

他的耳被塞住了,不能闻。

他的眼被蒙住了,不能见。

【肉点我】

然而无情的闹钟打断了他们的思路。唐川古老的手机铃声响起。贺涵无奈的长叹一声:“柠檬水。太气人了,我还没爽到。你说我为什么要给你生孩子呢?要是没有孩子我们能一直玩到半夜。”

听到对方说了安全词,唐川虽然意犹未尽,但还是立刻停下。他抽了一张纸巾,帮贺涵擦掉嘴角的不明液体,然后再把他扶起来,搂在怀里。贺涵把头埋在唐川的颈窝处,厮磨了一会之后他才问:“你不想解开?”

“解开你就跑了。”唐川吻了一下对方的脸颊,贺涵没有闪躲,反而亲了回去。

“嗯,我跑了,儿子归你。”贺涵闭着眼睛回答。

唐川打了个冷颤,立刻掏出钥匙解开手铐:“别,我怕了。”

贺涵见对方如此顺从,气势大增:“好冷,把衣服递给我。晚上李警官叫我们去跟他们吃饭。”

一提到李熏然,唐川立刻警觉了起来:“什么时候约的你,我怎么不知道。”

贺涵长叹一口气,心想是真不能让唐川独自带孩子:“你还记得我们把孩子托在谁那了么?”

提到孩子,唐川天旋地转。对噢,他还有个儿子——儿子,名叫唐汌。和唐川的名字音调不同,川字多了三点水的偏旁部首。这自然是贺涵起的名字,真是噩梦。这孩子也确实像唐川,太聪明了,记忆力极好,语言表达能力强——还不如是个八条腿会飞的小怪物。唐川简直看见了儿童时期的自己,尽管他已经完全不记得幼儿时照镜子的经历。

“那可是你儿子。”贺涵提醒道。

看着唐川紧张地穿好衣服后又戴上手套、口罩,孔先生不禁由衷地感叹起来:“你这样会伤了他的心。”

他只要放过他爸就行。唐川暗自想。


刚一看见李熏然抱着孩子,贺涵就一个箭步迎上去,赶在唐川开始喊“痒”之前。小孩子长得飞快,外加今天和唐川玩过之后浑身酸痛,贺涵差点手一软松开他的大宝贝。然而孔先生只能瞪着唐川,后者则用那戴着医用手套的手拍拍贺涵的肩膀:“你还好吧。”

“要不然,还是我来吧。”李熏然在一旁尴尬地笑,季白则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自从参与过了唐川那没有人性的计划之后,他就很刻意地避免和贺涵过多接触。谁知贺涵并没有自觉,反而经常将孩子交给他带。

“反正……哎,你们俩经常干什么啊,孩子要自己带的。”唐汌窝在李熏然怀里眨了眨眼睛,贺涵心中大喊不妙,但他的儿子已经开始委屈地掉下眼泪。李熏然一看,立刻抱着他哄,并柔声问:“串串,怎么了?”

并不太懂人类为什么说哭就哭的唐川懵了一般看着贺涵和李熏然哄孩子,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

“爸爸平时打daddy。daddy哭,爸爸也不停。”小孩一脸委屈,哪还有平日里天才儿童的模样?

唐川立刻明白他儿子说的是什么了。这天才儿童恐怕连摇篮里的事情都记得——那就大事不好了,毕竟小时候他们就把摇篮放在卧房。他的脑子里重复回放着人们常说的话:小孩子什么都记得,什么都懂。

贺涵和唐川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两人并没有想好这样的情况要怎么处理。只见李熏然厉声问唐川:“你都做了什么?”

“没有,都是小孩子胡说。”贺涵上前一步想要解释,“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事孩子会说谎吗?”李熏然一把抓住贺涵的手腕,果然在袖口挡住的地方有一道浅浅的红印。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他对这样的印记再熟悉不过了,这是被手铐铐过。

唐川给季白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alpha心意相通。季白拉了拉李熏然:“这是人家家事,你别管。”

“三哥,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了?家庭暴力你一点都不想管?”

“人那是夫夫情趣,你我这样大半年都别想抽出时间来约会的人不会懂。”

“什么情趣?这是犯罪!”李熏然再次看向唐川,“我不把你抓进局子里蹲两天,还真治不好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天才了,是不是?”

看到李熏然这个名义上的前男友对自己如此上心,贺涵就开始在旁边吹风:“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beta,人贴心,温柔!”

“贺先生您放心,肯定给您一个公正的交代。”李熏然说着就掏出手铐,这可不是唐川买的那种仿制情趣的塑料手铐,而是真家伙,“最起码也让他长个记性。”

“别别别,李警官你过来,我跟你说……”季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赶紧把李熏然扯到一边。

“别当着小孩干这种事,影响不好。”

季白是明白人。他知道要阻止这俩人搞事是不可能的,要让天才小怪物不记得也是不可能的。

“反正他迟早是要明白的。”唐川虽然还是一脸镇静,但还是往贺涵身边靠了靠。他心想,小孩果然还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哪怕孩子是自己的,也是一样。


“串啊,daddy之前跟你说什么来着?”贺涵抱着孩子,笑道,“爸爸和daddy那不是打架……”

“不用跟他解释。”唐川木木地走在一旁,“他什么都知道。他就是想去李熏然家里玩,顺便跑去凌远的办公室里看那些医疗器械和账目单。”

“他还是个一岁多的孩子,怎么可能?”

唐川冷漠地看了看贺涵:“你不是天才儿童,你不懂。”

贺涵捂着串儿的耳朵,问:“我儿子不会是你那种天才,他才不像你在感情上那么不近人情。”


孔先生说得对。趁着贺涵去和其他人聊天时,唐川摘下手套,碰了碰儿子的脸蛋。唐汌有点惊讶,那张稚嫩的脸上浮现出超出这个年龄的孩子应该有的疑惑。唐川知道他这是在分析自己,并且思考该怎么做。

分析自己,然后思考应该做什么,或者是想要得到什么。


人会为了脸面而犯下更加丢脸的事,他也因为孤独而产生了许许多多的麻烦。人生不过是选择性牺牲,牺牲自己一部分宝贵的东西,去换来更想要得到的人和物。唐川一直都深刻的明白这个道理,却从来没有想到有人能让他欣然牺牲单身的自由,并凌驾到对自己聪明大脑的自信之上。恐怕,他穷其一生也难以明白贺涵到底是拥有什么样的能力罢了,假如他问了,贺涵必然会有千个、万个完全不同的答案来搪塞住他。那样的话就失去了唐川原本提问的必要性。

原本希望自己的世界里只有物理,可他非常明白,他的生活里不可能只有科学。

还会有令人困惑和麻烦的情感。

令物理学教授所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热爱与这麻烦共处的时光。

这,恐怕就是他的爱人,所说的成年人的罪过吧。

————————

完结。

还有番外。

我估计四月底才能完全搞定本子了……【吐魂】

第一次写诚楼衍生的长篇,感觉真是非常奇妙,也非常费劲。如有ooc还请多多包涵,不要骂我,因为我会骂回去(不)

大概就是这样,感谢看到这里,我们下一篇 李凌/季庄/赵程 见。

【其实我写完这篇之后我会先去把五十次写完的……我真的会写。】


评论(32)
热度(107)
2018-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