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35)

(35)


关于他是个容易吸引omega的beta这件事,李熏然很早就体会过了。那些早早分化的omega的父母们,总会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他什么时候变成alpha,这样两个孩子好见见面。可不是么,整个警察局上上下下,就没有几个beta。

“我不擅长卧底行动。”李熏然昧着良心说,“你找三哥吧,他不最喜欢各类危险重重、深入敌后的事做了吗,我……”

唐川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继续道:“你去追贺涵,我就帮你追凌远。”

李熏然吞咽了一下,嘴角颤抖:“凌院长我已经……好吧,我确实还没得手。”

“那很好。”唐川点点头,“贺涵有被人崇拜的需求,并且他对亲密关系的需求度并不是很高,所以你需要主动一些。可以进行一些小幅度的肢体接触和互动,不要太过……”

“等等,谁答应你了?”李熏然虽然两个肩膀还被唐川死死压着,但他仍然抬起头瞪着唐川,“我怎么知道你一定能帮我搞定老凌?”

唐川微微屈身,在季白的注视之下在李熏然耳边低语了一句话。李警官面色微微迟疑,但还是点点头。季白好奇,探过头去想要问,却被意外被李熏然制止了。

“唐教授,我答应你。你也得说到做到。”


“贺涵,我想追你。”

孔先生吞咽了一下喉咙里干涩的柠檬水残留的味道。他知道自己有魅力,可没想到这小警察居然真想追他。贺涵出神地看着李熏然,小警察则把杯子往吧台上重重一放,起身凑近贺涵一点。孔先生这才惊醒,他微微往后退,看着这个男性beta凑近自己,贺涵心里又惊又喜。喜是他欣慰于自己并没有因为人生巅峰的褪去而失去光彩,惊是他现在还怀着唐川的孩子呢,李熏然是脑子被警车撞了才会想追他。

不对劲。绝对不会因为被人赞美而冲晕头脑的贺涵忽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味道。

“你追我,那你说的那个凌远呢?”贺涵试探地问道,“那他呢,你不喜欢了吗?”

提到凌远的名字,李熏然的表情微妙地发生了改变。他原本就开始发红发热的脸和渐渐迷醉的眼睛,竟然清醒了一点。不过他掩饰地很好,发生就打着哈哈说什么“早就放弃了”“他对我不感兴趣”之类的话。

贺涵心里已经有了把握。他暗自神伤,果然还是没有那么的有魅力了,没人会再为了他寻死觅活——不得不说,看着人们为他煎熬,还真是有点开心。

“我是真心想追你的。”李熏然底气很足,应该是喝酒壮胆,“我一直都喜欢你的。我喜欢你的温柔,你的专注…我忍不住去想你带孩子的样子,太吸引人了。”

贺涵差一点就被他说动了。可是转念一想,这估计就是说的他的那位凌远,并不是孔先生。贺涵自己也有自知之明,他既不温柔,工作时虽然专注,但是李熏然也没见过。至于带孩子——唐川的孩子,谁知道是人是妖,生出来有八条腿会飞他都不觉得奇怪。

这个李熏然要么是一时间被酒精冲晕了头脑,要么就是受人指使而来的。

贺涵心里已经有了很好、很刺激的想法。


“醒醒。”

贺涵拍了拍李熏然的脸。

“这是哪?”

“你喝多了。”孔先生递给他一杯水,“我就带你来这了。”

李熏然猛地坐起来,环视四周。这是家高档酒店,他一抬眼就看到了窗户外的江景,与此同时他感觉柔软的被子接触到了他胯下的大兄弟。不用掀开查看了,下面啥都没有。

“昨天你喝多了,然后一直胡言乱语,还吐。我把你带回酒店,衣服我叫人送去干洗了。然后你就……你得负责。”贺涵“痛苦地”闭上眼睛,他得忍着,才能不笑。

“我什么都不记得!”李熏然大声争辩道,“我不可能,这不可能。”

“你本来不就想追我?”贺涵睁开眼睛,长叹一声,“也罢,是你总好过别人。”

“我真没…”

李熏然的话刚说到一半,就听见沉重的敲门声。他抓起自己的衣服快速套上——然而他的速度还是没有贺涵快,他已经打开了房门,外面那气势汹汹的野兽就窜了进来。这么形容是不太准确,可是平时面对歹徒都面不改色的李熏然,现在也是吓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教授你听我解释。”

“我是让你追他,不是睡了他。”唐川现在也感觉不到自己的情绪了,他只觉得头晕目眩,很有可能是咖啡因摄入太多的后遗症。

“我什么都不记得,要是我真做了至少会有印象。”李熏然刚说完,就看见他们讨论的对象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唐川也感觉到他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转过身去看。

“唐教授别来无恙。”贺涵在墙边站了一会,最后拉了一把椅子让自己坐下,“你不就是想给我这个麻烦,安排一个去处?你成功了。”

“不,我只是想,”唐川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以你自恋的性格,有人追求你会让你感到愉快,怀孕期间保持心情舒畅对孩子有好处。当然我并不认为在这期间发生xing关系是一件好事。我的建议是稍微克制一些,至少等…”

“你想怎么样。”贺涵打断他,“你说吧。”


“你先回答我,你为什么要跑?”

“因为你要逼我跟你结婚。”

“那你为什么答应他?”唐川指指李熏然。

“因为我想看你气急败坏。”

“你为什么想看我气急败坏?”

“因为…教授,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你为什么跑。”唐川再次问道。


贺涵被对方问得哑口无言。也许唐川早就料到了他会用各式各样的方法来吸引他的注意力,但结果都是一样的,唐川只是想弄清,他的omega为什么不愿意答应他的结婚请求。

孔先生现在是真的想逃了。他受不了唐川赤裸裸的眼神——每一秒注视,都是在拷问他。唐川想要他亲口承认他有多在乎他,可贺涵做不到,哪怕他马上就可以将“我爱你”说一百遍。这关乎到成年人的尊严和现实。尽管现实告诉他,应该答应唐川。

“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的。我也不想解释。”贺涵起身,唐川伸手去扶他,却被孔先生一把拍开,“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末了他冲着李熏然补充了一句,“酒店钱我已经提前付过了,我也没有睡你,你没做任何对不起凌远的事。”

李熏然自然不敢去拦他,唐川象征性地追了一下,但还是没有留住对方。等到孔先生离开,李熏然才对唐川道:“教授,这是你计划里的一部分吗?”

看着贺涵甩门而去,物理学教授久久,才自言自语般地道:“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评论(34)
热度(105)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