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34)

(34)


“一个人吗。”

闻声,贺涵放下手里的杯子,他抬起头。对方若有若无地露出手腕上的表,车钥匙扣在他手里转了一圈就递给了身后一名随行人员。他很高大,五官线条硬朗深邃,很有可能有其他国家血统。

贺涵抿嘴笑了一下,既不阻止对方坐近,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心里面他已经骂开了:这时候来撩骚,太晚了。

然对方并没有看出来孔先生的真实想法:“我刚刚从国外回来,你对这边熟吗?”

他笑的很真诚——假如贺涵再年轻个二十岁,真会被对方欺骗了。可惜,孔先生看着仍然英俊,就是心已经不是少年时的懵懂。再说了,往前数半个月,对方手腕上那块东西也不过是贺涵戴的一个零头。虽然依旧把自己收拾的惹人注意,孔雀屏照常盛开,贺涵却把他的昂贵手表都收进了柜子。

“还行。”他随口答道。

“那好。您喝的什么酒?”

贺涵垂下头,看了看手里的酒杯——里面是柠檬水,无色透明。在酒吧喝水,实在太逊了。寻思着说这是伏特加,却还没等他回答,一个手里搭着警服的人两步走上前:“身体不舒服还喝酒?不怕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就是酒鬼吗?”

“孩子?”男人这才发觉贺涵的腰身有点走形了。贺涵也没有挺直背,只能隐隐看见宽大的衣服下腹部的曲线,“这个…抱歉,打扰了。”那人赶紧尴尬的跑开,连礼貌性的笑容都没有。

虽说对方不是他的菜,但是贺涵仍然回头恼怒地对打扰久违的骚扰的人呵斥:“警察先森,您这是要做什么?”

李熏然噎了一下。贺涵说话阴阳怪气的,像是责怪却又可怜。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警察就不能泡吧么?”

“你们要想查,我躲哪去都没用。”贺涵自顾自地喝了一口水,“您说是不是。”

无奈,李熏然坦言:“唐教授拜托我来试探你。”

贺涵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警察先森的谎话说的也不好嘛。你谁都没有通知,自己来的。我说的对吗?”

这事可不能让三哥和唐川知道,丢人丢大发了。李熏然心里一边碎碎叨叨,一边点了一杯酒:“确实是我个人的行为。但那不也是因为唐川。你一直躲着他不是个办法。”

“噢,我自有别的方法。”



“你。”

自从谢晗的事故之后,流言蜚语就席卷了公司上上下下。有人说是唐晶逼的太紧,也有人是说贺涵自己不检点。反正,人们总是要支持一方和打压一方, 从来都是这样,不分种族的。现在看到贺涵站在她的面前,唐晶仍然觉得十分不真实。

“我想跟你谈谈。”贺涵尽量表现地地位卑微,但是他习惯了高高在上和对人发号施令,语气还是那么让人……

“你还是一样的盛气凌人,不考虑别人感受。”唐晶也毫不客气的评价,“你想谈什么,你就在这说吧。”

就在对方命令自己的一瞬间里,贺涵就想起了习惯这样做的唐川。只是唐川的控制欲是那么的强烈, 强到想要将他的痛苦都一并掌握。

“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清楚。在…被谢晗绑架的日子里,我无时无刻不都想到的是你。我希望那个时候能出现的人是你,你不明白我有多么后悔。也许我早早答应你,或许就不会出现那样的意外。唐晶,你的十年也是我的十年…我……还是爱你的。”说着,他掏出一个小盒子。他心里暗自祈祷唐晶戴着正合适——这毕竟是按照唐川的尺寸买的。


然而唐晶并不为所动:“所以,你现在是想反悔么。”

贺涵点点头:“我……”

忽然,房间里传来他熟悉的女性声音,一个孩子在叫“妈妈”,而那个声音的主人也在叫唐晶的名字。

一直环在胸前的手臂终于放下,唐晶对着贺涵摇摇头。孔先生已经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你和子君——”



听到这,李熏然的嘴巴已经张成了一个O型。

“你也很惊讶吧,她们两个背着我搞在一起了。”贺涵的柠檬水终于喝光了。谢天谢地,他喝完了,这次他一定要点酒,管他孩子不孩子的。

李熏然赶紧摇头,道:“不,我惊讶的是你居然会跑去和唐晶复合。”

贺涵瞪了他一眼:“反正都姓唐,都是步入婚姻的骨灰盒里。”孔先生又要去倒酒,被李熏然一把抓住手腕。

“你干什么。我来酒吧不就是来买醉的吗?警察先森连这都要管吗?”孔先生想起白日里被唐晶关在门外的羞辱,终于忍不住爆发地朝李熏然吼了起来,“我现在不管他们哪个姓唐的,我就想多喝两口,我连这点权力都被剥夺了吗?是,我知道我装,我都知道,你们在背后说我什么我也知道,所以就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不可以吗?”

看到对方发火了,李熏然反而送了口气。对于他来说,愤怒的目标比沉默的犯人要好对付多了。他不再拦着贺涵,反而给他倒满了一杯酒。

鼻腔里充斥着刺激的酒精味,贺涵反而不敢喝了。他现在就剩下唐川给他的这个小生命了。他长叹一口气,把杯子往李熏然面前一推:“你喝吧,我只能喝水。”

李熏然接过杯子,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孔先生心想,希望李警官酒量够好——不然他这么个孕夫,可拖不动对方。

然而贺涵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可能是喝的太快的原因,李熏然很快就开始晕晕乎乎,并且开始讲胡话。他先开始说和一个姑娘的感情,又讲几个月前在追一名医生。作为公认的最忙的职业,他几乎没有多少时间跟对方倾诉感情,在李熏然看来,他们也快无疾而终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贺涵拍了拍他的肩膀,想安慰李熏然,却被对方捉住手腕。小警察力气很大,贺涵挣脱不了。

“贺先生,您听好。”李熏然盯着他的双眼,喘息地说道。他表情纠结,似乎接下来要说的事会在瞬间要了他的命。

孔先生见他脑门上都是汗,发红的脸也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别的原因:“贺涵,我现在想追你。”

“啊?”



“你太厉害了。”俩警察看着唐川仍然淡定地喝着咖啡,面色如常。

“你的omega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跑了,你居然一点都不着急?”

“我很着急的。”唐川平淡地说,“只是你感觉不到我着急而已。”

两名警察再次互相看了看。这人是真的被搞坏脑子了噢,彻底瓦特了噢。唐川轻声道了句“抱歉”,起身又去接了一杯咖啡,回来继续以同样的姿势坐在椅子上一口一口地给自己灌。别人失恋宿醉,唐川磕咖啡——还非得当着友人们的面。人民警察不能拿群众怎么办,只能暗自想上次谢晗那事真不应该把他放出来的。

“你别喝了。”李熏然从旁边冒出一句,“你希望我们怎么帮你,你就直说吧。”

唐川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咳嗽了两下。他先是看了看季白,再看了看李熏然。本能的力量的告诉季白现在跟唐川对视绝对没有好处。于是他装作找烟,留下李熏然有点呆滞地看着唐川。

唐川稍微弯腰,脸凑近李熏然:“李警官,凌院长也是omega吧。”

李熏然茫然地看了一眼准备逃跑的季白,再看向唐川,他回答道:“是啊,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熏然,陪我出去抽根烟。”季白捂住李熏然的耳朵,拉着他就要走。而唐川一把摁住李熏然的两个膝盖。可怜的李警官,夹在两个人中间,灵魂和骨头都快要被扯成两半了。

“你喜不喜欢贺涵。”唐川继续发问,“你一定很喜欢他的。我注意到了,你每次都格外关心他的情况。”

“我没有,我不是,我不会。”李熏然立刻否认。

季白依旧捂着李熏然的耳朵小声的碎念:“别听别听。”

“我问你,”唐川捏着李熏然的下巴,质问道,“你对贺涵有没有过非份之想?”

李熏然像只要甩干水分的秋田犬一样晃了晃脑袋。

物理学教授像认定了结果一般肯定地道:“有过一点也算有。”

李熏然晃得更厉害了,不是不敢跟唐川抢人,或者对不起凌远,而是他可受不起贺涵,一般人都受不起——贺涵这样的人祸,还是交给唐川这样的天灾就好。

季白眼见大势已去,就只得在旁边慢慢劝解:“李警官他真没有打过贺涵的主意,唐教授您放一万个心……”

“我知道他没有,也不敢。他又不傻,脑子有问题才喜欢贺涵。”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两名人民警察也不知道他是否有意识到脑子有问题的人就是唐川自己,只得点点头。

“你去追贺涵吧。”

李警官感觉自己的脑袋都晃的不是他的了。



评论(39)
热度(101)
2018-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