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33)

(33)


“喝咖啡吗?”

贺涵踩着毛茸茸的拖鞋,顶着一头杂乱的头发,松松垮垮地穿着一条睡袍。

唐川望向他时,贺涵勉强地笑了一下。

人们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知道是否适用于孔先生。物理学教授恍惚了一下,他那么迷恋的花孔雀,现在也憔悴地不像当初。当初,这个时间段存在于贺涵的描述中,和唐川最厌恶的感觉里。他的记忆虽然支离破碎,但感觉仍然存在,那痛苦撕裂、又让他痴迷的感觉仍然徘徊在唐川的大脑之中——尽管,教授并不想承认,甚至还假装它们并不存在。

“不了我只喝速……我喝。”他改口。

刚要拒绝,唐川眼见着两滴眼泪就滑进了杯子里,落到棕色的液体之中。昨天做的太狠了,又逼着贺涵讲了一大堆不愿提的往事。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叫着让唐川原谅了他,但理智又提醒着: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不给贺涵足够的教训,很快他就又会跑掉,并干出更加出格的事情。唐川并没有去追问故事的细节,而是静静的听完。结束之后自然是缠绵,只是多了些深入骨髓的痛楚。

贺涵立刻把杯子端到唐川面前,唐川伸手刚要接,却想起来什么似的,并不抬手。

“你喂我喝。”唐川明令道,“你喂我。”

贺涵眼神闪烁了下,很明显他更想发火,但却又忍了下去。他叹了口气,将小杯子里的咖啡一饮而尽:这个方法喝espresso实在太痛苦了。他忍着,然后凑到唐川嘴边,再用接吻的方式给对方渡进去。

真的好苦啊。唐川心想,还是速溶的好喝,加过奶加过糖的好喝,贺涵又骗他喝难喝的东西。于是他就轻咬了一下贺涵的下嘴唇。

一个苦涩,又血腥的吻。

孔先生有点期待地抿着嘴笑问:“好喝吗?”

“不好喝,好吃。”唐川轻啄了一下贺涵的耳垂,“跪下。”

“现…现在?”

“我说了,跪下。”

贺涵极不情愿的半跪下来。唐川皱皱眉头:“两条腿。”

孔先生这才再慢慢放下左腿,屈辱羞红了他的脸,让他低下头去。

“抬头,挺直。”虽然满心都是委屈,但贺涵还是老实地照做了。他刚想像往常一样给唐川口,但却听见他的主人命令道:“我有让你做别的事吗?”

“没有…”

“又不听话。”唐川毫不留情的羞辱道,“永远都不知道老实一点。”

贺涵呜咽了两声,他抬着头,眼泪就顺着他的脸颊滑下去。

“我想跟你结婚。”

结婚?这个时候求婚?孔先生愣了愣,随即意识到自己还跪着,他噌地一下站起来,却被唐川摁回去,他搞不明白对方想做什么。

唐川解释道:“这样的姿势更具有压迫感,成功率高。”

虽然是跪着,但贺涵仍然扬起头,坚决地回答:“那我拒绝。”

恐怕以数据为生的物理学教授怎么都没想到贺涵会拒绝。他眼神古怪地飘过贺涵的小腹。不得不说,贺涵再同龄人里确实是保养的好的,如果他所说的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那他们这个孩子真是够坚强的。唐川想了想,也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单纯将贺涵扶了起来。

孔先生刚想说他其实还是愿意的,就见教授一声不吭地把戒指收了起来,道:“不然这样吧。现在你先和我结婚,等孩子生完之后再离婚。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脑子不如以前。我不能保证在结婚后还能提供像以前一样的吸引力。”

贺涵眨了一下眼睛的功夫里就已经明白了对方指的是什么。唐川说的是他没有信息素的事。

“你又不是那玩意不行了。”为了调解气氛,他若有若无地看了一眼教授的下半身。

【点我你懂】

躺了一会儿,唐川戳了一下昏昏欲睡的贺涵。冷不丁地问道: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些事情?”

贺涵睁开眼睛,认真地回答:“因为你也不会信啊。你也一样信奉着那套成年人公认的成熟法则,把自己的情绪戒掉,假装不在乎。况且,谁又会信一夜情会睡出真爱来呢?别那么看着我,人就是活在别人眼里的,你,我,别人,每个人的世界都是别人眼里的世界。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但事实就是我们都搞砸了,不得不信——你我之间确实发生了幼稚到不齿的爱情。”

唐川没有回答,而是转身用被子裹住了自己的头。

被搅了困意,贺涵干脆一把掀开被子,质问道:“你想怎么解释,多巴胺分泌过盛?我知道科学能解释爱情里的冲动,但你怎么就不肯承认这世界上有科学无法碰触的领域呢。”

“只是暂时没有碰触而已。”唐川声音抬高了一点,但很快又虚下去,“我不确定这算是爱,我只是负责,履行我对社会的责任,履行我应尽的义务……你必须跟我结婚,不然我会愧疚的,你明白吗?你自己一个人,怎么跟孩子过。你答应我吧。”

贺涵有点绝望了:“那你告诉我,你爱我吗?就回答是还是否。”

黑暗中,伴随着一声叹息,唐川摇了摇头:“饶了我吧。”


贺涵慢慢地躺回去。没再去和他说话,也没有睡。直到后半夜,在确认唐川已经沉沉睡去之后,他起身穿好衣服。出了小区之后,他再回头看着那唯一还亮着的灯,想起今天昨天晚上他们的对话。既然唐川觉得不应该,那就不应该吧。他想结婚,也不过是出于责任感。他们可真幼稚。

夜风里,孔先生裹紧了自己的大衣。

——————

回国之后病了一周_(:з」∠)_抱歉

评论(25)
热度(104)
2018-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