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30)

(30)

贺涵正式出院那天,唐川思来想去,还是去找了他。不是他有多么想念,而是为了确保对方会老实地跟他去研究所抹去标记。还没打开病房的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嬉戏说笑的声音,还夹杂着暧昧的调情的词语。物理学教授只感觉自己的怒火嗖的一下直达脑门,差点就烧掉了他的理智。推开门,贺涵正被一个年轻的医生挑起下巴,他笑容满面,春风得意。每一颗细胞都散发着情欲的光辉。贺涵的表情根本来不及收回——或者压根就不想,他只是稍微偏过头,瞧了一眼进来的唐川,就继续和医生攀谈。

“不介绍一下吗?”唐川深吸了一口气,他劝慰自己很快都要结束了,这无名的信息素怒火就要在今天结束。

贺涵眨了眨眼睛:“这是我主治医生。赵医生,这是我的alpha。”赵医生立刻起身,躲贺涵远远的。然后他似乎又觉得这样太失礼,就一本正经地对唐川伸出手:“您好。”

唐川没有去接对方的手,而是继续瞪着贺涵。赵医生抿了抿嘴,道了一声“打扰了”,就落荒而逃。

“怎么了?我马上就自由了,调戏一下小医生又怎么了?吃醋了?”贺涵往病床上一躺,“要不过来打个分手炮?”

“不要。我是来监督你的。不是来和你调情的。”唐川冷冰冰地回绝,“也不要分手炮。”

“那你就别板着个脸。我都没来得及要赵医生的电话,你去帮他把他叫回来。你不是说抹去标记一个下午就能好吗,正好晚上有空。要加入我们吗?”

“不要。而且我的建议是抹掉标记之后你最好休息几天再开始你的猎艳之旅。说是对omega没有影响,但是对身体的伤害还是有的。你年纪也大了,婚礼也快到了,不要再出乱子。”

“你别叫唐川了,叫唐三藏算了。”

唐川不去接他的话茬。而是伸手去掀盖在贺涵身上的被子。

“你干什么!”贺涵像受惊的野兽一样差点跳起来,还好他已经穿戴整齐,并没有被唐川突袭到。

唐川依旧是那张毫无情欲的脸:“我看看你好的怎么样。”

“医生都说我没事,让我出院了。”贺涵的腿还打着石膏,下床很别扭。可他还是穿好了自己平时那些花哨的衣服,要不是杵着拐杖,根本看不出来腿折了。唐川就走在前面,假装看不见他伤残的omega一样。贺涵在后面喊道:“你还有没有良心?你自称的高等教育人才的风度都去哪了?”

唐川瞥了他一眼,假装没听见一样,加快了脚步。并不习惯杵拐杖的人在下楼时稍微一着急,差一点就倒下。他惊呼了一声,唐川眼疾手快在下面接住了他。

“你…”唐川刚想问问他有没有伤到,但话到嘴边由收了回去。他慢慢松开抓着贺涵手腕的手。贺涵明白他在想什么,也沉默着去摸自己的拐杖。

唐川心一横:“你扶着我吧。”

“你就不能直接说:我扶着你,吗?”贺涵甩开他的手,“我自己能走,不用你。”于是,唐川就跟他并排走在一起。他看着贺涵的侧脸,久久都不知道自己刚刚在想什么。也许,他真的很喜欢这个花俏的大孔雀。

不仅仅是因为信息素。


“你决定了吗?”

“嗯。”

对于贺涵来说,这个抹去标记的手术就像是打了麻药在床上躺了两三个小时一样,什么感觉都没有——一丁点变化都没发生,他甚至还能闻到唐川留在自己身上的那股信息素味。他心里一沉,隐隐约约感觉不妙。这间房间里只躺着他一个人,连他想象中的高科技设备也看不到。正当贺涵犹豫自己是否应该出去找人时,一个老头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他一把拽住贺涵的衣领,质问道:“你们两个有孩子了为什么不说?”

谢晗说的是真的?贺涵懵了。其实他隐隐约约也猜到有可能是真的,但是……毕竟是唐川的孩子,就算知道了他也舍不得打掉。他只能赌气般地回答:“我哪知道这会影响手术?”

老头回答:“当然影响!有了孩子抹去标记的风险会大幅度提升,单纯让alpha的大脑以为自己是beta已经不能够满足了,他会……”

“唐川怎么了?”事情已经出乎了贺涵的设想范围,他以为手术失败只是继续保留标记——甚至,贺涵还稍微有点高兴。

“他的脑创伤很严重。”

“让我去看看他。”贺涵的声音一沉,一点都不准备让步。

“你不能去。”

“为什么?”


“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知道。我叫唐川,刑警学校的物理学副教授。如果你们需要了解,我还可以告诉你们我一直帮助警方破案。噢对了,我还拥有很多项物理学相关的专利。”隔着单向玻璃,贺涵看到了穿着病号服坐在那的唐川。他的神色依旧是像往常一样平静,甚至有些陌生。贺涵转头看向陪同他的科研人员:“他这是怎么了。”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跟他一样看着屋里。

屋内的研究人员谨慎地检查了唐川的答案,然后互相看了看,再继续提问。

一名研究院举起一张照片:“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知道。他叫贺涵。”唐川想了想,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他记得这个名字,这张脸,让他痛苦万分。他思索了一会儿,沉声回答:“我……他是不是我的男朋友?”

这是贺涵第一次听到唐川这么称呼他:唐川的男朋友。如果要放在平常,他早就高兴死了。可现在贺涵却完全笑不出来。

“是。”研究人员回答,“他是你的伴侣。”

“我是因为他才来这里的吧。为了抹掉标记。”

不愧是推理高手,哪怕失忆了,在知道有限的信息还是能推导出正确的结果。

“手术失败了。”

唐川微微皱眉:“是吗?我怎么感觉不出来?作为一个alpha,我标记的omega应该只要距离我不算太远,都能感觉到。”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了。”研究人员解释道,“你的标记还停留在他的身上,但你却不能感应到他。”

“噢。恕我直言,那你们现在不应该去研究怎么抹掉他身上残留的标记,而不是在我这里浪费时间吗?”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丢失的关于他的记忆吗?”

“我为什么要担心。”唐川没有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他还记得一部分关于贺涵的记忆。他记得贺涵是怎么玩弄了他的感情:那些模糊的碎片拼凑出了真实的恨意。

“我很奇怪,我为什么会选择他作为我的伴侣。这不符合逻辑。所以,如果没有太大问题,我需要回家休息。据我了解,大脑创伤是可逆的伤害,但毕竟还是会影响我的工作。”

看到这,贺涵已经都明白了。唐川不仅仅是不再爱他、不再能感应到他,还忘了他们所经历的事情。

“你知道自己失忆了么。”最后,科研人员再次问,应该是确认对方没有在胡说八道。

唐川配合地点点头。

“你想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吗?”

他摇摇头:“我这么做一定是为了自己好。好奇心害死猫,我不会去探究失去的东西。贺涵,我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不过我不记得脸。我只隐约记得开端。后来,是不是一发不可收拾了。算了,既然我这么做,自有我自己的道理。我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

他看向那面双向镜子,只能看到自己的脸。唐川自然不知道,在他的目光的尽头,穿透了一颗痛苦的心。

—————

暂定还有四章到五章左右。且看且珍惜。

不过还有一堆的番外。


评论(56)
热度(122)
2018-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