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29)

(29)


“多亏你轻。”

逃出来之后,唐川搂着贺涵,迟迟不肯松开。贺涵的小腿骨折了,原本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情急之下唐川几乎是拖着把贺涵抱了出来。虽然姿势很奇怪,但至少救了俩人的命。贺涵以前还埋怨过唐川练一身的肌肉就是为了禽兽时方便,现在他不得不庆幸这个人有禽兽的时候。

“你的后背。”唐川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肩膀被烧出了一个大洞,再仔细一看整块皮肤都已经起了水泡。

“没事。就是外伤。全当是实验室爆炸了。”唐川尽量轻描淡写地说道,但是额头冒出的大滴汗珠暴露了他的真实感受,“你还好吧。”

贺涵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别骗我。你又不是教化学的,哪有那么多爆炸的实验室。”

“数理化不分家。你的高中老师没跟你说过吗?还是你都逃课了?”唐川知道自己的笑话不好笑,但还是冲贺涵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贺涵眉头紧皱。忽然,他紧张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唐川你实话告诉我。我的脸没烧成你的背那样吧?”

“没有。你哭得像个漏了水的消防栓。我就是把你丢在里面,你自己都能把火扑灭了。”

“我哪有,你这是污蔑!”

警察消防和救护车姗姗来迟。经过医护人员的检查,唐川的伤势并不严重,就是会留下伤疤。对此,贺涵的意见比唐川更大。

“留疤就看着不好看了。”在救护车上,贺涵拉着唐川的手臂唠唠叨叨,“你不是认识很多科学家吗?没有什么特效药?”

“贺涵。”

“以后要经常看的人可是我,你自己又看不到。”

“贺涵。你,”虽然说是不严重,可还是真的疼。唐川的嘴唇毫无血色,“回去就去把事情办了。我不会忘的。”他稍微推了一下贺涵的手臂,但对方还死死地抱着他。

刚刚还因为死里逃生兴奋着的贺涵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叹了一口气:“你说的对。是我高兴的太早了。”

空气瞬间沉默。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唐川并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问道:“今天你那些话都是真心的吗?”

贺涵想了想,似乎他自己也不记得具体说了什么。唐川提醒他:“就是你和陈晓欣说的,要计划陷害我的那些。”

“薛定谔的真心话。”贺涵暧昧地回答,“只有在施行那一刻,才知道是真是假。”

“薛定谔没有做过这个实验。这个笑话不好笑。告诉我,孔先生。你说的是真心话么。”

“是。”贺涵往他怀里靠了靠,“你是人渣,混蛋,禽兽。”

前面开车的警员专注地看着路,一边的护士累了,垂着头睡觉。他们似乎什么都没听见。

“你还要抹掉标记吗?”

“嗯。以后还不知道会遇上多少这样的情况。这次谢晗没有得手,警方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你会拖累我的。”唐川虽然说是责怪,但是语气却很虚弱。他摸了摸贺涵的头发,殊不知这个动作在对方看来有多么温柔。

“那我以后还能经常来找你吗?”

“贺涵,以后结婚了,你就老实点吧。我知道花花公子这个名号对于你来说比生命都重要,但是你要是不老实点,再遇到这种事情,我可不保证唐晶会原谅你。”

“还有一件事。我一直都很想问你。”

“你怎么这么多话。你不是腿断了吗?”

“我是腿骨折了,又不是被拔掉了舌头。”贺涵辩解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唐晶希望自己很早就分化成alpha这件事。”

“好像有。怎么了吗?”

“你呢。”

“你不就想让我回答一句:我很后悔分化成alpha,吗?”唐川闭上眼睛,假装困了,“我是很后悔。”

“可是?”贺涵继续引导。

唐川瞥了趴在自己怀里的人,觉得背更疼了。他选择沉默,不去解释是最好的解释。

“我也很后悔分化成omega的。我希望自己一辈子都是beta。但是我并不后悔认识你。”

物理学教授还是没有说话,他只是轻轻点点头。贺涵又用头蹭了蹭对方的下巴,和唐川一样闭上了眼睛。


事后,警方在烧毁的工厂里只发现了一具尸体。这并没有让所有人意外。如果谢晗会这么轻易的死了,他们才会更感觉不可思议。白色黑板上挂的陈晓欣的照片被取下。这个年轻的姑娘怀着她未成功报复的恨意,化成了一具面目都无法辨认的焦尸。没人会责怪她,也没有人会来心痛她。唐川从来没有承认过她的错误,哪怕在陈晓欣死后也不会承认。但他确实听进了贺涵的话:也许,他早一点,更加理性一点,在刚察觉出异样时就应该跟警方沟通他所了解的信息的。那样至少不会让石泓感觉自己精心布置的局全都白白浪费了好。人就是这样的东西,认错时并不是认错,也不是后悔,而仅仅是单纯地认为自己可以做的更好,这样就可以避免被人看穿的命运。

“这是必须的吗?”唐川无奈地问,“真的一定要这么做吗?”

“唐教授,你懂的。别为难我们。笔录是必须的。你的案子又是重案,特案。录音是必须的。贺涵已经录完了,就差你自己亲口承认了。”李熏然无奈地摊开手。他似乎刚刚睡醒,卷毛的头发到处乱翘,看得唐川强迫症都要犯了。

“我刚才怎么没看见他。”唐川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见贺涵的身影。

李熏然也有点古怪:“我还想问你呢。他可是拖着一条坏腿来的,你居然都没陪着。”

唐川心里暗自叹气。他和贺涵说好了,等贺涵身体再恢复一些就带他去抹掉标记。今天他一声不响自己来录口供,也是怕再跟他产生感情。

他做的对。再拉扯下去对任何人都没好处。


“在十八号那一天晚上,我遇见了贺涵。”唐川对着录音机缓缓开口。

完了,全完了。这下要彻底留下档案了。唐川一辈子都遵循着社会规则,不越雷池一步。这次倒好,清白全毁了。不过好歹,他不会再是杀人犯。而且目前来看,贺涵也不准备起诉他。

物理学副教授忽然想起来这:这很像他看过的一个故事。曾经,有一名美国政治家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证明他并没有挪用公款,主动承认了自己与一名有夫之妇出轨的事情。为了避免政敌的攻击,以及流言继续蔓延,他就把这个故事写成了一本书,书名就叫做《雷诺兹手册》。

人为了自己的脸面,竟然会干出更加丢人的事来。面对流言和诽谤,沉默似乎会让非议发酵,而出面挽回名誉却比前者犯下的错误更多。或许人生就是这样,永远在选择自己认为能牺牲的东西,保护自己想要留下的遗产。而正如那小部分头脑和正常人长得不太一样的政治家一样,唐川选择了保护法理,选择清白。

这也算是。

“看起来是函数问题,实际上是几何问题。”


以及。

“数学不会歧视人的性别,它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评论(25)
热度(105)
2018-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