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28)

(28)

一道光,照在许久不见天日的黑暗之中。

照在贺涵的眼睛里,刺痛了他的神经。

他的梦要成为现实了。在这个梦里,唐川温柔地翘起嘴角,对他道:“你放心,我会带你活着走出这的。我们都得活着,我活着可以帮你抹去标记,你活着才能帮我解脱嫌疑。”

嘴被塞住的贺涵只能缓缓地点点头,两道眼泪顺着脸颊流下。这样结束也好,也好。贺涵颤抖地用勉强能活动的手捂住自己的脸,唐川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贺涵就颤抖地更剧烈了,哭泣的呜咽声也变响。他实际非常想问问对方,要怎么做才能让唐川不放弃自己和孩子,他多想此次结束之后他们能重归于好。这样唐川不用付出伤害大脑的代价,他也不会落得带着孩子孤身一人的下场。

可惜他问不出口。

他的嘴被堵住了,口不能言。

唐川并不理解贺涵在哭什么,只以为他是在发泄这几日的惊恐。于是他抱过哭泣的人的轻轻在他嘴唇上印了一下。


“唐川,你终于来了。”

物理学教授当然知道这是个诱饵。他按照谢晗给他的提示,轻而易举地找到了这个破旧的厂房。他注意到那些贴着化学标签的罐子,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打算。谢晗把五花大绑的贺涵丢在这么一个显眼的位置,不就是为了引诱他上钩吗?虽然理智早就告诉他不应该这么做,但是唐川怎么能拒绝他的omega无声地向他发出求救信号?

“对。我来了。”

“其实,这一次找你的,并不是我。我只是帮了她一个小忙。”从谢晗身后走出来了一个个子不高的姑娘。是陈晓欣。

“妈妈走了。”她没有打招呼,只是眼神空洞地说道,“妈妈,在得知石泓先生自杀之后,也走了。唐川教授,你知道是谁害死他们的吗?”

“是你的父亲。”唐川想都没想就答。躺在一边的贺涵都快绝望了。这人能不能长点心。

陈晓欣也没有愤怒。她的眼神一如既往的空洞。谢晗轻笑道:“你看,这就是天才。天才不需要理解普通的人的痛苦。你,薄靳言,石泓,还有我,都是天才了。但很快,就要只剩下我了。这世界上只能有我一个天才。”

这跟想的不太一样。唐川腹诽道。他记得李熏然跟他说过,谢晗是把薄靳言当做对手。但为什么现在变成了铲除对手。

“天才一旦开始有了感情就不再是天才了。他就必须死。”

噢,原来是这样。唐川忽然松了一口气:“那你大可放心了。我不爱贺涵。”他露出一个灿烂且虚假的笑。

谢晗并不着急,只是道:“那好,我帮你一个忙。”

贺涵在一边痛苦地闭上眼睛。唐川的谎话蹩脚的吓人。孔先生已经看到自己的尸首横在一边的惨状了。

突然,谢晗缓缓地说道:“唐川来救你了。”

被催眠是一种神奇的感觉。贺涵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沉入一片大海之中,他努力想挣扎,但是越是反抗就陷的越深。他的潜意识占据主导地位。同样被催眠的陈晓欣解开了贺涵身上的绳子,将一把枪塞到贺涵手里。她喃喃道:“给妈妈报仇。”

唐川看着贺涵缓缓地站起来。将枪抵到了自己的下颌处。贺涵还在挣扎,他已经完全知道了谢晗的计划:他要自己死在唐川面前,这样会完全毁了他。

“贺涵!”唐川尝试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可是贺涵就像是完全听不到一样,手指放在扳机上。

“我就不打扰你们解决家庭矛盾了。”

谢晗转身出去,唐川想去追。但是陈晓欣掏出一把刀,挡在他的面前。

“他死了你就自由了。”陈晓欣机械地重复道,“他会死,你会自由。你还是天才。”

唐川并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他掏出一个傻瓜相机,对着贺涵空洞的眼睛闪了一下。强烈的闪光之下,贺涵的意识松动了。然而,谢晗的催眠并不是那么好破解。这是一个破旧的厂房,有老式的音响喇叭,用来播放一些音乐和重要通知。此时,这正放着一首古典音乐——天杀的门德尔松室内乐。贺涵还是没能反抗成功,眼神又再次暗淡了下去。而陈晓欣也持着刀,一步步逼近。

唐川的大脑在一遍遍的翻书页。翻过每一本他所读过的,有关催眠的书。催眠的原理实际是对脑波的控制,使人沉浸在某一个层次的梦境之中。所以唐川要想救贺涵,就需要打破这个僵持的局面。贺涵看起来沉入了深度的催眠之中。唐川不能判断具体是四级还是五级。他注意到贺涵的小腿渗出了血液,很有可能是为了减弱他的意识而进行的肉体折磨。而现在的贺涵就像完全感受不到一样,直挺挺的站立着,像个没知觉的僵尸。只是拿枪顶着自己的手还在颤抖。所以至少是第四季的催眠深度,已经让贺涵忘记了疼痛。

那么得让他想起疼痛的滋味。忽然,一个想法快速穿过唐川的大脑。他对着贺涵喊道:“左三右四。贺涵,你知道左三右四是什么吗?”

就在贺涵都已经准备扣下扳机的瞬间,他的手指僵住了。他眉头紧皱,忽然脸色一变:“你个死人!禽兽!……唐川?”

陈晓欣手里握着刀,他不明白那两个人在说什么。但她也看得出来,谢晗那牢不可破的催眠被唐川解开了。

“唐川。你才是罪人。”

“不不不。你的母亲和石泓才是。对,现在还有你。没办法,法律就是这么无情。”即使在这种时候,唐川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你杀了我们也改变不了石泓和你的母亲是杀人犯的事实。”

“这确实是他的错。”

刚从催眠中苏醒的贺涵还有点不习惯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抓着唐川的手臂,脸色苍白,但却还有笑意。

“这原本就是唐川的错。他早就发现了石泓杀人的事情,但他并没有及时告诉警方,或者劝他去自首。唐川应该给你们提出争取相对好的结果,而不是把事情弄得更糟糕——相信我,他只会把事情搞的公平合理,但不会考虑其他人的感受。他就是这么一个混蛋,你现在杀了他,他就是个死了的混蛋。”与唐川完全不同,贺涵的谎言往往天衣无缝。他情真意切,眼里还泛着阵阵泪花——这是真的。他终于感觉到腿部的疼痛。但他还是甩开唐川要扶他的手。

“听着,晓欣。”虽然这段时间大部分时候贺涵都处于被催眠的状态,但偶尔他还是可以和陈晓欣交流的。对付女性beta,贺涵轻车熟路,“在这起案子里你只是从犯。如果你想报复唐川,我有一万种比杀了他要好的方案。你可以找一些记者,曝光他勾引有妇之夫,还可以编造他抄袭他人实验论文,或者干脆你就说他破坏了你的家庭。社会会帮你惩罚他的。”

一旁的唐川听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给陈晓欣的建议,这分明就是贺涵自己想做的。

“如果你再放心不下。我手里还有一些照片,都是证据。他经常来我家过夜,我有的是他道德败坏的证据。我站在你那边,我跟你一样是他的受害者。”

陈晓欣似乎是动摇了。她拿刀的手微微颤抖。

“不好了。”唐川动了动鼻子,“我们得快走。”

“站住!”看到唐川拉住了贺涵的手,陈晓欣意识到贺涵刚刚说的话都是在骗她的。

“你必须偿命!你不是想要捍卫道德和法理吗,你得偿命……”

砰。

爆炸吞噬了陈晓欣的身体。

————————

没有太仔细写关于案子的过程,是因为这一篇问毕竟不是推理小说。写推理太累了。

解释完毕。

顺便你们猜猜看左三右四是什么。

评论(28)
热度(96)
2018-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