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封面设计,排版,插画以及文章约稿请私信或者敲qq:1004395035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26)

(26)


贺涵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由于之前水米不进的态度,绑架犯也不能将他怎么样。过了一会儿,他感觉世界变得轻飘飘的,后来就沉沉睡去。

他先看到的是老卓的小酒馆,陈俊生端着酒杯让他过来,老卓说又有新鲜的食材到了,让贺涵尝尝。午餐结束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所有的私人物品都放在原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每个人都神色如常,没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奉承他的继续奉承,害怕他的依旧尊敬。罗子君跑过来请求他帮助自己,贺涵潇洒地对着她的简历指指点点,对方则崇拜地看着他。往外走,孔先生撞见了唐晶。唐晶看到他并没有生气,反而很惊喜。不等贺涵闪躲开,她就冲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贺涵,你终于回来了。我再也不逼你结婚了。你愿意吗?我永远都是你的beta女朋友,永远都是beta。”贺涵感觉眼圈有泪水要掉下来,场景却忽然崩塌。

“贺先生看见了什么。”

“谢晗。”贺涵恍惚地说道,“你叫谢晗。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的,但是……”

“我把这个念头移植给你的。”谢晗坐在长桌的另一端,“怎么样,喜欢刚才的梦吗?”

“你做了什么?”

“喜欢吗?”

“我……”贺涵一向能言善辩,但现在也卡词了。他真想说:太喜欢了。这个梦几乎是完美的——但也只是几乎。这个梦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唐川去哪了?

啊,对,唐川原本就不存在在这个梦里。


他抬起头。突然,他看见唐川就站在谢晗的身后。他拿着一把枪,指着谢晗的后脑勺。贺涵来不及惊呼——他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叫出来,唐川就在他的目睹之下,开枪打掉了谢晗半个脑袋。脑浆溅在桌面上,一小块头皮落进贺涵面前的酒杯里,沉在红酒之中。

“唐川…你在做什么。”

“这不是你一直希望我做的吗?”唐川不解地看着已经吓的不能动的贺涵,“不是你,一直希望我为你做出格的事情吗?”

贺涵依旧愣愣地看着他,像是从未认识唐川一样。

“你不是问过我,会不会为了某个omega而做出不符合逻辑或者超出道德的事情吗?现在,我为你做了。但是…”唐川把枪口转向自己,“这样做了,能满足你吗?”

“等等…不要!”

这样能证明唐川是爱他的么?贺涵的脑子忽然无比的疼痛。无论他知道多少留住他的方法,都无法改变唐川恨透了他的事实。也许通过以进为退的手段可以逼唐川和他结婚;也许通过一些温柔的技巧能让唐川对他产生留恋;也许,通过骗他有孩子这件事可以让他有所考虑。

但最终都无法改变事实——这样并不能真正满足贺涵。他倾覆所有,无非是在和这个世界谈判,却从没有得到。所有给他的情感都是带着目的性的,没有他所想的那种情感。

谢晗只剩下嘴的尸首趴在桌子上对贺涵道:“你看看,你什么都得不到。”

贺涵眼里的世界再次开始倒退、崩塌。办公室、居酒屋、会议厅、他的家。一个个都开始显露他们真实的模样。人们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被迫辞职的他,罗子君在发现他的心思之后立刻躲开,唐晶憎恶地盯着他。

而唐川,像从未认识过贺涵一样。表情平静、冷漠。

“我还是想抹去你的标记。”


打开房间的门,谢晗看到贺涵躺在地上,痛苦地蜷缩着身体,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他走过去,用摇铃在贺涵的耳边轻轻晃动敲响。

贺涵惊醒了。刚刚都是梦。他并不知道谢晗是怎么做到的,只能惊恐地看着谢晗。

“贺先生。”谢晗笑吟吟地看着他,“睡的还好吗?”

贺涵生怕现在还是梦,使劲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疼的他直龇牙咧嘴。

“我不会答应你的要求的。”贺涵冷冷地看着他,“你杀了我也没有用。正如你已经尝试过的那样,唐川不会相信他有孩子的,他也不在乎。你这是白费力气。”

“我可不觉得是白用功。毕竟,看你刚刚的样子还是很有意思的。”贺涵挣扎着站起来。而一直跟在谢晗身边的,双眼麻木的小女孩则立刻过来,用棍子击打他的膝盖。贺涵吃痛就不得不跪下。

“也许我们应该再试一遍。”

贺涵的声音骤变,他祈求道:“不要,别!”

小女孩再次打开了唱片机。贺涵刚刚听过这段音乐,眼见,他的意识都堕入了那个噩梦之中。

“唐川。”谢晗听到贺涵叫道,“别离开我。”


“唐川。”

李熏然担心地叫了一下唐川的名字。唐川拿着咖啡杯,并不准备扭头。

“怎么了。”

“你休息一下吧。”

仅仅过去了两天,物理学教授的双颊都开始下陷。憔悴的眼睛虽然仍旧锐利,却也难掩饰倦意。这两天里唐川几乎没有合过眼。虽然他是天才,但天才也会累,更不能不睡觉。那天接电话后他就后悔了。因为omega的远离,这个刚刚标记过别人的alpha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不应该那么说的,那会激怒谢晗的。认识到了错误之后,唐川将全部精力投入帮警方寻找贺涵之中。所有的可能性唐川都想过了,可是就是一点贺涵的踪迹都没有。

现在唯一能支撑着唐川的,就是他能感觉到他的omega还活着。虽然很痛苦,但至少还能像一台破电报机一样,发出微弱的求救信号。这是alpha和omega之间因为标记而产生的精神共鸣,警察局内部不少搭档也都是这样的AO组合,就是为了某个人陷入危险的时候能够有效的救援。不过现在,除了这点微弱的联系,唐川也没法从别的地方得到贺涵的消息了。现在唯一能入手的点只有两个:一个,是谢晗开始注意到贺涵的酒吧。警方已经派人去查,但是因为那家酒吧本就处于灰色地带,调查受到不少干扰。另一个,是贺涵被带走的地方。那正是陈婧所打工过的快餐店。这条线索意味着警方不得不把石泓的案子再次拿出来调查。唐川已经提供了他所能想到的所有的细节,小到那一天和石泓去快餐店时陈婧戴了什么头饰。

“她用的是一个挂着金属片的头绳。”唐川回忆道,“上面刻着三个字母CXX。是她在地摊上和女儿一起买的。”

李熏然点点头,刚想说“你尽力了”之类的话,却听到唐川默默重复道:“她的女儿,她的女儿。”

“李警官,从石泓的家带出的证物在哪?”

李熏然虽然不明白唐川问这个做什么,还是带他去了证物室。唐川把所有的东西都倒出来。季白他们搜得很仔细,连觉得有相关的,一些数学的书都带回来了。

唐川在一堆书里翻找,终于,他找到了一本写着“四色问题”的破烂课本。他晃了晃,里面掉出一张卡片。

是贺涵的名片。


这是唐川那天酒后,落在石泓家的。

——————————

是你们说要看花孔雀受罪的



评论(23)
热度(92)
2018-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