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25)

(25)

在被人击倒的瞬间,贺涵自己还是有下意识地反抗的。他记得自己应该击中了对方的腹部,并且或多或少给他造成了一点困扰。就算被人绑架了,孔先生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至少他不认为这是什么不一般的绑架犯。

“我没钱。”看着绑架自己的男人向他一步步走来,贺涵脱口而出,“你的运气真差。我刚失业,连信用卡的账单和房贷都不知道要怎么还。”虽然这事不太光彩,但贺涵还是骄傲的扬起下巴,“而且,我还没结婚,单身,没有子女。”

听到单身两个字,对方的脚步就停下了。贺涵被蒙着眼睛,他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谈判是他所擅长的,只是这样杀人越货的人,能不能按照平常那套规律行事。

“不过,我认识有钱的朋友。”贺涵吞咽了一下,“所以,开个价吧。”

“唐川。”那人说,“唐川这个价码,怎么样。”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贺涵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脸上。但紧接着又往下转移——那人在解他的衬衫扣子。他想张口骂人,实际上他不敢。只能费劲地扭动身体,这才发现他的手脚都被捆住,整个人被禁锢在一张柔软的床上。

“我听说,被标记的omega如果和不是自己所属的alpha发生关系,会体会到痛苦和快感叠加的感受。贺先生想不想试一试?”

“不行,唐川,唐川…”最后,贺涵叫了两次物理学教授的名字。听到他的叫声,那人停顿了一下,干脆扯开了贺涵的衬衫。贺涵能感觉到他粗重的喘息喷在自己的脖颈处的皮肤上,混杂着不太悦耳的溢美之词。

这是一个变态。孔先生想。他感觉自己头皮发麻。虽然他也有过被强的性幻想——但对象大多都是他喜欢的人,而不是这么一个绑架犯。幻想和真实真的有很大的差距。他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惊叫出声。

忽然,对方嗅了嗅,似乎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你……什么时候,难道是标记的那次?很好,很好。”

贺涵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眼泪已经浸湿了蒙眼的布。

谢晗粗暴地扯下那条黑布时,贺涵还死死地闭着眼睛。他听说过,要是看过了绑架犯的脸,估计也活不长了。

“贺先生,恭喜您。”

听到这,贺涵再也按耐不住了,他睁开眼看了看对方。

“您要做父亲了。”

“什么?”

贺涵愣住了。



“到这时候还想着骗人!”唐川怒不可遏。他的手紧紧地攥着手机,似乎完全忽视了其他人的存在。

李熏然和季白两人对视一眼,不明白他这是怎么回事。

唐川想了一会儿,才说道:“这一定是贺涵告诉绑架犯的。这是个谎言,这必须是个谎言。贺涵有一次骗过我,他说他怀了我的孩子,实际上是只是在验孕棒上做了手脚。我已经戳穿他了,没想到他现在又拿出来骗人。”

对象是beta和自己本来就是beta的季白和李熏然继续相视无言。在他们心中,唐川的光辉形象又崩塌了一大块——虽然一开始就没有多么正面。毕竟再两位常年凝视深渊的人民公仆眼中,任何人都是有犯罪潜质的,只是是否被激发出来而已。不过唐川竟然能干出诱骗订婚的omega,并且强行标记对方,还让贺涵用假孕来挽留,着实令人大为吃惊。说起来这位贺先生也是,平时人模狗样,背地里……

“等我找到了他,绝对要好好教训他。”唐川气愤地坐回椅子上,“他怎么能把谎话到处说!”

“说不定是迫不得已。”季白说道,“抛出一个看似被对方掌握的把柄实际上是很聪明的做法。”

“三哥说的有道理。”李熏然也在旁边帮衬,“至少这样做能保护自己。”

“难道不会加重自己被折磨的可能性吗?”

“根据我们所掌握的资料,谢晗从未对怀孕的omega和女性下手。当然,这不代表有例外。我猜测贺涵可能是将对方当做普通的绑架犯,情急之下将怀孕这个谎话扔出来了。至少……”

“至少在普通人眼里,多多少少有点人性的绑架犯只是求财。”唐川越发地暴躁,这跟他平时理性的推理时又很大的区别,“但这个是连环杀人犯,他是反社会人格,他不会在乎别人的感受的。贺涵落到他手里只有死……”

他说不下去了。唐川捂住了自己的脸,看不出来是在思考还是在痛苦地呜咽。外人有所不知,他现在是因为omega的恐慌,影响了他的正常思考。omega和alpha的感知是相连的,如果omega遭受精神折磨,alpha也同样会被影响。谢晗的计划高明之处就在于此。他故意将贺涵送到他面前,让唐川还以为是自己运气好,终于遇上了一个对的人。然而,事到如今已经证明了贺涵完全是一个错误。

被人计划、操控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在唐川认知的领域里,被认为修改的数据应该被销毁。

他想要修正这个错误。



贺涵以为因为怀孕的事情,对方就会放过自己,但明显他想错了。

“他的眼光不错。”

“我,我不认得什么唐川!你认错人了,对,我的未婚妻也姓唐,你一定是搞错了!”为求自保贺涵已经开始口不择言,“唐川是谁,我根本不知道!”

谢晗扯掉他的皮带,贺涵奋力挣扎,不小心膝盖划过了对方的关键位置。他一愣,忽然就笑出来:正常人早就擦枪走火了,这人却还是软的。

“不会吧,性无能的alpha?”贺涵自知今天自己是遇到了不能逃过的恶魔,不知道就从哪来了勇气,大声挑衅道,“难怪难怪。虽然我不懂那套狗屁心理学,但基本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你就是一个没人愿意操也操不了别人的狗杂种。”

他话音刚落,就被对方掐住了脖子。

“你不怕死吗?”

“怕。”他挤出这个字。

“你是怕你连累唐川。不愧也是曾经的社会精英,还挺聪明的。那你有想过,你肚子里这个孩子么?”

贺涵的眼泪忽然就停止了流淌,他几乎猜到了对方接下来要怎么折磨自己了。

对方冷笑了一下,然后把一只手放在贺涵的小腹上。贺涵不敢动,他生怕自己做了什么惹怒对方,导致更加可怕的后果。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肯定是标记的时候怀上的。唐川后来都没再碰过他。他忽然嘴角往上一扯,放浪、暧昧地道:“你怎么知道就是唐川的,我睡过的可不止他一个人。”贺涵笑得都眯起了眼睛,“我自己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谢晗的瞳孔微微颤抖。


“唐教授,你真的完全都不关心自己的后代么?”

“是贺涵告诉你的吗?”唐川缓缓地说,“告诉他,我不信。再说了,我一向都不喜欢小孩。我看到他们,就会起荨麻疹。”

“你就忍心看一尸两命么。”

“这样的把戏,”物理学教授讽刺道,“还是留着骗孩子吧。”

啪。

第二次听到对方干脆地挂掉了自己的电话。

这下,轮到谢晗陷入迷茫了。


评论(41)
热度(102)
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