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封面设计,排版,插画以及文章约稿请私信或者敲qq:1004395035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24)

(24)


就在不久之前,有个经济学教授曾告诉过唐川这样一句话:“人都是被这个世界卷着走的。”

他端着咖啡,似乎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唐川觉得很不可思议,在他看来对方是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人了。他活得算是很惬意了,不必奉承别人就可以轻松获得正教授的职位。对此,对方的回答是——人文社科毕竟跟你所学的物理学不同嘛。可是唐川仍然不明白,至少在他看来自己所拥有的,都是他自己主动选择的。不过物理学教授还是会承认天赋的重要性,普通人是永远不能赶上天生的高智商的。

现在唐川稍微觉得,对方说的有点道理了。他回忆最近许许多多事,没有一件是他主动选择的。


李熏然趁着没人,进来问他:“唐川,不是你吧。”

“当然不是我。”唐川有气无力地说,“怎么可能是我。”

李警官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于是他又问:“你最近,身边有没有出现过什么可疑的人物。”

唐川斜了他一眼:“贺涵。就他一个。”他刚说出的一瞬间,脑内就将最近所发生的事情都过了一遍。

“不好了。你快去找贺涵!”

“怎么了?”

“贺涵告诉过我,我……强行标记他那一天,他收到了一封匿名电子邮件,上面写着我教书的地址。而偏偏在那一天,我的发情期提前到了,放着抑制剂的保险柜钥匙也不见了。我回家之后找过,钥匙就好像蒸发了一样。”

“也许只是巧合……等等,你什么时候把贺涵给标记了?我上次见到你们不是还在吵架么?”

“我不相信巧合。所有的巧合都有原因,随机和偶然确实有一定几率,但非常小。还有一件事,我从来都没跟任何人说过。”唐川顿了顿,“我和贺涵相遇的那个酒吧,是陈婧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那时候石泓和陈婧还没有作案啊。”

“确实没有。我也是之后才知道这个事的,这只能证明有人一直在观察我和石泓,并且发现了这个联系点。贺涵是运气不好,他遇上了我,所以也被人盯上了。”

李熏然只能静静的听着,他有点跟不上对方的思考速度。唐川在一张纸上乱涂乱画着,上面是大段的公式和奇怪的线条。最中间写着英文的“bar”,好几条线连接在“陈婧”“石泓”和“贺涵”的名字之间。李熏然很想提醒他,这件事恐怕跟贺涵并没有太大关系。鲜花食人魔可以控制石泓自杀,也可以诬陷唐川入狱,和贺涵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

“你难道忘了。”唐川忽然停笔,似乎是看出了李熏然的想法,“你不是也是因为是他真正的目标的家属,而被牵连的么。”

李熏然怔住了,唐川说的没错。谢晗的目的肯定不只是让唐川在局子里喝两天茶那么简单。虽然警方现在扣押了他,但也不能直接定唐川的罪。而且正如季白所说的那样,他和李熏然都并不相信唐川是真正的鲜花食人魔,这么做只是例行公事——外加害怕他会被谢晗催眠,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帮凶。

“如果我后来再也没找过贺涵恐怕对方的计划也施行不成,但是偏偏贺涵是那么一个会把别人当风筝放的人。”

没等唐川说完,李熏然已经走出审讯室去拨打贺涵的电话。


“贺涵失踪了。”

唐川感觉自己的脑子轰的一下,他最担心的事情成真了。


公安系统先知道贺涵失踪的消息时,报案人陈俊生说一定是唐川干的。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唐川在审讯室里,被警察们看着呢。现在所有的警察都非常尴尬。所有的人都知道贺涵此时失踪,绝对不是遇上了普通的绑架犯。但猜测却不能成为释放唐川的证据——再说了,现在把唐川放出来,他也一定会赖在警局里不走,直到警察们把贺涵给他找到。

哪怕,他现在只是阴沉着脸,什么都不说。

审讯室外,陈俊生很激动地问警察为什么不去找那个叫唐川的大学教授:“肯定是他的那个alpha干的,你们不知道!因为他,贺涵都……贺涵是被他强制标记的,这是犯罪!我不管你们alpha什么发情期能不能控制住,至少这件事就能立案了吧?你们领导是谁?让他出来!”

他这样一说,警局里的人面面相觑。有人刚准备真的着手按照普通的绑架犯立案时,就被身旁的同伴拍了一下。一名女警只能上去让陈俊生先冷静,然后去做登记等琐事。他们都没想到一件失踪案竟然牵扯出唐川人面兽心的真相来。季白也是觉得不可思议。他趁着混乱,对李熏然悄悄说:“你知道标记这事吗?”

李熏然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比你早知道多久。你们alpha真可怕,发情了就要标记人。我也真没想到唐川是这样禽兽的人。亏咱们警察局还有不少小姑娘和omega喜欢他的。”

“别扯性别歧视。”季白道,“那我问你这案子你怎么看。”

李熏然深吸一口气:“就在刚刚,唐川已经准确无误的预测到了贺涵会被抓走的事情,并且根据他的分析,他是被人暗算了才会标记贺涵。”

“这事也能暗算?”季白不可思议地问,“而且你什么时候单独审讯过他?”

这下李熏然不说话了。这位控制欲超强的队长是不会允许他的属下偷偷审问嫌疑犯的。


一片混乱之中,举着唐川响个不停的手机的一名年轻警察,他憋红了脸,朝就快要打起来的人群吼道:“你们还救不救人了?”


“喂,我是唐川。”

除了李熏然和季白,以及做记录的警员之外,所有其他闲杂人等都被清了出去。

“你好。”

对方用了变音器,是尖锐的电音。唐川总觉得这个声音耳熟,仔细一想这不是视频录像里希特勒的声音么。

“你想怎么样。”

“暂时什么都不用做。”对方放缓了声音,“但你要是私自采取任何行动,下场就是这样的。”

嘈杂的电音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气若游丝的声音在呓语般的求饶:“好疼,好疼。放过我吧,都是我的错。”

是贺涵。被折磨的omega的知觉传达到了alpha的大脑里,痛得唐川无法忍受,他低吼道:“够了。”

“我知道警察也在听着。不如我们做一笔交易,我只是想要唐川。如果你不按照我的要求去做,那么我就让你们两个的关系公之于众。你的朋友,他的朋友,都会知道你们的关系。作为一个大学教授,这样不太为人师表吧。”

“你觉得这样威胁对我有用吗?”唐川朗声道。这威胁也太可笑了。

“我还没说完。”

话筒里的声音忽然就消失了,只剩下一片死寂。就算知道对方是在跟自己玩心理战术,可唐川仍然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拳头,他率先发问:“你还要说什么。”

对方咯咯一笑。然后有点玩味的发问:“唐川,你要当父亲了。你知道吗?”

啪,这句话之后,没等李熏然和季白反应过来,唐川就挂断了电话。


只见唐川红着眼睛,痛苦的眸子里闪动着复杂的情感,和一丝没有来由的愤怒。



评论(40)
热度(93)
2018-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