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封面设计,排版,插画以及文章约稿请私信或者敲qq:1004395035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22)

(22)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姿势都有些僵硬、不自然。

他们见面的地方,是一家不是很起眼的小店。属于那种稍微有点闲钱的小资都不愿意光顾的地方。不过店里生意却很好,出餐口源源不断地有人端盘子出来。这里跟他们上次去吃的西餐厅形成鲜明的对比:贺涵只要了水,连饮料都没有点。看着那简陋的桌椅,他忽然难以言状地焦虑了起来——失业后,恐怕经常要到这种地方,勉强果腹了。他抬头看看唐川。他也不轻松,但是却一口一口往嘴里送着饭,看起来吃得还挺香。

“你真的什么都不吃吗?”他问。

“不了。最近我的健身教练让我少摄入些碳水化合物。”这是真的,贺涵觉得自己最近明显有点发福了。虽然无伤大雅,但是也真真实实地胖了。估计是太累了,没时间锻炼。

“你吃一点吧。”唐川劝道,“你不胖。”

孔先生瞥了他一眼。不知道唐川是否是受学生们所看的破电视剧的影响,竟舀了一勺饭和菜,送到他的嘴边。贺涵立刻闪躲开了。

自讨没趣的教授立刻将剩下的食物都一扫而空。

“好吃吗?”贺涵冷不丁地问。

“还行。”唐川诚实地回答,“其实我觉得味道也就那样。”

“那为什么到这来吃?”

唐川想了想,向后厨的方向看去。老板和老板娘已经雇佣了新的员工帮忙,看样子是个兼职的大学生,有着没有被社会欺负过的灿烂笑脸,以及一对可爱的小酒窝。招牌便当还是招牌便当,价格没有变。那个叫陈婧单亲妈妈的离开,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生意。只要别人闭口不谈,就没人会注意到。也许有风言风语——但流言会消逝在疲倦的日常生活里,没人会永远记得这件事。

唐川这样想着,就看回贺涵:“跟我说说唐晶吧。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她的。”

贺涵心想,我愿意说,但我敢吗。他稍微迟疑了一下,就听唐川继续说道:“没事,你说什么都可以。我……就是想听听你的感觉。说说吧,你平时跟她怎么相处的。”

贺涵猜不到这个男人现在在考虑什么。这么多年来,只有唐川让他感觉自己无法完全看透。唐川的眼睛凝视着他,像是审问,却仍带有一丝理智的温柔。于是贺涵终于还是将这个话题继续了下去。他跟唐川说了许多事情,甚至很多事他自己都从未意识过的。

“你跟她都相处了十年了。”听后,唐川恍惚地重复着这句话,“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呢。”

贺涵低头不语。

唐川慢慢地开口道:“我认识一个朋友,专门研究如何抹去omega的标记的。”

孔先生猛地抬起头,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唐川。失落的情绪瞬间笼罩了他,贺涵只感觉天旋地转。

“可是,那样对omega的伤害很大。你…”贺涵有点难以置信,虽然早就意识到了唐川的无情和自大,但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不会伤害你的。我做什么都不会伤害你的。”唐川解释道,“有一项最新的技术,可以将原本抹杀标记对omega的伤害,转移到alpha身上。标记本身对alpha的身体也有影响,之前的科学技术只是单纯地消除omega身体里alpha的信息素,并不是完全抹去标记。这种方法则是从源头上解决问题。也就是暂时让alpha停止释放信息素,omega会以为alpha已经死了,标记就自然解除了。”

“等等,不就是杀了你?杀了你的意识?”

“不是,只是抑制信息素的分泌而已。让大脑短暂地认为自己的身体是个beta。你也可以当做是假死。嗯,只是假死。”

贺涵都听懵了。刚刚的绝望没有扫清,反而更加愁苦。唐川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似乎认为自己的计划十分合理。

“那你…真的对大脑没有损伤吗?”

“现阶段的实验证明,伤害是可逆的。恢复一段时间就能好。”唐川想了想,认为现在他的立场说这句话并不合适,“我会对你负责的。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其实你还有另外一个选择。”贺涵把一个小盒子往桌子上一拍,“打开。”

唐川再傻,都看出来那个形状的小盒子是什么了。他不敢打开,愣愣地看着他。

而贺涵仰着头,理直气壮地说:“唐川,我要娶你。”

“你要跟我结婚?”唐川手里的勺子,啪嗒一声掉了。

“这原本是我买给她的。我估计以后用不上了。我看你手指挺细长的,应该戴得进去。怎么,快打开看看。难道还要我亲手给你戴吗?”

唐川慌忙地摇头,但随即又点头。贺涵抿嘴一笑,似乎又恢复了往日里运筹帷幄的风采:“如果你答应我的方案,就明天中午一点半来公司找我,我会等你。”他并不希望唐川就下定论,稍微给他一点时间,吊着他的胃口效果会更好,“你也不希望你那聪明的脑子留下创伤吧。你自己想想看,怎样对自己更有利。反正在我看来,是你赚了的。”


我被人求婚了。回家的路上,唐川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为什么这年头会有omega主动向alpha求婚的?明明自己伤害了他,为什么还要委曲求全呢?他说起唐晶时那么深情,那么难受。这是他的错,他不能一错再错下去,他得做个了断。那天晚上是个错误,他必须修正这个错误,就像是条件不对的实验,必须推倒重新再来或者放进档案不再重复。贺涵怎么能,认为结婚是个解决方法呢?唐川觉得不可思议,但更让他无法解释的是,他内心深处喊着让他答应。

这时,门铃忽然响了。唐川放下手里的清酒,这是贺涵送给他的礼物。最近事物繁多,他今天才想起来打开品尝。

打开门,门口站着季白,以及一队神色严肃的警察。季白的脸阴沉的可怕。尽管这个人平时就极少言笑,但现在确实彻彻底底的恐怖。唐川故作轻松:“季警官,这个时候来,是发现了什么新的线索吗?”

“唐川,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什么?”唐川没有要动的意思。看到季白时,他就隐隐猜到事情不妙。

“一直和石泓探讨如何杀人和毁尸灭迹的人的地址IP。”季白的声音压得很低,“登陆地址锁定来自你的学校。”

“不能仅仅凭借这个就判定我是嫌疑人吧。还发现了什么。”

“还有。石泓用来自杀的铅笔。上面有你的指纹。”这句话说出口时,唐川的神色微微一变。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不能直接说。

季白向他伸出一只手:“例行公事,走吧。上面很重视这起案子,我们带你回局里也只是审问。”

唐川抬高声音问道:“季警官,你真的认为我有教唆他人杀人,以及引导人自杀的能力吗?”

“如果你只是问能力,我的答案是确实有。而且不可能有任何人,比你有更大的嫌疑。而且我只看证据,或者你来给我解释一下那根铅笔上为什么会有你的指纹。”季白已经拿出了手铐,他是真想抓唐川。

唐川闭上眼睛:“铅笔不是你说是管理人员给他的吗?”

季白再次不说话了。

“那时是故意套我,是么?”

“你还没有不在场证明。”

忽然,物理学教授像是被戳中了死穴一样,攥紧了拳头随后又松开。是啊,贺涵当着警察们的面说了谎。而后来他又没有让孔先生去警局解释。


这一切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戴上手铐时,唐川仍然没有从中,回过神来。


评论(21)
热度(94)
2018-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