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封面设计,排版,插画以及文章约稿请私信或者敲qq:1004395035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20)

(20)


叮铃。

贺涵听到自己的邮箱声音响起,百般无聊地点开查看。自从认识了唐川之后,除了在开会期间,贺涵都会把手机的铃声打开,并且会认真地检查每一条垃圾短信。哪怕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他也没能改掉这个习惯。

这封邮件里面赫然写着唐川任教的大学以及他的家庭住址。他先是暗暗吃惊,随即就释然地笑了。唐川终归是舍不得他的。贺涵转动着手里的钢笔,回味着那个相拥的夜晚:唐川松开他后,就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宛如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望着唐川离开的背影,贺涵没有去追,他也不敢。贺涵其实对唐川的为人看得十分准确:教授并非无情无义的人,相反,正式因为他太重感情,才不懂得取舍。孔先生心里料定,他们这一次是没有以后了。回到家时他才想起来,他还骗唐川自己有了孩子——现在发来地址,应该是唐川记起这回事了么?

他苦涩地笑了笑,然后把手机收起来。

“你为什么偏要这么口是心非呢?”这人是多么不好意思!贺涵也理解,换做是他也不会坦荡地回首。这样一想,他心情愉快了很多。他计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去找唐川,晚上回来应付工作上的事情应该还来得及。他习惯了把自己的时间表排得很满,也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机会。临出门的时候陈俊生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贺涵便吩咐:“你把人留住了,等我就行。”

陈俊生虽然疑惑,一向严谨、靠谱的贺涵,最近行迹诡异。但作为下属,他不应该过问上级的私事。再加上,贺涵本来也不是会按常理出牌的人,他自有他的打算。


哪怕,他已经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几天小警察们没有登门拜访,唐川的手机就变成了一个摆设。他关上了手机的铃声,甚至连震动模式都没有启动。唐川也没有隔三差五查看手机的习惯。所以,就连他准备毕业的学生们也经常找不到他的人,只得一个个匆匆忙忙的跑到实验室和教室里来伏击唐川。而面对学生们的接连轰炸,唐川更是没有时间去理会通讯设备的信息更新。这一天也是一样,在应付完一批混合着爱慕情感和没有通过考试的恨意的学生们之后,唐川又将自己锁在了实验室内。

“老师,这是给您的三明治。”

“放那吧。”

在等待实验结果时,唐川才想起来两个小时前学生给他买了一杯加了奶和糖的外卖咖啡和一个超市买的鸡排三明治。现在天气冷,咖啡已经冷了。唐川原本想加热下,可是所有的咖啡杯都是用过的。他的学生没学到他的天才——天才是学不来的,但学到了他邋遢的生活习惯:不洗杯子。唐川原本就心烦,也懒得去收拾,就只能喝下冰凉的咖啡,和硬得跟石头一样的三明治。

嗳,其实也还好。唐川嚼着食物,劝慰自己道。这软硬度,跟他要的全熟的牛排也差不多。牛排……似乎好久没吃过了。唐川也喜欢美食,可是要是自己一个人去吃西餐,就算是物理怪人不在乎别人的目光,那也太奇怪了。那种身在满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和无趣但温馨的家庭聚餐之中孤独一人吃东西的感觉,实在是超出了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所能忍受的范畴。上一次去西餐餐厅,还是贺涵陪着。唐川不喜欢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在脸上,所以也不知道,在对方看来那一次约会他是否开心。

这么一想,原本就难吃的三明治,似乎变得好吃了那么一丁点。三明治中间的鸡排只有薄薄一层,像加厚的报纸一样,但唐川却不在意。他喝下最后一口咖啡,把剩余的包装纸丢进垃圾桶。他想趴在桌子上稍微休息一会,也许这样还能缓解他对过去的惆怅。可是没过太久,唐川却在烧灼感中惊醒:他的发情期,在意料之外的提前了。虽然他十分能忍耐,但是这两个星期习惯了贺涵在身边随时伺候,就没那么好忍了。

他拉了拉领带,解开衬衫最上面勒住脖子的扣子,却仍然感觉身体燥热。唐川没时间奇怪为什么发情期会提前,他现在最好翻出来柜子的钥匙——唐川有一个专门放抑制剂的小柜子,上了锁。可是当他掏出钥匙串时,却怎么也试不对正确的那个,最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将那把钥匙带在身上。他愤怒地想要摔东西,却听到了一个声音叫了他的名字。

“唐川?你怎么了,你……”

根据电子邮件里提供的地址,贺涵很快就找到了唐川所在的大学。看着大学校园门口“刑警”二字,他稍微有点犹豫,但还是迫不及待地跑到了他的实验室门口。在进来之前,贺涵还想过,要不然就看对方一眼就离开。他现在发自真心的,不想再伤害唐川的感受。然而好奇和自私的魔鬼战胜了孔先生心里那一丁点善念。他也正巧看到唐川双眼通红的坐在保险柜前。贺涵omega的本能告诉他:面前的人是一只出于崩溃边缘的发情期alpha。

“你怎么在这?”唐川质问道。贺涵恐怕是这全世界里,他最不想看见的人和最想见的人了。

贺涵拉了一下他的衣袖,想把唐川拉起来,却被对方甩开。

“走。”唐川沉下声音,“我不想再见到你。”他现在憋的难受,整个人都处于火山喷发的边缘。

“唐教授。”贺涵也急了,“是你发的邮件让我来找你,你现在又甩什么脸色给我看?”

唐川不想跟他解释,他更不知道什么邮件:“这是你逼我的。”他再也忍不了。发情期的他嗅觉变得格外的灵敏,他能闻到贺涵身上散发着的勾人的味道。他一把推开贺涵,后者撞到墙上。唐川随即扒开他的衣服去吻对方的脖颈,然而同样在愤怒边缘的人却奋力挣扎着。

“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你以为我就看不透你什么意思吗?”贺涵气得破口大骂,“你除了上床知道什么?还假模假样的大学教授!”他看见唐川这幅精虫上脑的模样就火冒三丈。明明就是拿自己当发泄工具,还偏偏要搞得像动情了一样。

唐川怒极反笑:“行,我就知道干你,行。”

“你干什么,你轻点,你……我还怀着你的种,你给我放开!”

贺涵被唐川打横抱起,丢到实验台上。他挣扎地想要坐起来,还好这张台子上没有放什么危险的东西,不然他非得破相了不可。

“贺涵。”唐川捏着他的下巴,逼对方直视自己的眼睛,“你那点骗术,稍微有点化学常识的高中生都能看出来。”

贺涵的声音都哑了:“什么。”

“根本没有孩子,对吧。”唐川一字字的说道,“孔先生。”

孔雀有主了

贺涵这才神志不清地翻身下来,他不由自主地躺倒在唐川的怀里。唐川下意识地抱紧了他,右手紧紧地扣在贺涵的手臂上,随后又立刻松开。

“时间还来得及。”唐川把贺涵拎到椅子上坐好,帮他系扣子,每个细节都一丝不苟,“去吧,开你的会。去见你的唐晶,让她嗅一嗅你身上的味道。但凡是个alpha都能感觉的出来的。”

听到唐晶的名字,贺涵的眼泪又开始往外冒。他不停的摇晃着头:“不行,我不能去见唐晶,我不能…我不能让别人发现。”

“那怎么能行。”唐川拉过他的手臂,将对方拖出自己的实验室,“不让别人看见,标记还有什么意义。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贺涵,背着已经订婚的alpha,都做了什么。”


当对爱的控制欲得不到满足时,爱就会变成恨。

那现在呢?唐川的控制欲得到了满足,他就会爱了吗?贺涵恍惚地想,然后他回过神来,拉住唐川的领带,对着他的嘴唇印上一个深吻。


“好。”

————————————

可算标记了!👏



评论(62)
热度(106)
2018-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