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abo】雷诺兹之罪(18)

(18)


“三哥。”李熏然在后面悄悄地对季白说,“你不觉得,唐教授最近有点奇怪么?”

“他不是一直都很奇怪么。”

“不是。”他们两个警察反而跟在唐川这个编外人员身后,旁人看了都觉得十分奇怪。季白和李熏然倒是无所谓,他们两个正好在后面咬耳朵。

“唐川最近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李熏然生怕被唐川听见,季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且点点头,表示认可他的判断。


唐川听见了他们两个的讨论。毕竟作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几个必备技能之一就是偷听学生们的悄悄话。但他假装没有听见,他正在思考刚刚季白给他看的档案。之前他将石泓有可能是被他人操控、诱导,遂去杀人,警方接受了他的建议,于是按照线索去查。

果然查到了。


“有人故意提供地址给陈婧的前夫。”唐川推测着,“他应该早就知道石泓一直在暗中观察陈婧的事。石泓平时人际交往简单,只能依靠网络进行交流和沟通作案方法,你们应该去查一下对方的地址。”

“查到了。”一名警员将报告递给唐川,“我们发现石泓的手机上出现过陌生没有记录名字的电话。并且还有论坛上的留言。”

“在哪?”

几名警员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李熏然开口:“来自一个大学校园。”

“哪所?”

“你的那所。”


空气瞬间安静了。唐川的表情也凝固了。他感觉事情正在向着他无法挽回的地步前进,而他无能为力。原本他想明天再让警方安排他和石泓见面,看来不行了。


忽然有一名警察冲了进来。所有人看着他冒冒失失地闯入,都感到十分不解。然而那名警察并没有时间在乎他人的目光,直接道:“不用去了。”他喃喃道,“你们要找的人,刚刚,在三十分钟前自杀了。”

“什么?”

“石泓还留下了血书。”


唐川。

他首先看见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是只写了一半的凶字。

唐川感觉自己头皮发麻。似乎有无数双眼睛,正在看着他。事实上,只有石泓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幽幽地盯着他。唐川找找狱警要了一块手帕,盖在了石泓脸上,这样他才好受一些。

“他找我们要了一根铅笔,以及一张纸。说是要研究数学问题。我们的人也没多想,就给他了。结果,谁知道,他把铅笔磨尖了,插进了自己的手腕动脉处。我们的人又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他,他就这样失血过多而死了。”

“你们!”季白气得头上的青筋暴起,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这样的队友,“这么大责任你们付得起吗?”


唐川无心去责怪这些人,毕竟就算暴跳如雷的骂他们一顿也没有任何用处了:“这期间还有别人来探监过吗?”

“有,是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这不可能,谢晗是男的。”李熏然道。

“他现在咬定了你是指使他作案的凶手,是为了什么?”

唐川一下就沉默了。

他是非常清楚这个原因的。对方在向自己挑战,只有他才配当那种天才的对手。只不过这样自大、傲慢的话绝对不能跟这些勤勤恳恳的警察们讲。唐川本来就讨厌见血,他几乎不陪同警察勘察现场的,现在看着友人惨死,他只觉得恶心。

“季警官,能给我一根烟吗?”

在季白惊愕的注视下,唐川拿着打火机和只剩下半盒的香烟走到了室外。他确实不怎么抽烟,但这不代表他不会抽。吸了几口香烟之后,他听见手机铃声不断地响起,便掏出来查看。


他这时候才注意到手机上的来电提醒以及短信息。

贺涵一个下午至少给他打了十来个电话,二十来条短信。内容无非就是“什么时候回来”“已经不早了”和“我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唐川上学的时候就没怎么谈过恋爱,就算谈,也是架不住对方软磨硬泡,并且大多数都很快就分手了。分手有时候是自己提,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曾经的崇拜者,现在的敌人提出来的——原因大概是唐川太容易神秘失踪了,没人受得了他这样独来独往的性格,唐川自己同样也不希望别人来打扰他的孤独:他实在不知道天天腻味在一起有什么意思,更不喜欢别人步步紧逼。特别是这种时候,他哪有心思去理贺涵?他叹息了一声,然后也不回消息,就把手机丢回裤兜。

没过多久,真正的烟鬼来寻找他的打火机和半盒剩余的香烟了。

两个人抽着烟,唐川开口道:“你们所说的那个谢晗,他真正的目标恐怕不是石泓,而是我。在案件发生之前,我根本就没有见过石泓,更谈不上什么远程控制他。”他刚想说这是诬陷,却发现自己的辩白太过无力,于是放弃了申辩,只是徒劳地挥着拿烟的手。

“可他对你能有什么目的?”季白沉声问。他不是不相信唐川,但是唐川这个人太过聪明——对待聪明人,从来都要多留一个心眼。

唐川抿了抿嘴,才答道:“我够资格。”

“够资格当高智商罪犯么?”

这次唐川再也不想去对方争辩了。季白想了想道:“唐教授您也别着急。我们警方就是按照章程办事。您最好告诉我们一下您那段时间的行程——十八号您在哪?”

这个月十八号。一般人恐怕早就忘记这些数字和对应的事务,但是唐川记得。他记得那天贺涵穿着一件黑色绣着暗纹的西装,里面搭配了一条玫红色的衬衫。他把头发放下来,在昏黄的光线下透露出慵懒和令人迷醉的气质。他完全记得,清清楚楚地记得,每一个细节都完好地保存在他的脑子里。

唐川冷哼了一声,对方这是已经把他当嫌疑人了:“那段时间都是私人时间。”

“有人能为您作证吗?”

物理学教授悠悠地答:“还真有。”


“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在路上李熏然忽然道,“你……能去那种地方?你能约会?不会吧,骗人的吧。”

季白打趣道:“咱们唐川教授也是人啊。”

听着警察们一唱一和的试自己的口风,唐川却没什么心情接话茬。他一天都没有回复贺涵,这么晚忽然来找他,或许不太妥当。唐川一个人自由惯了,没有跟其他人汇报通知自己在哪、几点吃饭的习惯。现在已经晚上八点,一般家庭都应该吃过晚饭了。

唐川一边思考着,一边按下门铃。出门时,孔先生塞给他一张门禁卡,所以他们就直接畅通无阻地走到了大门前。

“这么晚了,是谁呀。”一个女声应答声响起,然后打开了门。


听到这个声音,唐川愣在了门口,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您是哪位?”发觉气氛不对李熏然上前一步问。

季白也傻在那了。但他想得跟李熏然想的不太一样,他想的是难道唐川喜欢alpha?

“我是唐晶。”唐晶穿了一套优雅得体的灰色套装,搭配了白色的衬衫。很难想象有人会在家中还穿得这样正式,看来他很注重来见面的人。唐川迅速地打量了对方,然后收回目光。他慢慢地向后退,然后站定。

李熏然站在唐川的前面,看不到同伴的表情:“噢您好,请问这是贺涵先生的家吗?”


“是的。你们找他啊,等一下。”

过了一会,贺涵也出现了。在看到唐川的一瞬间,他稍稍停顿了一下。贺涵打扮的也非常正式,甚至收敛了平时风流的气质,衣服也选择的很内敛。显然,他并没有认出这两名警察就是那天在医院陪同的那两名不讲理的病人家属,所以他礼貌地向唐晶询问:“这是……?”

“他们是警察,说有事情要问你。”唐晶简单地说明了情况,但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贺先生,这是先生说在两个星期前——也就是十八号的晚上,与您……”李熏然想了想,“见过面。”

贺涵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十八号,那不正是自己去酒吧的那一天么?不就是在那天晚上,唐川操了他的嘴,然后就扬长而去么?他不能这么说,虽然不知道警察们为什么会问,但是他只清楚当着唐晶的面他绝对不能说。

“没有,我们没见过,从没见过。”贺涵不敢去看唐川的眼睛。他知道自己这么做绝对会伤害对方的感情。对方那双眼睛里燃起愤怒的火焰,但随即又因为他说出的话而熄灭,变成绝望和无情。


没见过。

听到这句话,还没等贺涵再做出任何解释,或者让警察们反应过来,唐川就准备转身离开。


他听见自己的脑子里“轰”的一声。随即就又变成细碎的嘲讽声。这些声音嘲笑着唐川,笑他把感情当真,笑他不符合逻辑,更笑他像个普通人一样犯下愚蠢的错误。而唐川最后在走进电梯前,也朝贺涵笑。但他笑的并不是贺涵,还是他自己。

贺涵有一点说得太对了,唐川不过是他众多猎物中的某一个格外喜欢的。而最终,他会把感情的鸡蛋都放在不同的篮子里。

他笑他自己,竟然把他比作石泓,而把贺涵当成陈婧。

差太远了。

——————————

我要出去旅游了👋可能是旅游前的最后一更。

不用太心疼教授或者因此记恨孔雀,后面有的是时候虐他们俩

评论(57)
热度(108)
201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