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17)

(17)


“贺涵。”唐川盯着他面前的盘子,叫了一声对面人的名字。

贺涵倒是一脸无所谓,他已经换好了干净,得体的深灰色真丝睡衣,一脸舒服享受但姿势却十分别扭地靠在椅子上,他看着唐川,挑眉回问:“怎么了?”


难怪这人在这个年纪还能保持好身材。

正在唐川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他发现贺涵的面前只放着一碗麦片和进口的无糖酸奶,之所以知道是无糖的,那是因为唐川注意到了垃圾桶里丢掉的包装纸上巨大的“0%”。贺涵把麦片和酸奶拌在一起,唐川打心底觉得那样的东西肯定不好吃——特别是,他的面前的盘子里有培根和奶油炒蛋,配果酱和烘烤的恰到好处的厚吐司的情况下。

想到贺涵现在是名义上的“孕夫”,唐川把自己的盘子推到贺涵面前:“你现在得稍微多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不能减肥。”

贺涵愣了愣,显然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尴尬地笑了笑:“我不喜欢早上吃油腻的东西。”

你不喜欢你买了这些食材做什么,留着他们生孩子吗?唐川在内心深处吐槽道。他怀疑,就算贺涵真的怀孕了,就算为了外表,也一样不会好好吃饭的。

“我…没事,你吃吧。”唐川道。

贺涵感觉鼻子一酸,内心深处竟也涌起了一点愧疚。于是他点点头,正准备把盘子拉过来,唐川却拉住他的手。

“……给我留一点。”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诱人的早餐。

“唐川,你到底是让我吃不吃。”


考验人品的时候到了!贺涵心中暗想。只见唐川咽了咽口水,还是把盘子推向了贺涵。

这下贺涵的负罪感更强了。他的手指犹犹豫豫地不知道是应该接受对方的好意,大言不惭地让唐川喂胖自己(虽然说一顿多吃是胖不了的),还是跟大多数omega一样继续在心爱的人面前装小胃口。

好在,有电话铃声响起了。

唐川的电话铃是老旧的“致爱丽丝”,每次贺涵听到都要嘲笑对方一会儿,但这次他却十分感谢这救命的电话。接通了电话之后,唐川的手却不老实了。他用叉子插起了一块培根就一边应答着电话,一边往贺涵嘴边送。贺涵刚要张口接住,唐川的表情却忽然变得凝重,手也收了回来,贺涵扑了个空。

“线索可靠吗?”他问道,“好,我马上就来。”

“对不起。”唐川挂断了电话先道,“我必须得走了。”

虽然贺涵也属于经常是端起饭碗准备进餐就被强行叫走的人,可他依然难掩失落:“走了?”

“嗯。”物理学教授已经急急忙忙穿上大衣,“关于石泓的案子,又出了新的事情,警方让我现在去一趟,再看看现场之类的。”

贺涵也站起来。唐川手忙脚乱地系错了扣子,他一边叹息一边帮对方整理好衣服,走到门口时还顺便理了理唐川凌乱的头发。

“中午回的来吗,我可以提前准备午饭。”贺涵轻声问道。

唐川顿了顿,回答道:“没准呢。”

“那晚上呢?你想吃什么?”谙熟语言说话技巧的贺涵不容分说的给了唐川没有选择的选项。

“这……”唐川看了看贺涵还有点红的眼睛,于心不忍。他受不了看到小姑娘哭,虽然哭泣往往都不是很符合逻辑。于是他摸了摸贺涵的脸,柔声许诺道,“我会赶回来的。”

说完,连他自己就笑了。贺涵也冲着他露出狡猾的笑容,但他还是凑过去吻了吻唐川的嘴角。

就在关门一瞬间里,他们只能用尴尬的笑掩饰内心的起伏。贺涵和唐川都无比清楚地明白两秒钟前那看似温馨、实则异常之极的场面是怎么回事。几天的交往,贺涵也知道唐川是什么德行的人,更知道他也是极力反对结婚的人中的一员——贺涵自己也是。而就在刚刚,他却像极了等待早上出门上班的丈夫,做好了早餐对方却只能急急忙忙地跑掉。送别时一遍一遍依依不舍地问:什么时候回来。

贺涵几乎忘记唐川只是自己众多炮友中的一个留恋时间格外长的。面对着自家大门,他无助地蹲下来,头顶在门上,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都做了什么啊。”他喃喃地对自己说道。


孔先生所不知道的是,他家的门并不隔音。

唐川在关门后犹豫了一会儿:他其实并不想去警局的,他想留下来,安慰一下门后面的那个哽咽的人。

但是他没有,从逻辑上他判断这样做不合适。于是他就站在门外默默的等着,手扶着门把。直到他再也听不到那似有似无的哽咽声之后,唐川才看了看表,大踏步走向了已经等候多时的电梯。


唐川刚一进到警察局里,所有人就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他早就习惯了,警察局的人一向都不待见他。即使不太懂普通人的逻辑,唐川还是明白自己与他人的区别之处的。

他看起来那么的自私,自大。

“唐教授!你可算来了。”

“发生什么了。”

季白请唐川坐下,可唐川却不为所动。季白也不继续客气,就开始道:“电话里刚刚说的你都听到了,我们现在怀疑石泓跟我们之前追捕的一名嫌犯有关系。”

唐川皱了皱眉头,等着季白继续说下去。

季白的嘴张了张,最后道:“你还是先坐下吧。”

“是之前催眠了李副队的嫌疑人。”唐川仍然站着,“你希望我再去见石泓。”

“唐教授,其实你可以拒绝。但是我认为……”

“我拒绝。”唐川面无表情,一如既往,“这不是物理学的问题,我不感兴趣,也不想再继续协助警方办案。而且我今天还有别的事情。”

“不用今天,明天也可以。”季白还想说服他,其他来来往往的警员都在看,他们都很好奇是什么样的顾问能让季白服软。

但唐川的态度仍然非常坚决:“不,我说过了,我拒绝。”


要是通常的人,季白恐怕早就搬出那套同窗情谊,什么“你怎么忍心看着李熏然和凌远一直都因此担惊受怕”之类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唐川只会说这不符合逻辑,他也无能为力。

“这不符合逻辑,我也无能为力。”

哝。

季白无奈地摇摇头:“你啊,上学时就是这样。你这德行,怎么会有omega真心实意喜欢你。”

忽然,唐川就像是被踩中了致命弱点一样,眼睛盯着季白看了看,又伸手去翻摊开的文件。快速的浏览之后,他板着面孔答:“我答应你,但这是最后一次。”

警察根本没有跟上他的逻辑,现在不讲逻辑的是唐川教授。

李熏然远远地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他可不会像季白,琢磨很久都不肯发问。两人一起走出警局时,李熏然就问:“你刚刚为什么忽然又……”

唐川不回答。

他满心都是贺涵送他离开时的吻。


他这德行,还是有omega喜欢的。


——————————

新年快乐!2018第一更!

厚厚厚【发出圣诞老人一般的笑声】(不太对)

评论(47)
热度(101)
2018-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