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封面设计,排版,插画以及文章约稿请私信或者敲qq:1004395035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16)

(16)


唐川的睡眠从来都很长,很沉,也很宁静。理性使人进入神性的地界,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自从石泓的事件之后,唐川经常在夜里梦到他的友人站在雨里,他的手上拿着一条用来勒死受害者的电线,脚边是散落的照片,那是他为了留下自己是“偷窥狂”,所特意制造的证据。石泓没有做任何事,没有用刀威胁他,也没有请求他不要将真相告诉警察——他只是,单纯地看着唐川。唐川弯下腰,捡起一张掉在地上的照片。这时他忽然惊恐地发现,照片里的女性beta,变成了最近让他苦恼的那位omega:贺涵。而再看看他面前,石泓的脸也变成唐川他自己的。唐川想要呼喊人来,可是他的嗓子仿佛被人捏住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这个梦,来来回回重复出现,即使在他醒来之后也如影随形般地跟着他。

那天和贺涵在酒店过夜的一晚,唐川却没有做这个梦。原本一向习惯了一个人独自睡觉的物理学教授,那时就决定以后要经常搂着孔先生,抱着他,一起入梦。

昨天晚上也不例外。哪怕唐川快要被对方气死,但是想想那个噩梦,唐川还是选择暂时留下来。贺涵也没有阻止,甚至很欣慰。


“教授,躺教授,醒醒。”

“嗯。”

“起来做实验了。”贺涵推了他一把,他原以为听到这句话能让唐川精神起来,但唐川不仅没有起,反而迷迷糊糊地回答:“你现在跟我讲什么我都听不懂,还做实验。”他胡乱地往周围摸一摸,再一把拽住贺涵,要把他拉回来。

贺涵闪躲开。什么嘛,还以为这人能多天才,不过也是一个有起床气的普通人。

“我不是起床气。”唐川似乎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解释道,“起床气是低血压的症状,所以多发于omega,女性以及老人。我既不是omega,也不是女性,更不老。”

“噢,知道了。”贺涵敷衍道,“那吃饭呢?”

唐川听见“吃”字时唰地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已经早上了?”

贺涵气笑了:“是啊,今天星期六。”

“我昨天晚上对你做了什么吗?”唐川有点迷茫地看着他。天呐,他居然睡了这么久,还被贺涵抓了个正着。

孔先生双臂抱胸,啧啧出声:“你昨晚上差点搞死我,教授。顺便,您还记得我跟您说过的事吗?”

唐川的眼睛在眼眶里转了一圈,然后就直直地看着贺涵。贺涵倒是轻松自在:“您没失忆吧。”

“没有。”他坐起来,“是什么?”

“什么……?”贺涵被他的跳跃性思维搞蒙了。

“吃什么。”唐川已经完全坐起来,双眼放光。

“就知道吃!”贺涵拍了一下他的头,心里暗骂了一句唐川这样的傻子是怎么泡到自己的,“你睁大眼睛看看。”


唐川这才注意到贺涵穿着什么——一条深蓝色,麻布的围裙。带子是皮质的,极为考究。

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恐怕除了这条围裙,贺涵身上再也没有其他的布料了。围裙的长度只够刚刚遮住重点部位,两条又直又长的腿,明晃晃地露在外面,看得唐川眼睛都直了。这还只是正面,背面是什么光景,贺涵随便地转了一圈,唐川看到了还留着自己巴掌印的臀部。真如唐川所料,确实除了围裙就没有别的布料了。

这…早餐是他?

孔雀肉点我


————————

提前说句~buon capodanno


评论(31)
热度(69)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