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14)

(14)


“你变了。”唐川刚一坐到椅子上,石泓就开口道。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是谁。”

本来并不想接对方这个话茬,但既然石泓问了下去,唐川也只能照答:“一只花孔雀,你不会感兴趣的。”

“孔雀?这不像是你的审美。”石泓的嘴角似乎是抬了抬,但眼睛里还是没有任何的神采。

唐川为了表现的自然点,主动笑道:“你知道,这不是审美的问题。”

这下石泓也跟着笑了,哪怕他的笑容只是单纯的肌肉动作,并不是发自真心:“你也有今天。”

“还没有到那种程度。”这句话,唐川是一本正经回答的,没掺杂半点虚假。

石泓眯起眼睛看着对面正襟危坐,为人师表的大学教授。曾经石泓也羡慕过他,毕竟,唐川拥有一切他没有过的东西。可是现在困入无尽的时间之中里,石泓却开始可怜对方了:“唐川呐唐川。我虽然知道你是个没有心的人,但没想到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感情是什么样的。”

“我只是不能确定。”唐川摇摇头,叹息道,“我不太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不能确定,还是不敢确定?”这时,石泓忽然抬起眼睛看向唐川,“还是不愿意确定。”

唐川心里忽地“咯噔”一下。他被石泓说中了。

“不说我的事了。”他赶紧转移了话题,“关于案件,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

说到案件,石泓似乎又变回了刚刚那个死人。唐川内心暗自感叹,这难道就是人们所说的“爱情的力量”么?一夜之间塑造一个人,一瞬之间又毁掉一个人。

从第一天被人称为天才起,唐川就知道自己的眼里再也容不下普通人了。所谓普通人就是,会因为普通的情感,而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符合逻辑,也不遵守道德。

从第一天起,他就决心要跟这种人不同。

唐川不等他回答,继续问下去:“你是怎么想出来要杀人的。”

这个问题困惑了唐川很久了,他仍然不相信石泓会为了转移问题而杀害一个无辜的人。

“我发挥了那个人的作用。”

“这不是答案。”唐川顿了顿,“你不会的,你不应该。”

“杀人,就像数学公式。”石泓说,“准备好了公式,只要适时的应用就行。”

唐川追问了下去:“你怎么会想到准备这样的公式?”


“有人给我的。有人让我创造的。”那名刚刚像是死了一样的老友,忽然之间又活了回来,仿佛回光返照一般。

“什么……”唐川看着对面的人,不可置信地问道,“告诉我,是谁?”

“有人,不,他是神。他告诉我,迟早会用得上的。”

石泓双手抱头,他开始痛苦地嘶吼,声音仿佛一头濒死的野兽。听到动静的警察立刻冲了进来,他们一个人拉走唐川,两个人架起石泓。

唐川还想去问,却已经没有机会了。


“请你出来吃饭,你怎么这么心不在焉?”贺涵看着对面的唐川,问道,“怎么,想回去做实验?难道我没有你的物理有魅力?”

唐川盯着眼前的空盘子发愣。贺涵请他吃的菲力牛排,被他在浑浑噩噩间吃了个精光,也丝毫没有品味出滋味来。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石泓对他说过的话,眼里听不进贺涵说的东西。他想都没想,冷言道:“物理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东西,如果它是人,我愿意一秒钟跟他结婚,不管他是什么性别。”

贺涵尴尬了一下,他没想到唐川会这么回答。一片好心却被对方这样对待,换做其他人可能就发怒了。可贺涵觉得自己理亏:又过去了三天,只要唐川问起他要怎么选择,贺涵就会逃避这个问题。内心深处,贺涵知道自己对唐川有所亏欠。

“吃完饭了,想喝点什么吗?”他问。

唐川是何等敏锐的观察力,贺涵眼里的失落被他看的一清二楚。他为自己刚刚沉浸在石泓带给他的烦躁中而感到自责,于是他柔和了声音,对贺涵道:“咖啡吧。”

“正好,他们家的蓝山咖啡非常好。”


咖啡上来了之后,唐教授抿了一小口,然后眉头紧皱。

“怎么了?”

“好苦。”他有点难过地说,“没有速溶的好喝。”

贺涵叹了口气,叫来了服务生,拿来了牛奶和糖。然而唐川仍然是那副痛不欲生的表情:“能不能……加奶精和糖浆?”

“你……糟蹋东西。”

“我喝还不行吗?”唐川将咖啡一饮而尽,“你知道吗?速溶咖啡的历史?”

“1890年,新西兰人大卫·施特朗发明了速溶咖啡,1901年在美国工作的日本科学家加藤圣子将它进行了改良。到了乔治·华盛顿时,速溶咖啡开始大量生产,并被推向市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速溶咖啡也扮演者重要的角色,从一定程度上盟军的士兵因为这种日常饮品而提高了效率。可以说,速溶咖啡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阶梯。”


“噢。”贺涵漫不经心地问,“除了方便快捷,我看不出来有什么好的。”

“重点就在这。”唐川伸手去摸贺涵的手指,“拆开,就可以品尝。”

贺涵手里的叉子,“吧唧”一声掉到了盘子上。


除了他,应该没有人会高兴被情人形容成速溶咖啡的。贺涵边亲,边想。但是唐川这么形容他,就是让贺涵感到很高兴。毕竟,这恐怕是这位物理教授所能说出的最动人的情话了——这之后要是让他送礼物,鬼知道会送什么呢,速溶咖啡大礼包吗?

“虽然你这喝速溶咖啡的品味说不出什么好话,但你这吻技真没得挑。”贺涵跟小鸡啄米一样又亲了两口唐川柔软的嘴唇,然后搂着对方,晕晕地躺倒在床上。

情人的安慰总是能很快的抚平心里的痛楚,现在的唐川已经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眼前的温柔乡里。

“应该不只是吻技。”唐川拍了拍贺涵的臀部,说道。

正当两人准备进入正题时,门铃忽然响起。贺涵愣了愣,推开唐川跳起来,似乎是想起来什么。

“你你你,你快进去!”他慌手忙脚地将唐川塞进柜子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唐川“噢”了一声,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穿上了裤子和衬衫,再好像去上课一般打开柜子的门,贺涵的衣柜够容下好几个他的。这时贺涵已经去客厅准备打开门,这下唐川赶紧钻了进去,并且仔细聆听他和不速之客的对话。

贺涵的声音从来都不算洪亮,但是面的这名陌生人时却显得很有气势,仿佛是对方的导师一般。唐川听不起他在说什么,更听不明白,只感觉是工作上的一些麻烦,要请贺涵帮忙。

“是谁啊?”

在听到对方的请求结束后,唐川从柜子里探出脑袋,贺涵有些气恼地将这幸灾乐祸的人摁了回去。

“是罗子君。”看到唐川再次探出身体,贺涵解释道,“她一个女性beta,难免要被人挂念。”


唐川并不准备回到柜子里去,他不解地问:“罗子君是谁?你的未婚妻吗?”

“她是我的一个朋友,不是女朋友。”

物理学教授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人际关系的复杂已经超出了他的专业范畴。

“你还没明白吗?要是被唐晶发现了我和罗子君…我就完了!”贺涵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你,你什么都没听见。”

“为什么?唐晶是谁?”唐川问,“罗子君跟你什么关系?”哪怕不经常谈恋爱,对人际关系又十分苦手,但经常和警察合作,单纯依靠推理唐川也明白这之间的道理了。

“唐晶是我的女朋友,不是未婚妻。我不会跟她结婚的,我也不想。”

唐川就算对感情并不理解,也不会认为这是贺涵最后给他的答案。他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毫无感情的疑问句:“所以你就找了这个叫罗子君的?”

“子君是另一回事。”贺涵坐在床上含糊地回答。

“你的爱好很独特,喜欢beta。”

贺涵缓了一会儿,然后搂过站着的唐川,似乎生怕对方不翼而飞:“其实,唐晶已经分化成alpha了。”

唐川没有说话,他推开了贺涵,后退了两步:“你之前告诉我,你的女朋友是beta。”

“我说了谎。 ”贺涵反手捏紧了唐川的手腕,“唐晶是alpha,刚刚分化没太久的alpha。”

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良久之后,唐川讽刺地说道:“你还还差再爱个omega,就齐了。”

贺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他的错一样:“你还嫌我事不够多么?”

“你自找的。”唐川也毫不留情面了,他抓起自己的大衣,就准备离开,“你问我的问题,我有答案了。”

“什么…”贺涵有气无力地问,他太心虚了,却还是抓住了对方的手。

“我不想。”

他不应该,他不应该爱任何人。如果他爱别人,迟早有一天他会变成和石泓一类的庸才。他的才华,他的大脑,都会被感情浪费。

“你的问题不太符合逻辑。我跟你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互惠互助,不存在成不成第三个人。而且有一点你说的很对,肉体关系不能算在感情范畴里。”

唐川慢慢松开了贺涵的手,看着对方无力的手指从自己的手掌心里划落:“从我的立场上来讲,我并不想跟你有感情之间的关系,我也不想跟任何人有。从道德层面上讲,我更不应该这么去做。”

“你说的对。但是。”贺涵顿了顿,“情况不太一样。”

唐川试图挣脱,但对方却死死地抓住他。

“你还记得,你在我家发情的那个夜晚吗?”

唐川虽然很迷茫,但还是点点头。

贺涵笑了,他笑得老谋深算。

唐川现在才想起来他要想打拼到现在的这个位置,需要多少心机和耐性。


“教授,那一晚上之后。”

他缓和了一下语气才说道。

“我忘记你的嘱咐了,我忘记吃药了。”说完,他闭上眼睛,垂下头,“后来我感觉很难受,就…查了一下……”


这一次,唐川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惊愕,他睁大了双眼。

——————————————

来自作者的剧透,包子是假的,贺涵骗他的。

评论(41)
热度(99)
2017-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