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13)

(13)


“唐川?”

某一天,仿佛一夜之间一般,天气开始转暖了。贺涵认为春天应该是快到了,只是事实仍然令他感到无助:他并没有想出任何有用的方法,来解决逃避结婚的命运。他既不想伤害唐晶的感情,也不想陷进这场没有止境的战斗之中。

那天之后,唐川像是消失了一般,从贺涵的生活中被无情地抹去了。贺涵也没有去问他是否好了,又不知道他在哪教书,曾经一天见不到唐川都要感觉到焦虑,到到后来的一个星期,最后变成现在的一个月,也不觉得难受了。

贺涵是在这样一个夜里收到唐川的电话。

“贺涵。”

听到对方叫自己的名字,贺涵也愣住了。唐川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刚刚声嘶力竭的喊过一般沙哑。不过一般人,如果这样情绪起伏过后,多多少少会带一点哭腔。而唐川却一如既往的冷静。

“贺涵。你在哪。”

“我在家里。”贺涵随口扯谎,“我和唐晶在一块。”

“不要管她了。”唐川粗鲁的打断了他的话,“有什么事,让她自己去。你现在过来,到我的实验室来。”

被对方粗暴蛮不讲理的命令,贺涵很奇怪他竟然一点都没有生气。他反而有点后悔刚刚用唐晶来当挡箭牌,这下他都没法让唐川直接来酒吧找他了。

“教授,您从来没告诉过我你在哪教书。而且你的实验室,这点还开着吗?”

唐川这才想起来,这个时间并不合适。他的理智回归大脑:“是,那对不起。”

他刚要挂掉,就听见对面的贺涵喊道:“我有个朋友经营酒店。只要你不嫌远。”


唐川进来之后只是坐到了贺涵身边。贺涵看了他两眼,仍不住先主动吻了过去。唐川虽然有所回应,但态度却十分古怪。

“你怎么回事。”

唐川摇摇头,但还是缓缓地开口:他的故事从警方发现一具尸体开始,到他的老同学石泓,痛苦地哭泣为最后的结尾。整个叙述的过程里,贺涵只是安静地听着,不发表任何评论和意见。

“就是这样。我把唯一能理解我,能成为我的对手的人,亲自送进了监狱,以及无尽的痛苦之中。”

听完,贺涵忽然抬了抬嘴角,笑了。

“你笑什么。”唐川皱着眉头发问。

“我笑自己运气好。”贺涵抿着嘴,他虽然心里暗暗叫苦,但脸上却是温柔的笑容,“我没想到,随便约还能约到个侦探。”

“我可不是什么侦探。”唐川叹着气去搂贺涵的腰,他捏了捏,发觉对方似乎是瘦了不少,“我也不会成为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我只是个物理学教授。”

“能解决问题的就是侦探。”贺涵也顺势抱住了对方。刚刚在倾听过程中,几次他都想抱一抱唐川,但是这位物理学教授双臂抱在胸前,明显是防御姿势,并不希望他的靠近。

“我是解开了这个问题。”唐川蹭蹭对方的脖子,贺涵感觉自己抱着一只大型猫科生物,“只是,我不明白,他那样聪明的头脑,原本大有作为。”

这次轮到贺涵叹气了:“有聪明的头脑,远远不足够呐,教授。”

自从知道了唐川是大学教授之后,贺涵就没再好好叫过他的名字了。

“不仅仅得有高智商,还得有高情商,更需要有机遇……”

在贺涵开始畅谈人生哲理之前,唐川打断了他。

“行了,贺导师。”

贺涵莞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说着,轻轻吻了一下唐川的下嘴唇。这个动作彻底激发了唐川的兽欲。本来两个人就坐在床上,贺涵又让人安排了情侣套房,暧昧的灯光照射之下,他们两个哪还有心情讨论什么社会人伦?这样都能忍,他就不是人了。

(混更的肉)

“怎么了?”

“疼。”贺涵的声音听起来又隐忍又沮丧,“好疼,你弄疼我了。”

唐川小小地吃了一惊,他刚刚是感觉做的有点用力,但贺涵为什么不说话呢?要是喊两句疼,他肯定会注意到的。不过唐川没有问出口,毕竟现在这红着双眼噙着眼泪的贺涵,真是太能满足他作为alpha的征服欲了。

“明明刚刚直喊爽。”唐川笑了笑,又亲了亲对方的脖子。他故意避开腺体,他真怕自己一冲动,就会咬开那个玩意标记了贺涵,“其实我有问题要问你的。”

“什么?”

“我对你并不了解。你是哪的人,在哪工作……”

“我虽然在上海生活了足够长的时间了,但,我的老家是一个海滨城市。如果哪天我从公司辞职,恐怕会老家打渔吧。”贺涵笑着回答,“顺便,我现在的公司名叫辰星——这些名片上应该都写了,我之前不是给过你的吗?”

“我丢了。我当时看了一眼你的电话,就把名片丢掉了。”唐川含糊地回答,“准确地说是,当时忙着查案子,和石泓喝完酒就忘在他家了。”

“你!”

“现在不一样知道了。”

“别想走。”贺涵一把抓住唐川手腕,“今天你可哪都去不了。别告诉我你家里也有个人等着你。”

唐川让对方翻过身,无奈地冲他道:“你真的不想收敛收敛吗?”

“我已经收敛了,而且收敛了不少。我要是不收敛,就去约别人了。”

“脚踏两只船也不是什么好事。”唐川犹豫了一下,道,“贺涵,你选择一下吧。”

不出意外的,贺涵沉默了。一直抓着唐川的手也松开了,甚至他还轻轻踹了踹对方的腿。

“干什么,睡完就让我走吗?”

“你要是不喜欢,就赶紧走。”

“我可没说不喜欢。”看对方生气了,唐川赶紧亲一亲他的嘴角哄着他——这可是唐教授哄人的极限了。

“你让我想想,好不好。给我半个月的时间。”

“为什么是半个月?”

贺涵眼神游离。


“半个月之后,是我和唐晶的婚礼。”

——————————


我肾疼。

评论(33)
热度(104)
2017-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