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封面设计,排版,插画以及文章约稿请私信或者敲qq:1004395035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11)

今天有一点点医院play的肉渣

(11)


其实贺涵还是有点害怕的。他自己心里很明白,唐川是他的理想炮友,虽然确实古怪了些,但诚实的身体不会说谎。所以他决定会自己刚刚那个邪恶的“问题解决”的念头付出一点歉意:他给唐川和自己买了两杯咖啡,亲自。然后像个新来的小家伙一样小心翼翼地询问了医院前台,再摸到唐川的病房前。门口有几个人一直在看他——那眼神像是在审视贺涵是什么人。正当他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其中一个一直盯着贺涵的人忽然站起来问他:“你干什么的。”

来者语气不善,贺涵一向讨厌这种不讲道理就要凶人的家伙,特别是,这人还是个alpha。这不讲道理的alpha摸了摸口袋,翻出一包烟,但他似乎是刚刚想起来这是医院,是禁烟的,又放了回去。

贺涵挺起胸口,用谦和但中气十足的声音回答道:“我的朋友住院了,我来看望他。”

对方更是奇怪了,他的两条眉毛皱在一起:“你是他的朋友?你看起来……”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起贺涵,目光落在他光滑的脚踝和花哨的鞋子上:“不太像。”

“哪不像了。”要不是两只手都拿着咖啡,贺涵怀疑自己会揍他。

“三哥,你别难为人家了。”跟他一起的人喊道,他看起来也很是无奈,但态度温柔了许多,“让他进去吧。”

那人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贺涵,然后点点头。推门请他进去。


“你的脖子怎么了?”

贺涵刚一进去,就惊讶的差点将买好的咖啡,掉在地上。

唐川躺在病床上,脖子被完全固定住了,看起来又可怜又可笑。

医生正站在唐川的病床边,依照常规告诉他最近需要注意什么。贺涵非常想放声大笑,可是外人在他就只能忍着。

等到了医生走了,他再也忍不下去,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然后在唐川怒目的注视下喝了一口咖啡,还发出满意舒爽的声音。

“可惜了,早知道我应该带两副中药过来的。”

“我不喝那些没有医学根据的药。而且我也不相信有什么灵丹妙药能让我一秒摘下这个东西。”

“其实是有的。”贺涵回忆起之前的种种过往,决定不放弃这个机会。

“你干什么!”

贺涵把咖啡放在床头,顺手拉上了窗帘。不顾唐川的惊呼,就掀开了他的被子。

“看看你残废了没有。”

唐川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此时他竟然说不出一句话。要是让门外的两名警察同伴知道了,一定能够笑他一整年的。按照亚里士多德的说法,抵御流言蜚语的最好方法,就是什么都不说。贺涵见唐川一言不发,就更加放肆地动手动脚起来。

贺涵一把扒下唐川的裤子。唐川刚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车祸,他的小兄弟也没什么精神,正萎靡地趴在那。由于脖颈都被固定住了没法低头,他费劲地想看看贺涵的动作,却都失败了。但唐川毕竟是物理学教授,他碰了碰贺涵的肩膀:“有镜子吗?”

“啊?”贺涵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看出来他会是那种随身带镜子的人的,也不明白他要镜子干什么。但唐川是病人,贺涵不会拒绝病人的要求的。

“你继续吧。”一缕阳光溜进来,唐川没有掌握好角度,就照在了贺涵的脸庞上。正在埋头苦干的人轻哼了一声。还以为是自己弄疼了他,唐川不敢再动,任凭对方玩弄着自己身下的宝贝。通过镜子的反射,唐川可以从里面看到贺涵的一举一动,在金黄的阳光的抚慰之下,他的孔先生正费力地讨好着他。

咚咚咚。

忽然,传来强烈的敲门声,非常急促。唐川怀疑这是自己有生之年最快一次缴械,应该是被吓的。贺涵也没反应过来,他只感觉唐川抓着他的头用力一按,就将精华灌入了他的嘴中。

“唐教授,你还好吗?”

听到钥匙拧动的声音,贺涵急忙给唐川盖上被子,然后立起身坐好。这时外面的两人也破门而入,正盯着他们。刚刚那名说话和颜悦色的男人,此时声音也变得严肃。唐川的表情有点虚脱,于是他用审问一般的语气道:“都还好吗?”

“我很好。”

贺涵嘴里还含着唐川给他吃的东西,只能使劲点头。

那人还不放心,继续问道:“教授,如果有什么事……”

这次轮到刚刚“凶神恶煞”的人解围了,他拍了拍同伴的肩膀,小声说道:“走吧,别给他们俩人添乱了。”

“可是,三哥……”

“没事,走吧,李副队。”

临走时,贺涵清楚地看见,被叫做三哥的人向自己身边的唐川挤眉弄眼。而后者则只是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唐教授,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贺涵用纸巾擦了擦嘴,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做过一样的再次拉开窗帘,让阳光照射进来。

唐川依旧是那副表情,笑都不笑一下,除了气还是气。

“你现在啊,就像只被带了耻辱圈的猫,等待被阉割的那种。你还不如一般的猫呢,最起码猫还能到处跑,跳,挠人……”

话音刚落,唐川就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顺便还整理了自己的裤子。

“我也能动。”

贺涵吓了一跳。他迅速地跑到病房的角落,看着唐川如同一个行动不便的巨人一样,缓缓地站起来,再慢慢地挪向他。

“别,别碰我!”孔雀先生大叫道,“我错了,我不应该嘲笑你是猫的!”

“我没想把你怎么样。”唐川无奈道,“走,陪我出去转转。”

“啊?”


“休息日还把你找来,真是不好意思。”刚刚在椅子上坐下,唐川就开口道歉。他这样谦逊礼貌,贺涵反而不太适应了。

“没事,反正我没有什么事做。”

“不陪陪你未婚妻吗?”

“是女朋友,不是未婚妻。”

唐川也不去跟他争执这个,目光反而落在了远处一对老人身上,若有所思地似乎在想些什么。


“贺涵,你真的喜欢唐晶吗?”

唐川的问题问住了贺涵。他没想过这个问题,他想了也是没有答案。他绝对不会说对唐晶一点感情都没有,但如果说特别浓烈的爱,也绝对是假的。他一直都将生活视为工作,而且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也不是没遇上更好的人,只是去习惯他人的生活方式太过困难。

但是,一切思考过后,贺涵还是冲着唐川点点头,用力地点,似乎生怕对方不相信。唐川看着他的表情,然后扯开一个嘲讽的笑容。贺涵原本就心虚,此刻更是只能叹气道:“好吧。你自己理解就好。”

唐川这才收回目光,他其实挺想揉揉他的头发的,今天没抹发胶的贺涵像只温顺的小动物。不过,他没有那么做,也不会那么做。

“我问你一个事情。”

“你刚刚问过一个了。”

唐川笑道:“你又不是阿拉丁神灯只能问三个。”

“是啊,我还可以选择只回答一个呢。……好吧,你问吧。”贺涵摊开手。

“我有个问题,想不通。”唐川捧着咖啡道,“我的朋友,天才朋友…他为了一个女性beta,杀了人。”

“噢。”贺涵听起来一点都不吃惊,“这不很不正常吗?”

“对于普通人来说很正常,普通人很容易突破道德底线,突破理智。”唐川摇头道,“但他应该和我是一类人。”

贺涵轻笑出声:“怎么,你不会…?”

教授坚定地点头:“我不会,为了任何人都不会。”

“这可有点伤人了。”虽然从来没指望唐川做什么,但真听到他这样说,还是觉得莫名的失落。

“因为感情是不理性的,不符合逻辑的。我是物理学教授,他是数学老师,虽然只是中学老师,但是也足够理性了。”

“你不觉得你们俩很傻么?”贺涵开口打断他,“你自己都知道不适度的阿谀奉承是无法转为正教授的。你的那位朋友也知道不进行社交是无法摆脱教中学课程的命运的。”

“…”唐川坐在那,静静地听着。

“在我看来,你之所以不理解他所做的事情,就是因为他做出了超出逻辑以外的事情。阿谀奉承和通过社交活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都是不理性的,你的朋友不过是向着这个愚蠢的逻辑,迈出了改变的第一步。”

还没等贺涵继续发表他对人生的看法时,唐川的一个动作打断了他的话。

“你要做什么?”他问。

唐川搂过了他的腰,将他拉紧。

“按照你的指导,迈出改变逻辑的第一步。”

贺涵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但就在唐川吻过来时,贺涵却躲开了。

“唐教授,您累了……我,你说的对,我应该去陪陪唐晶。”

贺涵的眼睛里闪动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火。唐川看到了,于是他松开手,点点头:“去吧,开心点。”

这一次,轮到贺涵头也没有回的快步离开了。唐川独自坐在长椅上,看着他的背影,久久不能挪开目光。

直到有人再次坐到他的身旁。

“那是谁啊。”季白看着贺涵离开的方向问道,“唐教授您也可以跟别人谈论不是物理的问题啊?”

唐川叹了口气:“一个棘手的家伙,一道难题。”

“行啦。”季白拍拍他的肩膀,“嫌疑人我们已经抓住了,你也可以放心了。之后时间充裕了,好好跟你这位处一处,问题自然而然就解决了。”


这话要是让贺涵听见了,恐怕会暴跳如雷的。毕竟,今天可是唐川主动发的信息,让贺涵来找自己的。

刚从病床上醒来时,唐川真的以为自己要瘫痪了,他怕得要命。原本只是害怕解不出的问题的他,一想到要拖着一副瘫痪的了身体,竟恐慌地想找个熟悉、亲近的人到他的身边。他的大脑几乎是混乱的,他摸到床头放的手机,给那个没有保存名字的电话发了这家医院的地址之后,才猛然清醒:

还能发短信,他没瘫。

可惜,等唐川那聪明的大脑反应过来时,对方的回信都到了。

“别死,我马上来。”

——————————

最近忽然清闲,多更一点。

顺便,您的作者剧透您,包子还没在孔雀肚子里。

评论(45)
热度(106)
2017-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