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10)

(10)

就在贺涵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忽然惊醒了。原因是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有个声音不停地敲打他的脑壳:今天禽兽教授没戴套,还忘吃药,不想搞出人命就快起来倒水翻药。这下贺涵的睡意彻底是没有了,他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窜起来,从小药箱里找出两片药。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他甚至都没有感觉到寒意,直到他准备吞服的时候,贺涵的身体终于感觉到这深夜的冷,打了两个喷嚏。以至于,他也想起几个小时前那个邪恶的念头:现在要是被唐川搞出问题来,那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取消和唐晶的婚约,继续过他自由自在的单身、钻石王老五的生活。除了,会多一个炮友的孩子。

不,不能这么干。他揉揉自己的脸,这么可怕又不着边际的事不是个正常的人能干得出来的。贺涵不敢再犹豫,赶紧将药吃了下去。吃完之后还查了下时间,确认自己没有等待太久。

再过几个小时他就得拖着酸痛的身体去公司了。今天他答应了罗子君要帮她的忙。带新人虽然有成就感,但也是真的累。就算贺涵是神仙,也感到非常的疲惫。然而他自己很清楚,他是多么喜欢新人,特别是beta们,无辜、无助地看着他,疑惑、紧张地找他来帮忙。

正如贺涵说的那样,alpha们只会想着把他们这些omega骗上床,就跟某位大学副教授一模一样。唐川真是个王八蛋,彻头彻尾的禽兽。一个发情的alpha到处乱跑,还到omega家里来上他,真是败类。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内心深处已经有了一个计划。但贺涵由衷的希望,自己还不至于那么的坏。毕竟,他是那么的希望,唐川能自然而然的领悟他的意思。

自然而然地,成为贺涵定义里的,一个“第三者”。



实验室里的时间过的格外的快,唐川不知道自己独自在这个小黑屋里过了多久,喝了多少杯咖啡。中途学生给过他一个三明治,他吃了几口就又去做他的研究,直到学校校工通知他校领导要来视察,才知道又是一个夜晚的降临。

他也偶尔看了看手机:根本没人来找过他。唐川这才发现自己有点想念那天贺涵夺命般地电话。不过现在并不应该找他。

只能希望贺涵和他的beta未婚妻结婚之后能收敛一点,不然……

那种人会给自己惹出他无法控制的麻烦的。其实这很不符合逻辑的,这么能找麻烦的人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的,真是靠相貌吗?这样的玩笑,唐川只能讲给自己听,于是他想到贺涵愠怒、又不能做什么只能叹气的脸,唐川噗嗤一声就笑了。笑完,他就愣了两秒。回过神来后,他赶紧一头扎进实验里,用大段的数字和方程式消化刚刚连自己都感觉到尴尬的笑。

他现在没空去想贺涵在哪一天会给自己惹上麻烦,唐川自己就有麻烦。这不是第一次唐川察觉自己身边的人可能是犯罪嫌疑人了,但唐川仍然对自己的推测,感到由衷的恐惧。不过这个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杀了人,而是他居然会为了愚蠢到低级的事情而犯罪。

他万万不想成为这样愚蠢的人,哪怕他刚刚因为想到某只花孔雀都笑出声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检测设备已经出了数据结果。

唐川捏着石泓的手表,看着报告结果越发的恐慌了。


他抓起外套,准备出门印证他的猜想。


“你试试这个。”

唐晶端着一个小盒子递给贺涵。

“那个也挺好看的。”

紧接着她又递来第二个。

“贺涵,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到第三个时,唐晶已然发现贺涵有点不对劲了。

“没怎么。”贺涵揉揉自己的腰,带着歉意的声音说道,“工作太累,有点不舒服。”

天呐,唐川这王八蛋。在哪做不好非要把他摁在地板上摩擦摩擦,疼死了。尽管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贺涵仍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疼,膝盖肿了腰也随时可能断掉。亏他以前还暗暗想过被在地上强上很刺激。这么一说,严格意义上讲,他和唐川现在还没有“上床睡过觉”。想想看,那日的情景要是在床上再来一遍,身体一定舒服多了,但绝对不会那么印象深刻。那天他什么都不能抓住,只能依赖地让唐川操控自己的身体,还不得不跟唐晶……

“要回家休息吗?”

“不,没事。好不容易有时间陪陪你。”贺涵抿着嘴笑起来,他是真心的,不是装出来的。

毕竟,如果他在这个拉扯了快十年的女朋友面前说谎,她一眼就看得出来。所以,贺涵最好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实意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真想陪陪唐晶。恍惚时,他还以为唐晶是那个没有分化,跟罗子君一样迷茫、需要他的帮助的新人beta。

贺涵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陪唐晶挑戒指。逛商场一直都得走动,跪肿的膝盖别提多难受了。贺涵也不想扫唐晶的兴,就咬着牙关忍着痛。今天是星期六,街上人不少,也没人会在意贺涵的走路姿势是多么奇怪。唐晶像个快乐的小鸟一样,拉着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的,但最主要的———看看戒指。

唐晶执意要先给他买好订婚戒指,然后等到结婚的时候再正式交换结婚戒指。他戴着早早就套在手指上的订婚戒指,又不得不继续看结婚戒指,脑子里,竟然还能想着唐川是怎么把他摁在地上,腰顶在地板上,用力的干他的。然而快乐美好的时光都是短暂的,听唐川的口吻,昨晚上那算最后一炮了。这就意味着,他得寻找新的alpha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虽然,贺涵眼前就有一个,但他不想,真的不想。

“来,贺涵,你再试试这个。”唐晶又挑了一个新的款式的。混到他们这个层次,基本上不会再去刻意地关注这些小东西的价格了。

于是贺涵摆了摆手,示意店员可以了,不必再把各式各样的款式都摆成一排,让这两个不看价钱的冤大头挑了。

“都挺好看的。”他敷衍道,“其实你没必要那么费心。更何况应该我来…我来送给你的。就算你现在是alpha,也,一直都是我照顾你的。”

唐晶停顿了一下,有点生硬地笑了一下,还故作小女生的歪着头:“你不喜欢?”

也不知道她问的是戒指,还是人。

“没有。”贺涵含糊地回答,“只是,我觉得还是应该我向你求婚。毕竟我们一直以来都是……”

“你那天已经说了愿意了。”

贺涵刚想辩解,那天唐晶求婚时他的态度也很明确:他希望自己向唐晶求婚,而不是反过来。

唐晶有点不解,“以前我是beta的时候,你不就说过要是哪一天我能分化成alpha,我们就结婚吗?”

“是,我是说过…”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贺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唐晶会在这个年纪从beta分化成alpha。女性分化成alpha的可能性本来就比较低,就像也极少有男性在很小的时候就分化成omega一样。

尽管,尽管。贺涵自己就是那个例外。

唐晶知道这样问下去没意思,不过深知贺涵也不会轻易地放手,所以她就选择了转移话题。

“你要是没心情,我们就去看看家居用品。之后一起住了都要换新的。”

“来你再看看这个童装,多可爱啊。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还是两个都要?我就希望他们一出生就能有明确的第二性别,这样就不会像我一样等这么多年了。”

唐晶说的话贺涵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在想另一个姓唐的。他在想,如果唐川是beta,那就太好了。那这样他就会从肉体到灵魂都喜欢他的——哪怕他们两个的第一性别都是男性。

想到这,贺涵掏出手机看了看。屏幕上只有一排广告和无意义的提醒信息。唐川已经很久没联系过他了,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就在唐晶开始叨念要不要龙凤胎的时候,贺涵收到了一条短信,没有标注姓名,但贺涵仍然认得的号码。

上面有一个全新的地址:一家医院。

以及,一句命令式的话。


你过来一下。


贺涵想都没想,甚至都懒得在唐晶面前掩饰,只是借口说公司又出了事,就匆匆忙忙地驱车去了唐川给的地址。一路上,他都没敢细想这老老实实的大学教授能出什么事。

车祸吗?不,不应该。要是出了严重的车祸,怎么可能还能给自己发短信?那应该是突然查出来什么不治之症了!不然怎么好长时间不见,忽然就约到医院。一定是的,一定是他发现自己得了什么只能活几天的病,然后想着临死前再爽一把——这么一想,贺涵居然就笑了。他想来想去拿不起来也不肯放下的问题,竟然就要这么轻松的解决了!


然而,事情并不会像贺涵想的那么简单。

————————————

这章没有污~下章可能有肉渣

顺便一提我真没想到这个坑居然这么多人喜欢……

评论(33)
热度(96)
2017-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