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封面设计,排版,插画以及文章约稿请私信或者敲qq:1004395035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8)

混更

(8)


没过太久,贺涵就收到了唐川代人送来的赔礼。来人肯定没有什么专业送礼物的经验:老土的淘宝中年爆款深蓝大衣配无框方眼镜,跟他抱着的一大捧花形成鲜明的对比。

贺涵原本想客气地请对方坐下喝杯水,但对方却摆摆手:“还有案子要查。”

孔先生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只能抱着一大束鲜花找花瓶——而罪魁祸首还没忘打电话添乱。

“贺先生收到我的礼物了吗?”

“收到了,收到了。你是让你的学生来代你送的吗?我知道,你们这些大学教授,就会支使小孩……等会,要倒了!”

眼见好不容易塞好的花瓶要倒,贺涵也管不了和唐川的电话了。

“喜欢吗?”

“还行。”贺涵气喘吁吁地看着一地的狼藉,“下次麻烦提前打个招呼。”

“那么开门。”

“你!”

贺涵惊悚地听到敲门声传来:“贺先生,开开门。”


“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样本数据怎么样了。”

“你信不信我揍你——你干什么?”贺涵这次不想忍,他毫不犹豫的去拽唐川的领子,对方虽然惊讶,但反应却极快,迅速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虽然确实有点肌肉,但还是业余。建议你不要想着通过武力干一些力不能及的事情,很可能回吃大亏。”

贺涵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发情期到了。”

“啊?”贺涵一听,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无奈的是,唐川依旧死死的捏着他的手腕。

唐教授顶着一张毫无情欲,冷静、理智的脸又重复了一遍:“我的发情期到了。”

“你这可不像发情期…”贺涵确认对方没有在胡说八道之后声线软了下来,“这表情可一点都不发情期。”

“人是多面的。如果一个人是禽兽,难道他就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一张禽兽脸吗?”

“你这是变向说自己是禽兽么,教授?”

“我没有打抑制剂。”

“求人也得有个求人的态度。”贺涵圆滑地说道,“您这样,可不像在求人。”

“那这样呢。”

唐川一把扯掉了贺涵的睡裤,灰色棉质的布料都堆积到了他的脚面:“我不想强求你。如果不愿意——”

这画面太刺激了。贺涵吞了吞口水:“我可没说不愿意。只是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你说。”

“我女朋友过一会要来,应该一个小时内到,所以你最好手脚麻利一点。”

唐川的动作忽然就停下了。

“你有女友?”

“嗯,对。一个beta。”贺涵扯谎道。

唐晶早就分化成alpha了,虽然说孔先生不介意性别,归根结底还是有点奇怪。跟alpha交往,怎么讲。就是不如beta那般顺心。而且,beta们不会主动谈什么结婚之类的目的性的恋爱,毕竟这个社会从一开始就让他们的存在充满不稳定性。

“对不起。”唐川松开对贺涵的控制,原本有了一丝欲望的眼神,也在此刻熄灭了。

“不做了吗?你其实不用在乎的,我……”想到前两天唐晶的求婚,贺涵吞吞吐吐道,“虽然…我们确实快结婚了。但没事,她…不太在意的。真的,你可以继续。这样吧,我现在打电话让她晚点来。不,我告诉她今晚我需要去别的城市,不吃晚饭了。”

可是唐川就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将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去,脸色也越发难看。

这并不奇怪。贺涵这样的omega,没主才是奇怪的事。他的脸这么符合黄金分割比例,身材也高大,双商又高,不可能不被其他人人盯上的,这很符合逻辑。唐川已经默默将皮带扣好,并不准备向贺涵解释任何多余的话。原本他就不太想在贺涵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普通人之所以要恋爱,大多都是害怕自己孤独终老———所以爱情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目的是结婚和繁殖。唐川并不喜欢小孩,这种大脑没有发育完整的生物,只会让他全身发痒。他不会要小孩,也不会结婚,更不需要恋爱。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从来都没有分化成alpha,只是个可以控制自己性欲,没有发情期的普通beta。

不想要固定,对自己有感情需求的伴侣,唐川才会在那种地方徘徊,寻找猎物。他并不想介入任何人的人生,更不想成为另外一对情侣的第三者。

只是把你当作发泄工具,并不想为了你而践踏自己的道德底线。这样的话唐川不会说出口的。

“等等,你等等!”眼看唐川穿好衣服就准备揣着兜走,贺涵急匆匆穿上裤子,一把拦住他。

“你什么意思?到我家脱了我的裤子就走?”

“这话应该我问你。”唐川压着火气道,“都是已经订婚的人为什么还要到处鬼混?你的beta女友知道吗?”

“她……当然不知道了。”想起每次无意提起薇薇安时唐晶发疯的模样,贺涵还心有余悸。现在她是alpha了,再看见唐川,还不得把自己的皮都给扒下来。

“抱歉我并不想当第三者。”唐川撇了下嘴角,“所以,请您让开。”

“没想到啊。”贺涵的嘴角上扬,“一个会去酒吧跟别人一夜情的人,还会在乎当不当第三者?你是怎么会认为,炮友关系的人是能当第三者的?”贺涵气得笑出来,“第三者是要有感情基础的。你没有,我也不想跟你有。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让开。”唐川再次命令道。他不知道,一向被人称为理智,克制的他,此刻的表情就犹如火山喷发之前一般阴沉,可怕,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唐川我告诉你,我睡你是我看得……”贺涵半句狠话没放完,就已经被唐川撂倒在地。他这时候才想起来:唐川是个正在发情期的alpha,就算他装的再好,他现在也是个禽兽。

——————————————

我又又又病了。刚从威尼斯回来就开始咳嗽,虽然说去之前就头疼了好几天。这一章和下一章的肉本来是一章,但被我拆成了两章,因为我实在没有精力写肉……过两天再说吧x。

评论(23)
热度(93)
2017-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