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诚楼/唐贺以及诚贺】特殊实验【短篇一发完】

【写手绝体绝命挑战100热度的短篇】


关于色诱和反色诱以及训练反色诱,明诚×贺涵。非常ooc。

当然,实际上,这故事还是明诚✖️明楼,以及唐川✖️贺涵。


一.

“明先生标准真高啊。”

看着明诚在跑步机上累得跟孙子似的,唐川不禁啧啧出声。他也刚刚锻炼完,肌肉舒展的疼痛让他觉得非常痛快,心情好了起来——特别是,现在看着别人挥汗如雨。

说别人是“孙子”应该不太礼貌,可眼下却也没有其他更直白、直接的词汇来形容明诚的状态了。他调整的速度不算慢,而且还选择了坡度。唐川瞟了一眼他的时间:好家伙,比他锻炼肱二头肌的时间都长。

“他现在体能不行了。”反观另一边——明楼,运动服都没湿,悠悠闲闲地坐在那,就差手里拿个咖啡杯端一碟小点心了,“之后有大事,现在先突击下。”

唐川点点头,知道自己不应该再追问是什么事。可只听明楼却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其实体能都不是太要紧的事。要是不到那一步,也用不着体能。”

“用不着?”唐教授隐隐觉得不妙,但他不主观依靠直觉猜测,于是就继续听明楼叙述下去。

他点点头:“对方素来有将身体作为武器的这一说法。”

就算再木讷,唐川也听懂了,更何况自从认识了贺涵之后他对这种性暗示的词语可谓是精通极了。

“你是怕你家阿诚,撑不过去?”

明楼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唐教授,看破不说破。”


明诚真是倒血霉了才摊上这么一个omega。唐川心里暗暗替明诚叫苦,一边又庆幸贺涵不是这样霸道的人。他这样想着,就往孔先生的方向望去。这样一看,唐川的差点没被他气死。贺涵正无意识地散发着信息素,眼睛若有若无地看着他人下半身突起的部分,也知道他是否是诚心的——一般情况下无意的行为的可恨度多过故意。孔先生素来注重身材,一把腰虽然不能算是跟女性omega一样凹凸有致,但也是非常耐看,令人手痒——他再多看人几眼,好几个alpha就这样沦陷了。也不知道贺涵是注意到了,假装没看见,还是真的一点都没意识,反正他是继续有一眼每一眼的,看着身边环绕的alpha们。

唐川忍不了。就算他刚标记贺涵没太久,也不是太强势的类型,此时也不想忍:“贺涵,你过来。”他内心已经有了计划,便转头又向明楼道,“明教授与其现在为最坏的可能做打算,还不如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怎么解决。”



“大哥,你太多虑了,我真的,能扛得住的。这种训练绝对是多余的。”

“我不是信不过你。”明楼摇摇头,“可是,你以为我没有注意过你每次眼睛都黏在他身上下不来。”

“我没有!”

抗议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徒劳的,但明诚还是像大多数人一样徒劳地一试。人嘛,就是这样。哪怕知道结果是注定的,但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希望也足够使他们付出全部努力了。明楼娴熟地摁住他的肩膀,狭小的车内空间里体积大的人显然更胜一筹。很快,明诚着着实实地体会到了抗议后的无助感。

“我向您保证。”明诚决定换个思路,“您看,贺涵的穿着打扮,谁不会多看两眼呢?您这样想想,我要是连好看的人和事都不喜欢了,那还是我……我也…我就看过两次!”

“唐教授已经跟我商量好了,别辜负了人一片好心。他那样的人,这样的机会是很难争取到的,你要珍惜。”明楼慈祥地微笑道,“他也准备了很久的,费了不少口舌。”

看着对方的笑容,明诚不禁打了个哆嗦。


“我不去!”贺涵朝着唐川吼道,“凭什么啊,还有你不是我跟别人走近一点都要发火的吗?”

当着一群正从校园里蹦蹦哒哒跑出来的学生,贺涵只能压低了声音碎碎叨叨:“你是做实验把脑子做坏了吗?哪里短路了?还是接错线?”

一个姑娘捧着刚做好的煎饼跟唐川擦肩而过,唐川饶有兴趣的往后看,所问非所答的道:“晚饭吃煎饼吧。”

贺涵叹了口气:“你前一秒钟还跟我说晚上要把我拉去给明家的二少爷配种。”

“噢,对。明诚,明诚。”唐川这才回过神来,“明诚是老实人,他不会真对你做什么的,你尽管放心。更何况到时候我和明楼都在。”

孔先生还想辩解,却看对方向他投去一个眼神:就算你想,也什么都做不了。

“我发情期快到了。”他恳求着,“你不希望我在别人面前出糗吧?”

你发不发情期有什么区别。唐川腹诽着,嘴上却说道:“事实上,我还真挺想。以及你的发情期刚过,我还没有失忆。”

“明楼他发什么疯,训练下属这种事情不应该他们自己内部做吗?反色诱,反色诱他明长官自己上不就好了?”


明长官其实也想自己上的。用手铐拷住明诚的瞬间,他忽然想起以前数次的激荡人心的训练。他不是没有给明诚上过反色诱课程——私下里开的小灶,营养丰富,但是有点小难度。不过开多少次小灶也没有用,事实证明了禁不起色诱的人是明楼他自己。

不过要是换贺涵上,那就不一样了。


“贺先生,您您您您您您好。”明诚说话都结巴了,他颤抖地向贺涵伸出手去,但一想到明楼在身边,又嗖地一下收回,紧张局促地藏在身后。

“大方点。我怎么教的你礼仪?”明楼看着他这样子,不禁小声斥责道。

反观贺涵情况略好一些。孔先生已经换上了他以前批在职场上的那身油滑的伪装的狐狸皮:“明诚先生,很高兴能跟你合作。”

贺涵自己是知道的,散不散发信息素他都是能控制的,只要假装自己是个“正经人”,一切就都好办了。不过,他现在摆出一副性冷淡的表情,却看得唐川心中更是恼火。

合着平时也可以收敛点啊?

“我想您的长官已经跟您讲过了这个计划的大致模样。我只能起到一个辅助作用,重点还是在您身上。希望您配合,我们也尽早收工。”

话虽然这么说,贺涵却在唐川和明楼攀谈时,偷偷地向明诚投去一个“救命”的眼神。他现在已经做作到了极限,平日里上班还好说——可是唐川现在又不会发他加班费。

好在明诚的八面玲珑不是白叫的。他也迅速地调整过来:“贺先生,久仰久仰。那我一定尽力,争取快速地解决问题,麻烦您了。”

这两个人这幅装腔作势,堪比十七世纪形式主义绘画般的虚假感,快让旁边的明、唐二位教授看得恶心吐了。明楼尚且还不会在面子上有所表示,唐川毕竟不是另外三人那样擅长隐瞒真实想法,熟练游走于各类人际关系的人,脸上的表情已经非常微妙——要不是唐川知道自己是alpha,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才会有这么严重的不适感。

明楼则先是皱紧了眉头,但随后又马上舒展开了。他原本想早早放过明诚,然后尽可能地将他从那个行动里调离出去,但看这崽子如此油滑口是心非——这摆明了是欠教育。

贺涵此时内心更是得意极了。唐川这下还能找什么理由来折磨他?

显然,贺涵低估了唐教授的花样。唐川在贺涵的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孔先生的表情立刻变了。他悄声的问:“真的么?”

对方也答:“真的。”

随后,贺涵就开始慢慢逼近前一秒还在求助的明诚。他先是暧昧地朝明诚笑了笑,随后一根手指若有若无地划过对方的脸庞。

虽然人前明诚总是一副成熟、机敏的模样,但明楼和他自己都很清楚,他的本质还是一个小男孩。且不说除了明楼以外他从未和任何人交往过,就算连基本地谈一谈恋爱都是没有的。这也是明楼为什么担心明诚会把持不住的原因:越是这种一点其他经验都没有的人,越会禁不起诱惑。对方糖衣炮弹的攻势之下,保不齐明诚会干出些会后悔的事来。

还没等贺涵真的碰到他,明诚的脸已经刷的一下红了。

唐川轻咳一声,拉着明楼就准备离开座位了。末了两位教授还不忘嘱咐:

“记住了啊,这是训练。”

关于贺涵的事,明诚承认他撒了谎:他看了不止两眼。

孔先生很好看的!在他的“alpha讨论群”里的各位alpha们都这么说——也肯定是这个群组里的某个人,出卖了明诚。因为他只跟这些alpha们讨论过“如果我大哥瘦了肯定比贺涵还要好看”这个话题,而且他的话是这样委婉,要不是有人告状,是万万不可能作为罪证的。

不过,其他心机的alpha们都假装没看见他的话,更没接这个话茬。

现在,贺涵的只离他有不到一手臂的距离,明诚却怂了。明楼安排的这家餐厅环境非常好,他又特意选了一个四人包间,中途他和唐川又离开了,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明诚和贺涵。

明诚知道他的大哥肯定在另一间房里偷偷监视着,他也猜不到唐川跟贺涵说了什么,才让这个刚刚还准备跟自己同一战线反抗恶势力的好同志叛变成敌对势力。

“贺先生,您,您自重啊。”

“我又不是明楼。”贺涵似乎有点委屈,“我可不重。不信你试试看。”他说得极其暧昧,不得不让人联想是怎样的一种尝试。

“不不不不不了。”明诚的头摇的像拨浪鼓,“您也是有家室的人,我们都应该好自为…为为之。”

“家室?你说唐川啊,他不管我的。我们一直都只是玩玩的关系,没认真过。”他的语气忽然变得消沉了许多,“我现在失业了,对他也没什么作用。就算没失业,他也瞧不上我的。”

唐川看不上贺涵?明诚听得心中蹭蹭的冒火。他略带怒意的往监视器的地方看,他知道的,另外两人肯定正在看着。


确实,两位教授正像看实验对象和文献数据一样看着他们的爱侣。

“贺涵这招很厉害,以进为退。”明楼点着屏幕上的身影道,“他这是引起对方的同理心。”

唐川给的解释更加学术:“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思考,体会对方的环境背景和心理状态对情感的作用,以来唤起共情。”

“让我们来看看明诚会怎么做。”


第一次见到贺涵,那还是一年前。明诚实际很早就知道他的,只不过碍于很多不可抗拒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有机会真正了解过他。

等第二次见到他时,孔先生就已经有了唐川。

唐川看不起贺涵。明诚把这个念头在脑子里过了两遍。他不得不平稳一下自己的呼吸,才能不抑制住冲出去找唐川对峙(在明楼的注视之下)的冲动。贺涵倒是很坦然:他喝着红酒,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也不再非常主动、刻意地接近明诚。

最后还是明诚先开口的。

“贺先生愿意跟我讲一讲吗?”


监视器那边,明楼“啧”了一声:“太沉不住气了。”

唐川看着贺涵的表现满意向身边的人笑道:“不怪他。就算是我,也很难保证不上贺涵的当。”

什么叫就算是你。

明楼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愿意跟我说说看吗?”明诚有点急切地问道,“唐教授,他怎么你了?”

“其实也没什么。”贺涵的眼睛扫了扫明诚的胸口,“这件事也赖我。自从辞职之后,唐川就没有少问过我之后想要干什么。我暂时不想再回到职场,毕竟出了那么一档子事,也没有几个公司会想要我。我帮不上唐川什么事,他也就不那么需要我了。”

不被需要。这几个字戳的明诚拿酒杯的手都晃了一下。贺涵继续道:“我想你应该明白,对于他们那种高傲的人,一旦发现自己生活里有并不需要的人,态度会是怎么样的。”

明诚点点头。


另一边。

两位教授互相看了看。满脸都写着几个大字:

你都干过什么?


在明诚的左手抓住贺涵的右手的瞬间,明楼在认真的思考要不要终止这次所谓的“训练”。就在刚刚,他已经想出了无数个方法将他的阿诚调离开此次行动,或者让他的阿诚负责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项,或者他的阿诚还可以假装诚omega——反正,他的阿诚绝对不可以碰别人。

“明教授,您冷静。”唐川看着屏幕严肃地说道,“你不够了解贺涵。”


“其实你完全可以离开明楼的。”

明诚愣了愣:“您请讲?”


“讲什么讲。”明楼气得要摔耳机。


“你完全可以去跟比他更好的上司。恕我直言,你大哥的头痛问题和多疑的毛病限制了他晋升的可能。而且他太在乎家庭了,太顾家并不好。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超越他。”

“可是……”

“可是他是你的omega,你担心这个,对吧?也没有关系,你完全可以在新的人际关系里再找一个。人生这么短暂,年轻人还是应该多体验多历练。其实你要是来跟着我也行,就是要想好,跟着我可能会比跟着明楼还累。”

“……”


明楼听后,把耳机随手一甩。他这下放心了,他的阿诚肯定不会跟唐川的贺涵跑了。

“你怎么制服他的?”

唐川淡淡地回答:“多说话就把嘴堵上。”


贺涵也知道自己有点跑偏了,眼看明诚都被他说懵了,赶紧往回讲。唐川之前也跟他说了些大概要怎么做。

“你就好好的,跟平时一样就行?”

“跟平时一样?那叫什么色诱实验。”

“我指的跟平时一样,是你对我的平时。”

他平时怎么对唐川的?两句话说不过就去脱他的衣服?还是一生气就拉着唐川去床上?贺涵一路上都在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他真不知道唐川指的“平时”,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贺涵。”

耳边忽然传来唐川低沉的声音,孔先生差点没吓得从椅子上摔下去。他这才想起来他耳朵里还塞了个耳机,这样好方便唐川随时向他发号施令。

至于为什么贺涵要听他的……

“把裤腿提一提。”

他要干什么!虽然心里咒骂着,贺涵还是在桌子下稍微扯了扯自己的裤子,天气有点冷了,但为了美观(他自认为的)还是只穿了单鞋。

“蹭他。”

蹭…蹭他?蹭哪?

“先是小腿,然后是膝盖。再往下你明白的。”

贺涵咽了咽口水,想到之前唐川答应他的事,硬着头皮伸了伸腿。他用脚尖灵巧地挑起明诚西装的裤脚。明诚虽然把袜子提得够高了,但贺涵还是想方设法地将它蹭了下来。贺涵用它光滑地脚踝,如爱抚一般地碾过明诚的小腿肚。冰冷又细致的触感足以让明诚气血上涌来,根本不必等贺涵再进一步。

“贺先生…贺涵!”明诚惊恐地叫道,他无路可退。

是个alpha就受不住贺涵这么撩,这是赤裸裸的犯罪。

“虽然你大哥说是训练,但是如果明先生愿意,我不介意三人行。嗯,不带唐川。”

明诚吞咽了一下,嘴上虽然立刻婉拒,但脑子里已经开始描绘出了场景:贺涵坐在他的大腿上,衬衫扣子最上面的两枚被解开了。一切都非常顺利,直到明楼冲进了画面……

一想到大哥,明诚唰地一下回到现实里。下半身原本的火焰也一下熄灭了一半。再看看似笑非笑的贺涵——他哪还敢多看?明二少不敢多想,立刻起身,连椅子都没推好就跑出了包间。

尴尬的神情只在贺涵脸上停留了一秒。随后他也没动酒杯,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跟另一头的唐川汇报道。

“我脸上有什么?”

唐川无视身边明楼越发阴沉的脸色,轻松地回答对方的问题:

“你有脸吗?”


“大哥,真的我求求您了训练就到此为止吧……我,我肯定不会乱动手动脚的。”明诚憋红了脸,“我从来都只有您一个!”

“那你刚刚在干什么!”明楼指着对方的手骂道,“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做了什么自己清楚!我告诉你,我现在就把你从总部调走,你哪都别想去!”

“这个…”

在一旁看热闹的另一名当事人贺涵刚想开口,却被明楼吼回去:“你一边去!”

唐川冲着贺涵摇摇头。后者有点委屈,但还是点点头,慢慢向自己的正主挪去。

“大哥。不是您,我…我,起都起不来。”明诚费劲地解释道,尽可能的避免了关键词汇。他大哥平时就跟他脑子里的监视器一样,怎么现在就不明白呢?

明楼愣了愣,随即就拽着明诚进了卫生间。没过太久,唐川和贺涵就见他也满脸通红的出来,后面还跟着欲哭无泪的明诚。

“这次训练就到这了。希望你能如同训练时一样,认真对待任务。”

某人用官腔和着稀泥掩饰道。

行动按照A计划顺利的进行着。面对敌寇的十八般武艺,明诚也稳如泰山,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并且最后成功制服了对方。事后不少同僚都感到啧啧称奇:真是个能忍的alpha。


“我觉得以你的脾气,不会真的让我去做勾引明诚的事。”路走到一半,贺涵忽然开口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就明诚他……”

“我猜的。”

“你会猜?”孔先生挑起眉毛,便利店清冷的光比月亮柔和温暖的光更衬得他面孔立体,“别骗人了,唐教授。”

“并不会。只是有一次明诚喝多了自己告诉我的而已。我又不能直接告诉明楼,他家心肝宝贝是个除了面对他大哥,都不太有欲望的alpha。”

贺涵优点惊讶:“你干嘛不直接告诉他。”

“毕竟是需要通过实验来证明的。”

“那就牺牲我啊?”这下某人有点不满了,“我被明诚摸了那么多下,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有。”唐川悠悠地道,他正看着货架上一排排彩色的小盒子,寻找适合自己的尺寸,“回家就反应给你看。”

贺涵停顿了一秒后,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刘海,再抿嘴笑开。

“教授你要怎么反应?我平时真的有用腿蹭你吗?等等,你不会有喜欢看自己的情人跟别人玩的兴趣吧?如果有,我们可以商量……我开个玩笑,我知道你不可能有。哎,我就知道。你今天跟我说泡到了明诚就拉他一起过夜,想想都不可能。 别说让明诚入伙,就是我跑去入他们也不可能。不过,四个人怎么样?你对明楼感兴趣吗?你们都是大学教授,要不要改天再交流下教学经验?”


废话穿耳过,唐川现在只在想用什么东西塞他的嘴更合适。


评论(11)
热度(102)
2017-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