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现代AU/ABO】标记五十次(25)

XXV.


追求明楼真的很难,恐怕是这世界上明诚所做过最难的事情了。当初孤身一人去军校时,每个人都告诉他很难,但他不觉得有什么,也就坚持了下来。每个人都告诉他调香很难,但慢慢地学习,也就成功了大多半。军校强健了他的体魄,绘画磨练了他的耐心,调香使他具有敏锐力,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追求他的大哥即使有这些,也难以成功。

明楼成了他最大的难题。每当他回忆那些细节,就忽然觉得紧张、恐慌。那一直紧握着的手,不知何时开始松动了。

明诚捏紧了笔,想着要如何虚构前一天的故事。明楼在第二十五页上写着一行字:

看到明诚躺在病床上,那是他最心痛的时候。


他恍惚地想着,如果能换来大哥的重视,那在床上躺一辈子也可以。不,不能那样。成为一个废物,不仅仅会拖累大哥,还迟早会被嫌弃的。那样还不如死——还不如他自己了结掉这条没用了的性命。明诚虽然总会这样想,但他一次都没有这样做过。能活着,活在明楼身边,那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看着笔记本上明楼潦草的字迹,明诚放弃了修改这一天的打算。也好,让明天的明楼看看他有多心痛。他忽然有点羡慕会在第二天就忘记今日所有喜怒哀乐的大哥,他也希望那些令人不快的记忆,可以随着时间和大脑的自动机制而消失。

然而明楼已经变成这样,现在必须有一个人还记得所有该做的事情,不光是公事,还有私情。感情是需要累积的,从不能通过一瞬,而决定终生。

这样一想,明诚又觉得自己幸运极了,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他有幸能记得自己所有为对方做过的事,为他付出的感情。


“我们得走了。”

明楼紧张的声音打断了偷着乐的人的思绪。

“被人发现了?”明诚收敛好了表情,用相似的严肃看着他的大哥。

眼镜蛇脸色凝重地点点头,“趁着你还能动,我也意识清醒,必须赶紧撤离这个是非之地。我已经安排好了人抹去我们在这经过的痕迹,并且将行动任务转移给另外一个小组……”

“对方不会放过我们的。”明诚挣扎着爬起来,“您先走,我掩护……疼。”

看着对方行动不便,明楼长叹了一口气,架着对方,让明诚的重量都靠在自己身上。

“你说说你,要是稍微注意点,会落到这一步吗?”

明诚吐了吐舌头,他没法反驳。

原本事情是非常简单的,但情报有误——与其说是有误,还不如说是不足。他没有料到对方会跟当地新纳粹党联合。这些不分青红皂白的种族主义者,在看到明诚想要跟他们谈条件,举起斧头就砍了过去。就算明诚身手再好,也不是这十几号人高马大的日耳曼人的对手。

明诚身上被开了好几个口子,都没伤及要害。但致命的是,他一动手就暴露了自己并非华商而是特工的身份。

“你以为自己没有痛觉神经吗?现在知道疼了?还掩护我,老子掩护你还差不多。”

“对对对,您说得都对。”

“所以,现在有必要请求救援。”

明诚的表情变得微妙了起来:“您主动要求救援?”

明楼点点头:“你现在身体不行,我必须考虑到这一点。你不能再伤了。”

明诚鼻子一酸,大哥真的疼他。他现在真想不管不顾地冲上去亲明楼两口,但无奈于他还一瘸一拐的,根本跑不快。

“大哥……”

“什么都别说了。”明楼拍拍他的肩膀,“我会照顾好你的,像小时候一样。”

明诚表情有点古怪:“不不不,我不是不相信您。只是……”

“只是什么?”

“您不会喜欢,最近能调来的救援的。”


三个小时候,看着站在病房门口的人,明楼感觉自己马上就会因为心脏病发作送进重症监护室。

“青瓷,我命令你撤掉救援。”

“可人都来了,俗话说,请神容易……”明诚看着来人,“送神,难。”


明楼这辈子,顶天立地,一人做事一人当,可谓是除了明镜无人能动他分毫。虽心中如雄鹰翱翔,但外表仍君子如兰。然而,也只有这一人,能让明楼立马褪去所有的伪装,像个市井暴徒一样颜面尽失:


“疯子。”


之前在等待明诚手术的结果时,明楼就想:万一哪一天他的失忆症再次恶化,或者脑袋又被碰了哪,再遗忘一些东西,甚至最后都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他会记得什么。明楼首先就想到了明诚,他一定会记得自己的阿尔法,他的阿诚。然后他想,也一定会记得大姐和明台——只要记住他的这个家,别的也就无所谓了。知识丢弃了可以再学,要是忘记了家人那就太糟糕了。

看见王天风的瞬间,明楼忽地想:


就算他被人切除了前额叶,或者大脑萎缩成一块擦碗布,他都会记得眼前这个王八蛋。

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


评论(12)
热度(103)
2017-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