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写手绝体绝命挑战【更新到100热度】



截止是117热度~


写作工具:

一般情况下都会使用Mac自带的pages,iphone、ipad pro都可以使用(于是就可以想起来就写)。在赶稿期间会改用小黑屋(。)


bgm和字体:

写文的时候不会听音乐,如果听的话一般都会听古典音乐,但要根据文是什么类型来决定具体听什么。比如写情感比较细腻,但也不是特别悲情的就会听门德尔松,要写跌宕起伏的情节就换莫扎特,如果特别特别特别虐就听舒伯特的艺术歌曲,毕竟菩提树一当背景音乐想想点儿开心的事也不太可能了233

宋体。一般我用哪个字体写的,排版就会用哪个字体。


脑洞:

脑洞太多了随便挑一个讲,诚楼的。一开始的设定是这样的,楼是一个小说家,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他创作了明诚这个角色,安排了他的身世,却没有想好故事要怎么发展下去。有一天,他的阿诚,活了。(由于太难写所以我一直都没写。)


段子:

“你跟我在一起根本不是因为爱我,你就是为了揉我的脸!”

明楼哭着捂着自己的胖脸说。


黑历史:

(感叹一句以前写文真简练,现在再也做不到那么一针见血了。)

黑历史是五年前刚出国时写的一篇城拟,挑了一段。


告别了伤感,讨厌犹太人和基督教徒的哈德良,罗慕路斯继续在新年夜游荡他古老的都城。

他飘过圣天使桥,跟随在安德烈和拉斐尔的身后。

这个时间刚好是游客们参观完新年礼拜,从圣天使桥前往台伯河以东的古城区,人们慢慢挪动着脚步,在喧闹的人群下面,浑浊的河水静静拍打着两岸,有些人甚至没有注意到他们正在跨过罗马的母亲河。

罗慕路斯自然不用在意这些拥挤的游客,他们大声喧哗着穿过他透明的身体,仅仅是打个冷颤而已。对于那些从欧洲北部和遥远亚洲来的游客,这一丁点寒冷,是在不足挂齿。

作为一个古老、魂魄都快要消散的幽灵,罗慕路斯不想去细想安德烈在这种天气也依旧裹着拉斐尔的厚大衣的目的又一个劲的向对方抱怨自己在外面有多冷的意义何在,他也更不愿意想,他也做过类似的事情。虽然上日耳曼行省的冬天是真的非常的冷。

他们一路走了过去,人群渐渐消散在罗马曲折的小路之中,好像他们从未出现过一样。几个和罗慕路斯一样的幽灵——看起来像是几个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家,正在愤怒的指责一栋正在修缮的建筑物,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图纸,想要告诉他们全都搞错了,不过,没‘人’听得到。

全文链接点我


短篇之后单发,已经有灵感了XD

评论(6)
热度(14)
2017-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