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7)

(7)


“你什么意思?”

一觉醒来,唐川看到自己的手机上收到了好几十个未接电话。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贺涵打来的。最上方有一条短信,从文字里脱颖而出的是发出人难以遏制的愤怒。

“你不喜欢吗?”

唐教授抱着枕头,发出他昨晚就写好的信息。


“你有毛病吧!”

电话刚一接通,还没等那边响起声音,贺涵脱口骂出。他一整晚都没睡,好不容易到快天亮才合眼,却又被闹钟催促着离开温暖的被窝。花孔雀困得要掉羽毛,发胶都没有抹就滚去了公司,开完会正好看见唐川打过来的电话。

他是神仙嘛,能掐会算,数着他这个点正好会议结束?

吼出这句话,贺涵就后悔了。瞬间里,他感觉到几十道感情不同的目光投射过来,不过又很快陆陆续续地收回。他四处张望了下,确认没有人再继续盯着他看后,再捂着手机,躲进几乎没有人的安全通道里。

“你什么毛病。”他压低声音,气音像钢弹一样蹦出来。

“我这是关心你。你真的应该好好看看那本书。”唐川语气平静,似乎在叙述一件完全平常的事情,“作者是我的一位教生殖生理的教授同事。这是他的新书样书,多了几本就送了我一本。他是业内的专家,如果你有这方面的问题我可以随时帮你引荐。”

“你有病,你同事也有病!哪个正常人会把《omega的日常生理保养》当礼物送来送去的!”

“我很专一的,就送了你一个omega。噢对了,我自己有一本《alpha的日常生理保养》,已经看的差不多了。omega版本我也翻了翻,里面的提肛练习我觉得你应该经常练一练,昨天我发现……”

啪!

孔先生瞬间被气的满脸通红,他再也忍不住了,把手机摔在地上。手机屏幕立刻就裂开了,贺涵捡起来一看,连开机都开不了。虽然他有经常备份联系人的习惯,但最近除了唐川并没有存过其他人的电话,也没有着急在电脑上备份。

不过这样也好。


一边从保险柜里找出另外一只手机,贺涵一边想。唐川要有段日子联系不到他了。他忽然又觉得有点难以名状的失落:要是永远都见不到唐川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永远都没机会把那本破书丢到对方脸上?还有那什么没羞没臊的运动,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于是贺涵坐进了驾驶座,去了街角的小数码商店。


“要一个星期?”

“摔的太碎了,这得多大劲。”店员一边检查,一边嘟囔,“这是被车压了么?”

贺涵含含糊糊地答,再问:“最快什么时候能好。”

“提前说好啊,我只保证能开机。里面丢了什么我不能保证。”

“通讯录还在就行。几天?”

“那我可说不好,谁知道……”

“我问你几天能来取?”

“下星期一吧,周六日我们不开门。”

“我周五来,麻烦您稍微等一会。”贺涵生怕对方不同意,又道,“我可以加钱。”


星期二,星期三。

到了星期四的时候贺涵就已经开始惴惴不安地推测唐川的心情了。他这两天有没有再打电话过来?发现自己一直都关机,会不会就去泡别的omega去了?用着备用手机和手机号,除了不安,贺涵什么心情都没有。唐川也不像是那种会在毫无联系的情况下冒冒失失地登门来找他的人,尽管贺涵在每天晚上八点仍然会先去一趟酒吧,再回到家等到十一点。

忽然,他的手机上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尽管内心非常烦躁,但贺涵还是非常职业、礼貌地接通:“您好,我是贺涵。”

“贺先生,我可算找到你了。”唐川听起来像是松了口气。

贺涵则紧张起来:“唐川?你怎么找到我的?”

“贺先生要是不喜欢我送的礼物,我之后就不送就是了。”头一次听见唐川妥协,贺涵心里终于宽慰了一点。这人还是有弱点的嘛。

“没有,不是不喜欢。”

“那就是喜欢?”

“不喜欢。”贺涵坚定地道。


“那是因为什么。”

“手机坏了。”贺涵诚实地回答,“摔坏了。”

“这个理由很好。跟我的推理结果一样,但是。”唐川的声音终于有了一点波动,“书你看过了吗?”


“看了……一点。”

“那挺好。你之后可以作为数据的提供人之一。”

“什么数据?”

“噢,就是各项生理指标。写书的作者需要。”


贺涵这次学聪明了。

他把手机往沙发上丢。


评论(20)
热度(71)
2017-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