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论兔奴的自我修养(五)(六)

(五)

15.

明诚也知道不能一直丢在房间里不管。明楼的脾气一直都不算好,这个他特别理解。压力大,难免会拽着他撒气——或者泻火。

可现在明楼也太暴躁了。

“大哥!别踹了!”

明楼,一只大型非家养、也非野生的巨兔,正双臂抱着膝盖,缩在沙发旁边,坐在地板上。他的表情还是跟平时一样的不开心,但更为幼稚的是,他正时不时的用一只脚、或者两只脚一起跺地。几次下来,全家人都不得安宁。

“您怎么回事?”

“不知道,就是很烦躁。”明楼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行行行。”明诚也被他弄的烦躁,“有事您叫我。”

“等会。”

“又怎么了?”

“我……可能是饿了。”

“噢。什么叫可能?”

“从昨天到现在,只要吃的放在手边就想吃,对饥饿也没有感觉了。但现在,应该是真的饿了。所以心情不好。”

“那您等等,我去给您拿。”

16.

明诚撸起袖子正准备下点面再加两块卤肉,但一想到明楼刚刚孕吐的样子,就把肉又夹出来。

“这样他会吃嘛。”

想了想,他削了两块胡萝卜。明诚浑浑噩噩地想,真希望这是一个噩梦。毕竟只有在梦里他才敢拿着生的胡萝卜去喂大哥。


17.

“这是什么?你把我当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哥?”

“大哥,我当然把您当大哥……可是,您现在是只兔子啊。”

“我不吃,这不是给人吃的。”说着明楼就用手去推放满切成小条的胡萝卜。

“别啊。我喂您?”明诚挑了一小块,送到明楼嘴边,“来,张嘴。”

明楼人类的大脑虽然叫嚣着想吃肉,但兔子的身体却趋势他动了动鼻子,胡萝卜清香的味道开启了他的食欲,明楼不禁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想吃就吃嘛。”明诚用胡萝卜轻轻拍了拍明楼的下嘴唇,“吃吧。吃完主食我给你吃苹果。”

明楼深吸一口气,似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慢慢张开了嘴,让对方将那细长的东西送入他的口中,轻轻咬下前端,慢慢品尝食物的味道。

“好吃吗?”

明楼点点头,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享受这种感觉。

明诚感动地快要哭了。


难得大哥能主动吃胡萝卜。

18.

“有生之年得见您这么吃胡萝卜。”

明诚已经把明楼的书桌改成了餐桌,铺上了桌布再放上了西餐的碟子,里面摆着两条剖开的胡萝卜,明楼正坐在餐桌前优雅地将胡萝卜切成小块再送入嘴中。明诚在旁边举着一罐葡萄汁,准备随时帮他添水。

这些大兔子终于满意了。不跺地也不骂人了,高兴地一直……颤?

“您抖什么?”

“啊,我有么?”

他不由自主地颤着,耳朵也跟着一晃一晃。明诚实在忍不住了,伸手去摸明楼的头,又挠了挠他兔耳朵根部的地方。

还没等他在幸福中沉浸够,明楼就已经掀翻了盘子,扣在了明诚脸上。


(六)


19.

次日明诚有事,去了朋友家里一趟。

与其说是对方有事,还不如说是明诚自己有事。他早就听说了,他们家有好几只兔子。白的、黄的、黑的。明诚早就想找个机会去看看他们家那被啃得体无完肤的桌角。

说实在的,现在他去已经不再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去了。

刚进门,就看见一只白色的身影嗖一下地从他眼前飞过,女主人赶紧过来解释:“是我新领养的兔子。他比较怕生,你等等,我把他关起来。”

明诚摆摆手:“没事没事……我也,养兔子。”

女主人听了笑了笑,明诚看起来可不像是会养兔子的人。怎么说呢,兔子这种生物…不好说。想到兔子代表的某杂志,女主人礼貌地往后退了退,请明诚帮帮忙。

小兔子躲到了沙发下面,女主人够不到。明诚掏出了一包原本准备带回家给明楼的胡萝卜干,过了一会儿,兔子自己就出来了。明诚摸摸他的耳朵尖,小兔子也舒服地直哼哼。

摸着兔兔柔软的毛皮,他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这个,明楼的鼻子,没也变得跟兔子一样吧?


20.

明诚把胡萝卜递到明楼的嘴边,原本板着脸的人表情稍稍松动。刚想凑过去,却只见他的大兔耳朵稍微一动。明诚知道大事不好,丢下手里胡萝卜转身就要跑,结果被手更快的人一把拽住。

“我很希望是我自己的鼻子有问题。”明楼微笑地说,“说,今天去哪了?”

“朋友家。”明诚死撑着不说,“去办正经事的。您还记得我跟您说的做中式糕点的朋友吗?对我今天就去跟他谈合作的,您说喝茶品糕点为什么会喝出兔子的味道?这…他家最近不是卖月饼嘛…所以肯定会有兔——哎呦呦,疼。”


21.

“我就摸了两下。”明诚一脸义正言辞,“就两下,撑死了三下。”

明楼笑眯眯地发问,两只耳朵直立着:“哪只手摸的?”

明诚可不敢回答。他一边靠近明楼,试图想抱抱他,但对方两三下就跳开。

“别用你摸过别的兔子的手碰我,我早就该把你的手剁了,该剁!”



22.

之后明楼就把明诚轰出去了。

等明诚再开门时,却看见明楼自己一个人躺在沙发上,脸色不太对劲。

“大哥,大哥,您怎么了?”

看到明诚终于来了,明楼的眼睛里泛起一片雾气。明诚并不知道明楼这是怎么回事:刚刚将他丢出去的是他,这会没过多久,难受地要掉眼泪的还是他。

不过再怎么着也不能说大哥的不是。明诚赶紧两三步上前,摸摸了明楼的额头:已经开始微微发烫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楼一边喘息,一边解释道,“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就觉得很难受。”

“不会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明诚想了想,他今天除了给明楼吃了点胡萝卜之外什么都没再多吃,毕竟大哥现在还有个人形,还没真变成兔子上天找嫦娥,应该还是吃些主食和肉的。正想着,明诚忽然感觉自己的袖子被对方抓住了。

“我觉得,问题可能出在兔子的习性上。”

“怎么回事?”明诚毕竟很少关心兔子的养殖,并不清楚,“假孕后遗症?”

“不是!”明楼咬着牙道,“我之前,背着你,去养了只兔子。”

明诚长叹一口气:“别告诉我就是之前我拒绝的那只。”

明楼闭上眼睛点点头:“我没时间去照料,后来它就莫名其妙的……不行了。我问过人,他们说兔子是一种非常害怕寂寞的生物。”

明诚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他不敢相信地问:“您是说,您这样,是寂寞的?那…您看,怎么排解一下您孤单的情绪?”

“还能怎么排解?”

想都没有再多想,明诚就一把将坐着的人摁倒在沙发上,明诚清楚地看见明楼的兔耳朵正在不自觉的颤抖,可能由于兔子并不是一种多么爱发出声音的动物,明楼并没有过多的呻吟,反而是发出一种尖锐、近乎没有的哼唧声。

忽然,明诚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停下:“大哥,我……要是做了,您不会真的下一堆小兔子吧?”

“我…我是公的!”明楼气得话都说不利落了。

“这…您自己的身体,您自己知道。嗳,我听说,兔子要生小兔子的时候会拔自己的毛做窝,那不您也……疼疼疼,别揪我的头发啊!”


22.

“怎么回事?”

明诚觉得不对劲,就算明楼比他大上许多,体力也不如从前了,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这才几下就缴械了?刚刚只弄了前戏,多亲吻了两下,明楼下面就已经湿了一片。明诚生怕是哪做的不对,赶紧把大哥翻过来查看。只见明楼捂着自己通红的脸,眼睛里还是高潮过后的迷茫。

“大哥大哥,您还好吧?”

“我……”明楼从牙缝里挤出几个词,“兔子,不,不能,太久。”

“哦…噢喔!”明诚恍然大悟,“那,还多亏您没女朋友,不然这可就太尴尬了。”

“闭嘴!赶紧做,做完滚出去!”

明诚说做就做。

————————

将楼兔诚兔带回家,点我


评论(26)
热度(79)
2017-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