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雷诺兹之罪(5)

(5)


其实,在内心深处,贺涵一直听到一个声音在喊着:不要打过来,不要。就在他最不想示人的一面里,他希望唐川能在这一次,恶狠狠、态度坚决地拒绝他。这样他也有理由以同样的方式呛回去,也不算是有失风度,更算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他素来恨透了他人的纠缠,哪怕现在看来他也是在同样类似的事情。他人都是地狱,但熟人是地狱里的第十八层。每次遇到一个陌生人,贺涵就可以欣然将自己已经说烂的一套话,再向另外一个人讲述出来,让对方惊讶、喜悦,并且赞美他。熟人就没有这种趣味了,他们早已经对他的全能,习以为常。


也确实如他所希望的那样,唐川没有打电话过来。

在星期三某个焦头烂额的下午,在一张张被电脑和手机屏幕映照的疲惫面孔之中,花孔雀正准备抽出一分钟的空闲来感叹自己的皱纹时,突然他面对着的黑色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一条陌生短信。

贺涵一直有将每个人的名字都完整的写在手机里的习惯,下面还会有备注的称谓、公司名称等等。这样可以避免他忘记对方是谁,也能过滤掉垃圾短信。但自从将自己的名片递给唐川起,贺涵就开始认认真真地看所有没有名字、没有备注也没有称谓的短消息和邮件。

“明天晚上,八点半,你家。”仅仅几个字,却让贺涵的心砰砰直跳。他盯着屏幕,快速地回了一句:“好。”

过了一会儿,贺涵又收到一条。

“…”

这什么意思?

“你家地址。”对方快速地补充了一句。

贺涵这才想起来他没有告诉对方他的住址。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按照对方的要求照办了。

“这是我的地址。”


这感觉相当古怪。 让炮友来家里,似乎有点不合规矩。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唐川,贺涵感觉自己才是那个被邀请来的人。他坐着也笔直,几句嘘寒问暖的客套话之后,就开始打量贺涵。

贺涵感觉这场景就像个…怎么讲,应招小姐和大老板?只不过唐川才不会是他叫来服务自己的人。他喝了一口冰水,决定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谢谢,不喝酒。”

他只是刚起身,就被唐川叫住。唐川怎么知道他是要去拿酒的?

“尝一口吧。”虽然对方拒绝了,但贺涵还是取了两个小杯子,“我从朋友那买的清酒,味道很好。很适合小酌。”

唐川接过了酒杯,但并没有往嘴里送,反而是继续打量着周围:“你一个人住。”

“你怎么知道的?因为没有alpha用品吗?”贺涵笑着回答,“我平时不怎么请人到家里来。”

“不。”唐川摇摇头,“因为太过规整了。你知道所有的东西都在哪,因为只有你一个人用,一个人打扫,所以不会出现东西乱放。两个人即使再亲密,也会有对方看不见的地方。”

贺涵略略吃惊了一下,没想到短短几分钟里他居然能观察的这么仔细。他几乎就要忘了自己今晚上的计划——报仇雪恨,被人玩了两把不上,这是奇耻大辱。

“尝尝吧,虽然是打包来的鱼生,但也还是很新鲜的。”下班之后他匆匆忙忙地去老卓的店里打包了两份寿司,他原本想着干脆把唐川直接抓来算了,但后来一想当着熟人的面,即使是他贺涵也不太好意思太放浪,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唐川看着放在眼前的食物,表情忽然变得古怪起来。

“你不喜欢么?”

“不……并不。”唐川慌张地摇了摇头,头一次见他这样,贺涵那需要被满足的自尊心终于略略好受了一些。

“是不合口味吗?”

“只是,我平时很少尝试全新的食物。”

“那你平时吃什么?”

“三明治。”唐川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落寞了下来,“双拼套餐。”

“那改天我不加班的时候,带你去吃日料吧。”贺涵脱口而出,“我知道有一家店味道非常好。”

“就是你带酒和鱼生的那家吗?”

贺涵点点头:“老师您真聪明。”

被人直白地夸奖,唐教授肯定不是第一次。但这样的话从贺涵嘴里说出来,总让人感觉格外的欣悦。他慢慢凑近贺涵的面孔,就在他的鼻尖快要碰上对方的脸颊时,贺涵却闪开了。

“这样不太好。”

“怎么不好。”唐川皱了皱眉头,叉开话题:“顺便,我是个大学教授。准确地说,副教授。”

“为什么是副教授?”贺涵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学术不够专注?”

唐川轻哼了一声:“不会巴结人。”

贺涵想了想,道:“这就是你不对了。如果你真的想当这个教授,那就应该忍着巴结人的痛苦,去为了你想要的东西而付出实际行动的。”

“谁说我想当正教授的?”唐川心里忽然升起无名的怒火,但他不气反笑,“你从哪看出来的?”

“我什么都没看出来。只是给出一个一般人都应该采纳的建议。”贺涵把酒往他手里一推,“适时经营人际关系,是为了长远打算。”

唐川反手捏住贺涵的手腕,杯中的酒就撒在了他的衬衫上。他一把摁倒了坐在沙发上的贺涵——而后者也完全没有反抗,反而去亲吻唐川的嘴角。唐川用手压着他,用眼睛认真地观察他。这具有穿透力的眼神看得贺涵直起鸡皮疙瘩:他原本想摆出一副魅惑、欲求不满又迷醉的表情,可被唐川这么一看,就变回了在私下里才会有的紧张、害怕。

“我明白了。”唐川收敛了笑容,“你就想要这个,想在这张沙发上,被我。”

“是又怎么样。”

“不会让你得逞的。”唐川慢慢松开禁锢着贺涵的双手。

“你——你还是不是alpha?你不会就是之前,传闻中某个装了很久alpha的omega吧?”贺涵默默摸了摸自己之前被对方操过的嘴。不可能吧?一个omega能把他操到这种流连忘返的程度?

唐川又看了他一眼:“我要真是个omega,也不会看上你这个类型。”

“那你为什么——”再问下去更是羞辱,贺涵怎么也得保住自己最后的脸面,“衣服都被你弄湿了,你知道这条衬衫多少钱吗?”说出这句话,他忽然想起罗子君的那句“羊皮底不能沾水”,那时候他听只觉得烦,没想到现在居然会拿出类似的话去堵唐川。

“我去洗个澡。你要什么都不想干,就赶紧滚蛋。”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扎进了浴室,留唐川一个人。唐川也扯开了自己的领带,坐在那喘粗气。


第一次在人群中见到贺涵时,他的大脑和往常一样,开始分析这个人的一生。唐川对自己看人的能力十分有自信:在这个自信,在几个月前被无情的打破了。他现在急需一个简单能获得成就感、又稍微富有那么一丁点挑战性的谜题,来满足他的优越感。

毕竟,人都是靠优越感活着的。当他大步流星的走向贺涵时,他就已经注意到了贺涵手里拿的只是一杯柠檬水,并不是酒精。从中可以判断的出来——贺涵的酒量并不好,他还算有自知之明,但他绝非善类。在酒吧里保持清醒的人反而是最不清醒的人。他在想什么呢?

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让唐川略略有些失望。他扑上来,没有头脑地要跟自己发生关系。唐川算过了自己的发情期,又考虑到很久没有发泄对自己的身体并不好,就想着放弃这道问题。可更加出乎唐川的意料的是,贺涵竟然开始不依不饶,甚至,还邀请他到自己家里来。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刚刚要亲的人是他,躲开的也是他,再次主动凑上来又跑掉的人还是他。

什么事都让他贺涵占了!

唐川也觉得有点堵,这可是理性无法解释又不能允许的事情。不是天才的人会怎么做?他可不想现在就被贺涵发现自己是个天才。作为一个天才,最有意思的事情应该就是隐藏着自己,适时的吓对方一跳。一般人,一般人。唐川心里默念着这几个字。

他猜,一个正常、不是天才,没有观察人的特殊兴趣的普通人,应该……

唐川起身,推开了浴室的门。


【下章真的开车,翻车我是小狗】

评论(14)
热度(58)
2017-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