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封面设计,排版,插画以及文章约稿请私信或者敲qq:1004395035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abo】雷诺兹之罪

本周末出去旅游

所以今天来混更


(4)

“我有点渴了。”叙述完一大段,他声音沙哑地说道,“能给我一杯水吗?”

唐川虽然是在折磨他,但在听到对方的请求时,仍然想都没想就起身为他的omega倒了一杯清水。但正在他准备递过杯子时却犹豫了。

贺涵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只听唐川命令道:“你不能用手。”

还没等贺涵想明白对方要做什么,唐川已经拿着那个杯子,从上方向下,朝贺涵的嘴里倒水。孔先生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呛了几口之后才勉强获取了一点水份。

“谢谢。”

他摸着自己的嘴唇说道。


贺涵用手,用力的搓揉着自己的嘴唇,并将冰水泼到自己的脸上。他抬头看向镜子里自己的脸时才发现下唇已经变红得红肿。也不知道真是自己揉的,还是某人亲的。

卫生间的隔间里传来有规律的撞击声和呻吟声,周围人都能嗅到信息素的味道,甜腻地使人作呕。通常情况下贺涵还有点兴趣,但现在只觉得厌恶。他不知道自己是真心恶心这种放荡的行为,还是嫉妒。

真失败。他凝着眉毛,对着昏黄光线照射下镜子里的自己叹息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人们口中的孔先生,这么不堪一击。”

“你自己在叨念什么呢?”

唐川忽然出现在贺涵的身后,这一次他并没有急着离开。贺涵比他想象的有趣多了。一开始他只觉得对方无聊,在他身上过多的消磨精力,是在浪费时间。不过,现在他终于有时间可以浪费——或者说,不得不浪费。学校给唐川放了他“梦想中的长假”,小警察这段时间也没有案子给他。

摆在唐川面前的是一道新的难题,一道从未见过的题。

“我在开导自己。”贺涵也不避讳,反而是开启了人生导师模式开始滔滔不绝了起来,“人得学会自我开导,不然在职场上或者生活中,很容易被别人轻易地击败。如果不想被人看作弱者,就必须得学会把自己伪装起来。”

唐川被这人忽然之间的模样说得一愣一愣的,前一秒明明他还看见贺涵一脸懊恼、有苦难言和挫败地自言自语,下一秒他就变成了散发着金色光芒手握真理的哲学家。

这人,不会是干传销的吧?多年和罪犯打交道,唐川都有了职业病了。然而贺涵并没有读懂唐川复杂的表情,而是继续讲道:“不过说这些都是虚的,还是要看个人能力。”

唐川并不是贺涵口中那种善于伪装的人,他一听就乐了,他还知道是虚的?

看到对方扑哧一下笑出来,贺涵确实是虚了。但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原本插在口袋里的手改成环绕胸前。

这一动作被犯罪专家的唐川,看在眼里:保护姿态。他也觉得自己说得太高了么?唐川略略收敛笑容,但还是上翘着嘴角:“你觉得自己有能力吗?”

贺涵心里咯噔一下。

“耍小聪明。”孔先生决定回击,“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咬牙切齿地道,“你到底干不干?”

“在这?”这下轮到唐川不知所措了,“这……不太好。”

上钩了上钩了。贺涵心中窃喜:“那换个地方和时间。”他的眼睛眨了两次,“我家,明晚。”

唐川眉头一皱,职业本能让他警惕起来。

“怎么,还怕我是坏人不成?你们这些做老师的啊,总是在不该警惕的时候警惕,但实际上社会经验少,还是太单纯。”贺涵往怀里摸了摸,翻出一张名片。唐川伸手去接,贺涵却没有直接递给他,反而是塞到了对方内兜口袋里。

“唐先生您呢?”

“我一个大学副教授,没有名片。”

“那我怎么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刚说出口,贺涵就有点后悔了。他表现的太急切。他也看出来唐川不是善类,至少不是什么普通的大学教授,鬼知道他教的是不是什么专门猜透人心的课。他刚刚的表现也一定被对方看在眼里,这可就又让贺涵落了下风了。

“你着急了。”唐川更是直接地说出了贺涵想要隐藏的东西,“贺先生放心。”他点了点心口,放名片的地方,“明晚我定会带着礼物来看望您。”


“我带了件好东西给你。是第一次我去你家时带的礼物,是过会儿的奖励。”

唐川拉着贺涵的手,让他转过来,双臂撑在试验台上,屁股高高的撅起。

贺涵知道他要做什么,哆哆嗦嗦地恳求道:“轻…轻点吧,我明天还要上班。”

“业界都知道你做了什么,没有公司敢要你,你彻底失业了,不记得了么?说话之前想一想,别再开口就胡说八道了,孔先生。”

听到对方叫了自己的外号,贺涵这才意识到自己所有的事都已经被对方掌握。他声音发颤:“对不起,求你了,轻点。”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唐川说着,就朝着那白皙的屁股落下一鞭子,“我还记得那一次我去你家里时,你也是这样请求的。”他并不擅长这种调教,现在也开始有点吃力了,“我还记得你倒了酒,是清酒。你告诉我是你从朋友那买的。”

贺涵疼得跪坐下来,头却昂着看向唐川:“你居然还记得。

“这点小事,有什么记不住的。”

“我以为,你这种人,只会记住重要、能引起你注意力的事。”

“这不假。要不是你那么奋力地吸引我观察你,我也不会在你身上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做现在这样的事,也是浪费时间吗?”贺涵摇头苦笑,“我装,我做作,我自己都知道。那你呢?”

“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

“你以为你是个情感健全的天才,你以为自己很正常。”贺涵不知道自己忽然之间哪来的勇气,反抗标记带来的压迫感和身体上的痛苦,咒骂着对方。

“实际上你就是个不知道情感为何物的王八蛋,浪费时间的人不是你,是我。是我以为最起码能引起你一点想法,才会沦落到现在。”

“你骗了我。”愤怒中,唐川的声音现在听起来更加的低沉。

可孔先生却继续自说自话:“你太可悲了。”

贺涵像没听到对方的叱责一般,眼神迷茫的呓语道。

“我太可悲了。”


评论(20)
热度(97)
2017-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