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兔奴的自我修养(四)

(四)

10.

“阿诚。”

“我在。”明诚表情悲壮严肃了一秒,然后又扑哧一声笑出来。

明楼无视了他的“轻蔑之举”,轻声呵斥道:“找顶帽子。”

“好,您等等。”说着,明诚伸出了手,捏了捏那对长着绒毛的兔耳朵,“手感真好啊——”

明楼气得拍开他的手:“快去!”

“好我这就去。”明诚刚一转身,就听见大哥在身后嘀咕

“也不找个没人的地方摸。”

“现在这不就咱们两个?”

“我让你去找帽子!”

离开时,明诚喜滋滋地叨念着:不就是喜欢人摸他呗,这么心口不一。

11.

明诚帽子是找回来了,可是并不能将明楼的兔耳朵藏起来。他试着将那对长耳朵折起来,但明楼痛得直咧嘴,明诚素来心疼大哥,也不敢硬塞。两人也只得作罢。

于是明诚摸着那柔软、微微颤抖地兔耳朵心里坏笑着:多亏他拿的都是小号的帽子,要是拿明楼自己的帽子,说不定就塞进去了。


12.

“那怎么办。我过会还得跟大姐解释——解释,嗯,您怎么…怀……”明诚非常费劲地说,“您,怎么怀了,我的……”

“谁跟你说我怀了,谁跟你说是你的!”

“难不成还是别人的吗?”明诚委屈地辩解,“大姐和明台看我的那眼神啊,像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明家的事一样。哎,我要是让您怀了别人的小兔子,我才对不起您呢!”说着他又摸摸明楼微微隆起(只是胖了)的小腹,“我听说兔子一胎最多能下个十几只崽。”

“胡闹!你再胡说,我现在就抽烂你这张嘴。”

明楼急起来脸红,两只耳朵竖得老高。明诚根本没听见去对方的话,眼睛一直看着大哥头上,嘴里跑着小火车:“这是怎么长出来的?真想摸…只有这变成兔子了吗?”

听了这句话,明楼下意识夹紧了自己的屁股。他后面还多出来一个毛球,这要是让明诚知道了…

明诚反应极快,看大哥脸色变了,就知道还有事瞒着他。他两步上去,用上擒拿格斗的手段就把明楼用皮带反捆住了双手。明楼刚刚把胃里的东西都吐空了,手上没劲,就被明诚捉住了。隔着裤子明诚胡乱地摸索,很快就摸到了一团柔软。

“不许脱,不许脱!”明楼喊着,一边抬腿去踢。

明诚往旁边跳,解释道:“大哥,我怕你不舒服,这样压着多难受啊,我帮帮你呗。”

“你这小兔崽子,脑袋里在想什么我能不知道?”

“大哥,我有一计。”

“你闭嘴,你不要讲。”


“我给您的裤子上开个裆。”

明诚不知从拿变出来一把小剪刀,咔嚓咔嚓地朝明楼比划。

13.

“您里面什么都没穿!”

明诚用一把裁缝的剪子,小心翼翼地沿着中间的缝合线,剪出一道口子,再将明楼那压制许久的尾巴揪出来,还顺便整理整理了兔尾巴的毛发。他坏心眼地伸进去捏了一下明楼的臀肉。明楼虽然又气又恨,但手被捆着,也做不了什么。

“这样您不就舒服了。”

明楼只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这裆明显比他想的要大的多,下面凉飕飕的。但确实,这样感觉好多了,最起码不再疼了——不过,鬼知道过会小兔崽子会不会让他更难受。

“您等等,我去跟大姐和明台说一声去。他们都挺担心你的。”

“你先松开老子,我又不能跑了。”

“大哥,难得我能捆得住你,我能轻易松开吗?您等等,我马上就回来。”


14.

回到餐厅,似乎正在热切讨论的几人忽地就停下,包括阿香在内的三人齐刷刷地看向明诚。明诚也心虚,大哥那么明显的孕吐反应,这要怎么掩饰。

“大哥他,吃得不太舒服。可能是……昨天酒席吃多了,今天胃感觉难受。现在已经好点了,你们都别去打扰他。”

“哎呀阿诚哥。”阿香自告奋勇,“我这有一个治胃不好的方子,你拿去给明大少爷抓副药呗。”

明诚点点头,接过来一仔细看:哪门子养胃的药,这分明就是安胎用的!阿香用手掩面偷笑,明镜白了他一眼,但嘴角又带着笑意。明台不敢看他, 就跟阿香一起笑。

完了完了,这下清白毁了。

——————

这章有点短【】


评论(27)
热度(124)
2017-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