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雷诺兹之罪(3)

*标题名中的雷诺兹来自音乐剧hamilton及其真实历史事件,汉密尔顿将他向玛利亚·雷诺兹出轨的故事写成了《雷诺兹桃色手册》。标题中借鉴雷诺兹一词,特此说明。

这次是个正经符合题意的abo。有bdsm和调教情节。教授略微黑化注意。


(3)

叙述完第一段,孔雀被一只手抬了下巴,对方示意他闭嘴,安静。贺涵极度想现在就说出安全词,但心中却又有某个声音叫嚣着令他继续。明明知道这是对方设下的圈套,但他却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

“站起来。”唐川解开他身上的束缚,命令道,“站好。”

发情的药物渐渐开始有了效果,贺涵只感觉自己两条腿渴望互相摩擦,但听到唐川的命令,他只能乖乖地站起来。

“你太缺乏管教了,做事没有逻辑,太容易感情用事。”唐川的判断准确无误。不然他也不会为了罗子君,而导致一连串的事故,更不会为了唐川,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我现在从最基础的开始管教你,站姿。站好。”唐川的皮鞭抽在身上最初还不感觉痛,但稍微一吹冷风就又痛又痒。若是用力过度还有皮开肉绽的迹象。实验室窗户外投射进的夕阳,照射在贺涵的皮肤上。他从未这样赤裸地面对阳光。唐川用皮鞭点着他的背和臀部:“挺直。”又冷不丁地抽了一下腹部,“收腹,我不想看到小肚子。”在抽到柔软的腹部时,贺涵轻微呜咽了一下,似乎是在表达不满。唐川听了冷哼一声,鞭子圆润地划过花孔雀胸前两点,用折着的部分时,他狠狠地碾压,贺涵这次再也忍不住了,痛得喊出来,身体也下意识地前屈。

“站好!”唐川一皮鞭抽在他撅起的臀部上,那白皙的皮肤上立刻就出现了两条鲜红的血痕。

“这点疼就受不了吗?”唐川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起伏,但很快又恢复平常。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都做了什么呢?”

贺涵的眼睛躲闪着,眼泪模糊了他的视线,但他的脑海里却已经出现了画面。


虽然在酒店就已经将自己凑合清理干净了,但回家之后贺涵也不管时间已经夜里一点半。仍然毅然决然地放了一缸热水,将自己疲惫的身体沉没进去。他一遍一遍回想着匆匆离去的唐川,竟然连陪他抽一根烟的时间都没有——还是压根不想呢?就算只有一次,也不必这样冷漠。拍拍自己的脸颊,他还感觉有点酸麻。唐川那玩意太大,顶得他脸疼。刚刚还没觉得屈辱,现在只要一回想自己在对方眼中的样子,贺涵就觉得倍感难过。贺涵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多多少少有一点自信的,不然叫哪门子的孔雀。然而这样小小的自信,是很容易覆灭的。回忆了一下今天晚上不到半个小时的性爱过程——如果,那能叫做的话。不,那不能算数。那叫唐川单方面拿他发泄。贺涵越想越气愤,一没注意就碰倒了浴缸边的红酒杯,整杯酒都撒进浴缸里,将水染成了深红色。

贺涵嗖的一下站起来。很好,这下连澡都泡不成了。一时间,孔先生只能把所有问题都归咎于一个名字:唐川。

这个仇不报,都对不起孔雀这个外号。

太早去这样的场所非常蠢。贺涵心里暗骂了两句没出息,但还是假装冷静淡定地喝水。没错,今天喝水,喝昨天跟唐川一样喝过的柠檬水。喝酒误事,而且这么早就开始喝酒,人没等到他就要醉倒了。干巴巴地喝了三十分钟,人终于逐渐多了起来。一些alpha见孔先生一个人,就有意无意地在他身边游荡。贺涵都视而不见,事实上他的眼睛一直看着门口。

整整一晚,除了水喝多了去了两趟厕所,贺涵就没离开这个位置。等到人都各有主了,吧台服务生忍不住问他:“贺先生,您,等人吗?”

贺涵能从底层爬到现在这个位置,靠的不仅仅是手段,还有耐心。他点点头,又拿起水杯喝了一小口。

“我明天再来。”

他看起来表情平静,但放下比外面市价贵几倍的柠檬水钱时,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积攒了多大一团怒火。

干他的唐川。


就这样过了整整三个晚上。经常来这玩的人都怀疑贺涵是失恋了,才会如此执着,每天都来等。直到第四个晚上,孔先生几乎都要放弃,承认自己就是一个老了、没魅力,叫床声音还讨人厌的王八蛋时,他期待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唐川是从后面另一扇门进来的,贺涵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场。他已经挽着一名个子娇小的男性,有说有笑往里面,那些漆黑的房间里走。贺涵想都没想,放下手里的柠檬水,快步走上前拦在了两人面前。他毕竟是老江湖了,再怎么气急败坏,也不会轻易的显露出来。他先是绅士地向矮他一头的问好,夸赞对方的着装品味,再装作一副满是歉意的样子。

看见贺涵,唐川的脸色也渐渐变得惊讶又无奈。贺涵对他确实有吸引力,这一点都不假。孔雀在这飞禽走兽各显其能地方,拥有一种嚣张但仍脆弱的美感。光是看容貌外形,他绝对是首选。但头一晚唐川就已经领教过了这只花孔雀是与克制无关的。这样的人唐川并不喜欢,现在纠缠上来,让他更加反感。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张带着笑容的脸也不能让人完全厌恶起来。

“贺先生。”以唐川的记忆力,就算再过个十年他也记得那一晚一夜情的对象的名字,“晚上好。”

晚上好?就晚上好?贺涵自知不能上来就抢人,挖人墙角也要讲究基本法。

“唐先生是否还记得欠我一样东西。”贺涵随便一句话,就让唐川身边的omega起了戒心。谁都不希望卷进债券纠纷,所有人都是逢场作戏,只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真相,得到自己应该得的一份利益。

唐川听到自己欠了他东西,也知道贺涵不是什么随便能打发掉的家伙。看来今晚不得不跟这人再厮混下去。他身边这名omega也不是他的最佳选择,在唐川的眼神注视下,那名omega一摊手,说了一句抱歉,就无奈地笑着离开了。

“现在能告诉我欠了你什么了吗?”唐川已经开始回忆那一天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很快他就找到了贺涵说的是什么。一般人可不会将那么一句调情的话放在心上,“来吧,我来还那天欠你的烟。”

贺涵从自己兜里掏出一包崭新还未开封的烟,递给对方:“我难道真的会让你还一根烟?”

唐川垂下头看了一眼,就摆了摆手,拒绝了。

“怎么了?”贺涵笑了一下,“不是什么好烟,也能凑合抽。”

“我不抽烟。”唐川摇摇头,“喝酒抽烟都伤大脑。”

这人真是奇了。搭讪的时候问他喝的什么酒,第一次完事时抽完烟连给他一根的意思都没有的人,居然说他不抽烟?

“我抽的是可吸入咖啡因,用来提神的。”灯光昏黄黑暗,贺涵并没有看清那晚唐川抽的是什么烟,现在回想一下,确实不太像烟。

“噢。”想来,上一次他确实也只喝了柠檬水。当时那柠檬水是戏弄他的,没想到唐川真的也只喝水。贺涵的酒量原本就不好,上次一杯酒下去就迷乱的心智。他内心暗自恍然大悟,也算是给自己如此失态的举动找了个台阶下。

“晚上摄入那么多咖啡因,不会难受吗?”他看对方也是穿着讲究整齐的人,这样摄入咖啡因还不如喝两杯咖啡。

“工作需要。”

“上课有那么疲惫吗?”

唐川笑笑,没回答。

这样贺涵没招了。按照一般人的逻辑,要么回答不累,要么就会开始抱怨有多么累。无论对方的回答是什么,贺涵都能顺口问一句“你是教什么科目的”或者“你是中学老师吗”之类的话。不过贺涵心中早就排除了唐川是中学老师的可能性:哪个中学老师有收入和闲钱到这种地方来玩乐?贺涵猜想,现在有些人自称是“老师”,要给人上课,实际上却不知道干什么样坑蒙拐骗的活动。

唐川应该就属于这一个类型。心里虽然已经对这人的好感降到了最低,但贺涵却没有改变他的计划。他打定了决心要上垒,就绝度不会轻易放弃。

“贺先生,你在想什么我很清楚。”谁知却是唐川抢先一步,“我今天不能陪你胡闹下去,见谅。”

贺涵刚想问他什么意思,就算他是只花孔雀,也不代表他不会啄人。但唐川已经将他压在墙上,堵住了所有的去路。他用手卡住了孔雀的脖颈,贺涵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下意识用手去挡,但唐川力气比他大,就顺手捉住了手腕,并一起顶到墙上。

“你要干什么!”

“还你人情。”

他首先用舌头,撬开贺涵的嘴。贺涵的大脑空白了两秒, 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禁欲又强硬,有可能是老师的人会抢占先机吻他。知道自己不可错失良机,贺涵原本还在抵抗的手和身体,都放松了下来。自认为情场上足够老道,贺涵决不能在这上面认输,唐川的吻霸道但却克制。他似乎并不想跟贺涵过多的纠缠,只是想尝过了味道就走。

一次还不够,同样的招数还想来第二次,唐川是看不起他吗?干他!贺涵伸着头咬住了唐川的下嘴唇,意识到自己挣脱不开,唐川又只得继续跟他缠斗。这下孔先生将舌头深入对方的口腔,找到了刚才侵犯自己的罪魁祸首。

这可就碰到了alpha的底线。唐川松开抓着贺涵手腕的手,改去摁住了对方头。这感觉让贺涵联想起第一天那晚被对方摁在枕头上操的场面,他心里、下面那团无法浇灭的火,蹭蹭地窜了上来,烧光了他的理智。吻毕,他手忙脚乱地要去脱自己和唐川的裤子,却看对方嘴角略带笑意地看着他。

“我没有讽刺你的意思,但你的口交技巧的确比你的吻技要强。”

第二次了,第二次。

贺涵一个人瘫倒在地上。



评论(23)
热度(58)
2017-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