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衍生】【唐川×贺涵】【abo】雷诺兹之罪(2)

*标题名中的雷诺兹来自音乐剧hamilton及其真实历史事件,汉密尔顿将他向玛利亚·雷诺兹出轨的故事写成了《雷诺兹桃色手册》。标题中借鉴雷诺兹一词,特此说明。

这次是个正经符合题意的abo。有bdsm调教情节。教授略微黑化注意。

本章开始可能章章都涉黄,链接坏了要跟我讲


(2)

很久以前,无赖朋友曾经跟贺涵开玩笑说,要哪天真不想活了,或者想来一场疯狂的性爱,就灌他自己两杯长岛冰茶,然后往大街上一躺。孔先生云:不用两杯,两杯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半杯就行了。半梦半醒,半疯半痴。 

其实不用那么夸张,现在他着实地在体会这种疯狂。扒了人皮脱了衣服孔先生也没什么矜持了。他本来就憋的要命:辰星一堆事要他处理,可他自己还偏偏惹上了麻烦多的女人——这也是他自作孽,不可活。连轴转的工作加上私事,贺涵每天磕着咖啡,又打了快两个月的抑制剂:可能对于一般人没什么问题,但抑制剂毕竟以抑制为主,并不能消除掉他的性欲。

他扯掉对方领带,又扒掉他的马甲,对方似乎并不急——这让贺涵更着急了。难道两个月没认真管自己,就连这点魅力都没了吗?连让人脱他衣服的欲望都没有?

“等等。”他的声音仍然是冷静的,“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行,你叫什么。我不管你叫什么,快点,我明天早上还有个会,不能拖的太晚。”

“唐川。” 贺涵已经脱掉内裤,唐川直接抱起双腿缠在自己身上的人,并将他摔到加大加宽的床上。贺涵的双腿被尽量掰开。他不是多么筋骨柔韧的人,唐川的动作大,他疼得叫出声,但并没有阻止对方的动作。

“你打了抑制剂。”唐川一边亲着他的脖颈,一边判断道。贺涵虽然自称是omega,但却没有喷任何散发自己味道的香水,相反还将其隐藏了起来。只有经验老道,经常出来玩的omega,才懂得这种以退为进的策略,“你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

“喔,难道你是么。”贺涵无情的戳穿他的话,“你不也一样打了抑制剂,然后来寻欢作乐。”不打抑制剂谁敢来一夜情啊,万一真意乱情迷的,再被标记或者标记了谁,或者闹出了人命,那要怎么收场。大家都是逢场作戏,得到该得到的就不应该继续纠缠。理智是这样想的,孔先生倒不如说是从来没有遇上让他能纠缠的对象。有些alpha看着温柔体贴,人模狗样的,一上完床就翻脸不认人。就算贺涵想要纠缠,也无从下手,更不愿去下手。

他这样说着,唐川的手已经摸到了他胸前的敏感处用力一掐。由于毫无准备,贺涵叫出了声。从疼痛里传来酥麻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挑衅的看向对方。他本以为唐川看着正经,没想到还不如他以前认识的那些人模狗样的alpha强。好歹人都没有上来就开始疼痛体验。

“你还喜欢疼痛。”唐川并没有露出贺涵想象中沉沦在支配者身份里的面孔,更多的他是在好奇。性事上往往是互补的,生活里像贺涵那样强势的人,到了这儿就想尝试放手;理所应当的,对应的,弱势的人就会更倾向支配。

这句话终于让贺涵清醒了一点,但随即他又无所谓的承认了:“这不假。”

之所以贺涵会选择到这个偏远的地方来玩,原因只有两个:这个地方远离他上班的市中心,周围也没有居民区,从根本上保障了看见熟人尴尬的可能性。第二个,就是这什么玩法都有:要人命的、要半条命的都有。贺涵尝试过几次,就不敢再继续了。

他怕会上瘾。

又不是没有过先例。之前他就听人提起过,有人在这间屋子里窒息的传说。一般情况下,店家是不会管客人玩什么,跟谁玩,怎么玩,但闹出了人命就难以收场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道理都懂,但就是情难自已,总有两个疯癫上瘾的,成为这个地方某个传说的主角之一。

孔先生想想自己漂亮的脸,性虽然重要,但命更打紧。

唐川抓住他的脚腕,将贺涵的两条腿架在肩膀上。

【污点我】

一根烟很快就抽完了,唐川抓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就准备离开。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亏大了的贺涵立刻叫住他:“好歹请我抽根烟吧?”

唐川偏过头,贺涵只能看到他上扬的嘴角:“明天还有课,下次吧。”

说完他迅速地开门离开,只留贺涵一个人躺在床上懊恼地咒骂自己:现在真是老了,色衰,不仅没人干还连一根烟都骗不到。

他说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可没说。唐川说他有课,这人还是老师啊,真是人面兽心,斯文败类!他的学生们知道他这样吗?

贺涵越想越气。

他不能就这么白白让人占了便宜。


评论(34)
热度(88)
2017-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