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兔奴的自我修养(三)

7.

“这是什么?”明楼气冲冲的举着手机问,“你都发的什么玩意?给我删了!”极没有幽默感的中年人正愤怒地命令他的管家删掉一张发布在微信朋友圈的兔子屁股照片。照片里只能看见一个白色毛团,卡在两个木柜的缝隙之间动弹不得,进退两难。而拍照者显然没有以最快速度将它拽出来。

明诚不明白,明楼不是挺喜欢小动物的?小猫小狗小兔子之类的他不都喜欢?

“大哥,您不喜欢小兔子吗?这多可爱……”

“不喜欢,快删了!让敌人看见多不好!”明楼愤怒地将手机扔给明诚,多亏明诚反应迅速,不然手机非被明楼丢进厨房水池里去不可。

“您是怕明天一早上起来就有一大群人拎着大大小小的黑白花兔子来行贿吗?”他一边略带惋惜地删掉朋友圈的照片,一边问道,“您放心,谁要是拎着兔子来行贿,我就都帮您收下,然后……嗯,我不会炖了它们的。”

明楼板着张脸,用手点着明诚:“我说了,我就是不喜欢。不许再提。”

然而明诚并没有把他的命令放在心上:“不喜欢?不喜欢你养什么兔子啊,还有你昨天去哪了,一声不吭的。”明诚这才想起来他一天都没看见小楼了。他觉得小楼通人性,就没再把他关在笼子里,让他在家中自由走动。可是,今天却一天都没有看见他的踪影。明诚烦躁地把家中所有的角落都翻一遍,“大哥,你快来帮我找找你的小兔崽子。”

“我的小兔崽子就在这呢。”

明诚下意识回头,就看到明楼斜着眼睛瞥自己。

“明先生!”

明楼双手一摊:“你自己承认是兔崽子。”

“我要是兔崽子,你不就是大兔子!”

这下轮到明楼说不出话,他微微一震,摇着头又低头看报。

“真是的,他能跑到哪去?大哥,不会是您背着我吃了他吧?”

“找打。好了,别找了,说不定是打洞跑了。之后我再去给你寻一只就是。”这木地板,兔子怎么打洞跑掉?他们家宛如一座堡垒,要是连只兔子都能进进出出,那麻烦才真大了。明楼说得漫不经心,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兔子的死活。

“哈?这咱俩谁的兔子啊?”

“总之,你不要管了。”明楼摆摆手,“你管好你自己!我累了,出去。”

明诚没想到明楼突然这样无情无义,只觉得小楼可怜,却也不好意思多说话,尊称了一声“明先生”之后就关上门退了出去。

明楼见明诚出去了之后,立刻跑去锁上了门,然后用别扭的姿势脱下自己的西装外裤。不知什么时候,后面多出了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球状兔尾巴,正不安分的晃动着。只要明诚在房间里再多呆一分钟,怕是就要藏不住了。

这下只能真空上阵了。明楼咬咬牙,脱掉了下半身贴身的衣物,又翻出来一条据明诚所说最大号的裤子,直接穿上——尽管如此,从后面仍然立了个小帐篷,特别是这兔尾巴不停的晃,看上去格外的诡异。

明楼深吸了两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随着心脏跳动地没有刚才那般剧烈,后面那个不安分的小尾巴也正常的呆在后面。再穿上大衣,基本上,只要没有人摸他的屁股,就不会发现。

但问题在于,真的有人会摸他的。

8.

“先生,请您上车。”

还没等明诚碰到自己的腰,明楼蹭地一下跳开:“别碰我!”

“您今天怎么了?”

“你不要管,要管,就管好你自己的手!不要乱捡东西乱摸别人!”

明诚惊讶的不得了。

这种偷偷揩油的行为一直都是被明楼默许的,甚至这人自己都会做出这样幼稚的事情。 

“好好好,我错了。”明诚一摊手,“您可以摸回来。”

这根本不是重点。可惜明楼没留胡子,不然他现在绝对可以用“吹胡子瞪眼”来形容了。明长官在心中权衡了一下利弊,一声不吭地钻进了车。

明诚才是暗中称奇,大哥今天太反常了。不过他并没有往小楼身上去联想,则是怀疑对方自己轻佻的举动的默许。

明楼嘛,说一套做一套……明诚心里下了结论,就跟着对方一起坐到后排去。至于要做什么——

还没等明诚继续他的小计划,就被明楼一脚踹了下去。

“干什么呢!大白天的。滚出去,我自己开车回家。”

裹着大衣吸着寒风回家时,明诚还很茫然:

大哥是变成性冷淡了吗?

9.

事实上,恰恰相反。

明楼摸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已经感觉自己被明诚撩起来的火没有消下去。兔子还真是一种极为容易发情的动物!明楼往自己脸上泼了点凉水,冰冷的感觉让他清醒了点:他不是兔子,他是人,不会因为明诚碰了他两下就激动的上蹿下跳。明楼抹了抹头发,又对着镜子规整好表情,戴上他熟悉的面具。

晚餐时间,明楼正唠叨着一堆人生大道理,明诚左耳进右耳出,专心扒饭;明台虽然不说什么,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就在连明镜都快听不下去了,忽地,他表情一变,放下碗筷不顾一切的冲向卫生间,紧接着里面传来明楼痛苦呕吐的声音。

明镜和明台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呆了,于是他们默默地将脸转向同样吃惊并大脑处于一片空白的明诚。

“大姐,您听我解释。真的,我能解释。”

之前他听人说过,兔子是一种特别容易寂寞的动物,以至于摸两下会以为自己怀——怀什么怀,呸呸呸。强忍着恶心的不适,明楼把这个念头甩出脑子。他就算变成兔子也是公兔,怀什么怀!

“大哥,您没事吧?”明诚担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过了一阵子沉默之后,明楼淡定地打开门出来,道:“我没事。”

“大哥…哥…你不能出去。”

“为什么?”明诚颤颤巍巍的指着他的头顶,“您头上……有…”

明楼也自知完蛋,缓慢地闭上眼睛,再伸手摸了摸头。

一对耳朵。

大的,长的,立着的那种。

——————

兔兔假孕这事自行百度谷歌,真的会。

当然只有母兔子会,但别在意这些细节

评论(37)
热度(101)
2017-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