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睡前喝了两杯红茶,睡不着了,数了数二十二岁剩下的日子,基本也不再期待下一年的开始。我呢,基本上到了这个年纪,对仪式感已经没有太大的憧憬,不再喜欢聚会,不再热衷过节,也不会倒数着等新年,或者算假设和谁还在一起现在应该有多少时间可以纪念。
前几日很久没见的朋友问我说想要什么礼物,我仔细想了想什么都不太想要。我的房间和书房的柜子都满了,塞不进多余的书。我的电子设备运行都很正常,也没有更换的必要。至于吃的零食之类的,展会上收的糖果都没吃完,就又被勒令减肥,以至于对食物连想都不敢想。
于是我下午写大纲的时候忽然就想,我可能真的是老了。
一般情况下,要是我跟基友这样说,怕是会挨揍的。我的交友圈年纪普遍比我年长五岁左右,所以要是在她们面前提老了,那真是极为找死的。
不过,我确实开始越来越忌讳谈起年龄这个问题了。上课的时候看着比自己小上四五岁的姑娘,天真又烂漫的谈情说爱,总觉得自己的人生缺了点什么。假设严格的按照一般人的恋爱法则来定义,恐怕我这辈子谁都没有喜欢过,更谈不上被他人喜欢。无论是脸还是性格又或者是才华,都不能称得上是具有魅力,这一点上,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所以我就看着那些小姑娘一口一个亲爱的,娇滴滴地打电话,试图去理解能轻易被爱的感受,然后我意识到那是不可理解的,人可以理解他人的痛苦,悲伤等等感觉,但唯独不能理解幸福和满足。
许多人以为创作会令人满足,事实上是背道而驰的,它会挖开你的心,让你永远都不会满足。下午随手翻,翻到一个作者吐槽有些作者不去查资料,末了补充说:她并不指望作者们会这样认真,毕竟有些人的地得都会用错。
我就看着手机屏幕,默默地看着,看着,就跟看着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一样看着。我想人生真是有趣啊,小时我因外语差而抬不起头,长大后我学了许多语言,生疏了母语,依旧倍感折磨。
其实我想解释,我想解释解释意大利语语法是如何影响人的思维的,想讲讲这门语言改变了我哪些说话习惯,但我没有解释,因为我知道说出这些话,并且同样这样认为的人,他们不在乎的。
我理解人在倾诉时有多自私,这一点我特别理解。不管不顾的话跟刀子一样,肆无忌惮地扎向所有阅读的人。我一直都很克制自己的话,因为我知道要是真的不克制一下,怕是我说话会比谁都难听。
所以我就继续地看着,就是看着。


这样吧,这段话倾诉的权力,就算是容忍我的你给的年岁增长的礼物吧。

评论(23)
热度(34)
2017-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