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ABO】标记五十次(19)

太久没更新,请务必看前文

务必看本文的ABO设定


XIX.


明诚都跟着他学了什么呢?

很久很久以前,那大概是明楼刚开始接触欧洲文化的时候了——那一定是许多年前。他揉着自己的额角想。基本上和大多数被强制要求学习的孩子一样,他先接触的是圣经。这不算特别奇怪,但说是学习圣经或者理解西方文化,又并非是最早的。毕竟等上了初中之后,这本书就被一步一步的推翻。看书是一件很无情无义的事情,因为里面有太多和自己不一样的观点。这也是阅读的意义所在,尽可能的用柔和的方式来接受和自己不同的人和物。就仿佛在看一面镜子,一面由文字和思想组成的镜子。

有时候明楼也会从明诚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就像上帝造人是对着自己的模样造的,而人却说自己想象出的上帝又是按照各个种族的领袖的外貌在脑海中绘制出来的。差不多的系扣子方式,同样的打领结手法。但也有不同的,太多太多了。毕竟明诚是明诚,他明楼是他明楼。虽说十岁是个很小、微不足道的数字,但却仍然是属于阿诚的一部分。

那所有未曾共处、未曾相遇的时间,都蕴含着不可知的东西。这失控感令他手足无措,更让他质疑自己是否还能将明诚当做是自己的一面镜子。


明楼开始认真地回忆和明诚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试图从中找到会令自己做出那些糟糕举动的蛛丝马迹。以beta的身份爱上beta,这并不是明长官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这一瞬间令他感到十分绝望:他自以为足够了解自己了,却不明白为何又会出现现在的局面。他认认真真地想,如果自己会对明诚下手,那个时候的他会喜欢对方什么——或者说,他会因为什么而对普世价值观下的道德做出反抗的举动。明楼素来认为自己并不算软弱,但也绝非离经叛道之人。他一厢情愿地认为,若非家庭变故,是不会对这个世界有太大作为的。所以他也心甘情愿地接受着这个世界改变自己,他美名其曰:

“人都是被大时代推着走的。”


所以,他,堂堂明家大少爷,一个素来以出色判断力著称的优秀特工,对自己和他的伴侣发出了一个无法解释、却又不得不接受现实状态的问题:

“到底是因为什么,会让他爱上、并接受明诚。”

这是第一次,最后一次,唯一一次,明楼不得不发自心底的接受人与人之间是存在这不可描述的情感的。


不然根本无从解释。

他瞅了一眼车窗外的明诚,而明楼自己坐在车里无事可做,就只能仔细研究他的那本假护照。他注意到办理地并非是国内——而是在巴黎的领事馆。在海外办理护照虽然说不上特别麻烦,但总归是让人没那么安心,明诚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误?

不过现在并不是担心这个问题的时候,尽管他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考虑。

工作使人精神振奋,明楼几乎暂时都要忘记自己这个“失忆”的身份。他着实是很久没有在这条“正轨”上面了,尽管前几天的平静或许才是他所希望的。但是就是习惯了这样把心悬着的日子,也习惯了旁边这个人与他并肩抗争的岁月。


明楼摇下车窗:“少抽点烟。”

明诚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半截香烟:“我放松放松。”他又多嘴的补充了一句,“过会要跑的,又不是您。”

“又不是多大事。别告诉我,你现在过惯了相夫教子的生活,杀只鸡都不敢了。”

相夫教子是明楼顺口说出来的,明诚听了却忽然收敛了笑容,用吸烟来掩饰自己异常尴尬的神色。明楼全当他是被自己调戏了,明诚有点不好意思,便借机又道:“行了,不欺负你了。”


“相…相夫我,我承认,我认了。”明诚再开口就结巴了,掉下来的烟灰掉在手指上,烫得他“嘶”的叫了一声,“教子,这个得看您。”

怎么?之前自己不想要孩子?明楼隐隐约约觉得这之中另有蹊跷,奈何车上的电子表已经走到了整点。


“那,明先生。请您在车中等等我了。”明诚对着车窗反光抹好自己的头发, “刚才说的这事……哎,明天说吧。”

今天晚上这人再改改日记,然后今日事复明日。明楼腹诽了一句,但脸上只是挂着标准的一字笑容。

“好。”

明楼并不知道自己这“虚伪”的笑容在明诚看来有多么的毛骨悚然与销魂并存,他只看到明诚面色有点犹豫:“大哥,我能,我能亲你一下吗?”

他虽然只是询问,脸却慢慢地凑了过来,似乎是主观地确定明楼不会拒绝。看穿对方的动作,明楼立刻伸出手推开了对方的脸。

“事成之后想怎么亲都行,反正第二天我也不记得,但现在我还清醒着。”明楼的笑容渐渐消失,眉毛又挤到了一起,“快去快回。”


屏幕上代表明诚的小红点有规律的闪烁着,明楼的表情未有改变——不过他自己也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戴着耳机,仔细的听明诚和另一人的对话,但突然之间传来一阵枪声,明诚甚至没来得及向他汇报情况,屏幕上的红灯就熄灭了。


明楼的意识,只停顿了一秒钟。

在这漫长的一秒钟之后,他立刻发动汽车,按照信号最后传来的地址飞驰而去。

还未等他真正达到准确定位的地方,路边就忽然窜出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明楼定睛一看,正是明诚。

“被人算计了。”明诚捂着自己的腹部,那里被血模模糊糊的一片,明楼看不清他的伤口有严重。


“您很快就会忘记今天的我的。”明诚歪歪斜斜地靠着,身体全凭安全带支撑,“不过忘了这副模样也好,您总是说……”

“少看哲学书。”明楼打断他的话。

“噢。”

“有点疼,忍着点。”

“对不起明先生,我失误了。”

“留着你自己这条命,有的是时间补偿。”

“大哥……对不起。”

“闭嘴,明诚。你再多说一次对不起,老子就把你从车上扔下去。”

听到这话明诚扑哧一声笑了:“您忽然让我想起您的某个喜欢车的老同学。”


“闭上你的嘴。”明楼用余光瞥到,明诚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虽然嘴上说的很轻巧,但实际上已经疼得面容扭曲,“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医院了。”

明诚勉强睁开一只眼睛,他的另一只眼睛已经被汗水蒙住,睁不开了,但在看到车载GPS显示时,忽然喊道:“不行,别去那,不能去那!”

“为什么?”明楼虽然嘴上只是问,但却一点踩刹车的意思都没有。

“你不要管,绝对不能去!”


“公事,还是私事。”他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抖,“说。”

明诚的眼睛慢慢地闭上,既是绝望又是无奈。

“私事。”

“那好,那你自己受着。”明楼二话没说,立刻下车绕到车尾。现在去另一家医院已经来不及了,必须立刻处理掉明诚这个小混蛋。

“车座都弄脏了。”某人闭着眼睛仍然不忘明楼有多爱干净。

“那不然你还想让老子怎么样?医院不能去,那把你扔在大街上,等着警察给你收尸算了!反正明天早上起来我也不记得。”


“臭小子,我都怎么教的你,我……你都跟着我学了什么!”

“大哥,大哥,我这样,就是跟您学的。”

明诚说完这句话,就晕了过去。


评论(28)
热度(83)
2017-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