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诚楼】论兔奴的自我修养(上)

无脑文。

纯属吃饱了撑得,或许会有OOC,所以不打tag了。

就是想看楼兔。

1.

明楼在那蹲了有三十分钟了。不说他蹲得脚有没有麻,明诚在他身后等得都不耐烦了。一般情况下明诚是不会这样做的,只不过工作上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明楼去处理,他不得不选择弯下腰拍拍明长官的肩膀。

“大哥,大哥。再不走上班要迟到了。”

“我迟到一下有什么关系,你们秘书处按时把文件都递给我就行。”明楼又凑近笼子,丝毫不理会明诚在他身后气得要跺脚。铁笼里面白色像个糯米团一样的小家伙怯懦的缩在角落,黑色的眼睛像是要滴出眼泪来,看到“凶神恶煞”的二人恐惧绝望地想要挖洞离开。宠物店店主见明楼明诚两人穿着打扮都不是便宜货,料定两人不会吝惜金钱,就主动打开笼子的门,想将小兔子抱出来。小家伙拼命的蹬腿,但奈何他太小了,反抗都是徒劳的。

明楼立刻抬手制止:“不用了,我就看看。”

明诚也赶忙道:“没错,他就看看。”

他可不喜欢兔子。明诚喜欢猫,那种神秘又独立的生物,要不然鸟类也很可爱:老鹰威猛,海鸥有气势,鸽子圆润又精明。

“大哥,咱们走吧。”今天他喜欢的那几只漂亮的大布偶猫都不在,门口的鹦鹉时不时的嚎一嗓子,震得明诚耳膜都要碎了。同样被鹦鹉惊到的,还有明楼面前的这个小家伙。小白兔立着耳朵,身体紧紧地贴在笼子和墙壁挨着的角落,眼睛无助地看着皱着眉头、看不出在想什么表情严肃的明楼。

“阿诚。我们……”

“不可以。”

明楼愣了愣,严肃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为什么?

明诚叹了口气。

“您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又怎么能养它。您别看着我,我够忙的了。”每天明诚都要操劳各种各样的事,哪里还有时间照顾宠物?

“它好可爱。”明楼说,“你看它那么小一只,就跟我刚见到你时一样。”

明诚不得不硬起心肠:“这种兔子都是黑心店家骗人用的,说是长不大,两个月就长成唐山肉兔,特别大的那种。”他想了想又说,“那样也行,大了就可以杀了吃肉,皮毛给您做的围脖。”

“长大就大了呗,你长这么大了我也没把你怎么样。”明楼斜着瞥了他一眼,“我有吃了你吗?”

明诚腹诽了一句“难道不是么”,嘴上却说:“大哥,真的,咱俩这情况,不适合养宠物。”

这倒是真的。他们万一出点什么事,兔兔还得饿死在笼子里。此时小兔子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但仍然离明楼有一段距离。明楼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兔子的耳朵尖。小兔子似乎是知道明楼并无恶意,也有可能是又饿又渴,就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明楼的手指。

这下明楼的心彻底化了。

“我要养它。”

“不行,走,我们上班去。”明诚拉起明楼,一边给宠物店老板赔礼道歉,一边说道,“您啊,就是喜欢小东西。你知道那兔子就那么一小只么?都是人工繁殖出来刻意控制体型的,活不了几年。”

“可他都既然都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就有人需要来养他。他的出生既然已经是个错误,那何必让他的后半生过得更加痛苦?它都这么可怜了,何不让我们来?”

“大哥,您不能拯救每个可怜的生命。”明诚无奈地道,已经将他扯出了店门,“这样,我们晚上吃红烧兔肉,补偿你一下。”

“你!”

说罢,明诚就吹着口哨,把明楼塞进了车。


这事很快就被明诚给忘了,他也没有真的给明楼吃红烧兔肉。后来再路过那家宠物店时,那只小兔子已经不在了。

“已经被其他人买走啦。”意识到明诚的一毛不拔之处的老板并不想过多解释,“这种侏儒兔很抢手的。”

明楼的眉毛略微动了动,也没有再多说别的。喧闹的鹦鹉还是像以前一样喊着“早安”和“你好”,原本用来装兔子的笼子,现在住进去了一只小金毛,看起来非常的健康,向每个路过的人都摇尾巴,似乎生怕别人注意不到它。

虽然并不想让明楼养兔子,但明诚还是不忍心剥夺明楼摸兔子的权力,便问道:“还有别的兔子吗?大的小的都行。”

“阿诚,别问了。我们走吧。”明楼拽了拽明诚的袖子,“别问了。”

明诚略略有点不好意思。向老板道了一声对不起后,又看了看明楼。他大哥的表情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依然是和平时一样的冷静、严肃。

“大哥。”明诚快步跟在明楼身后,“您,要是还想养兔子,我去给您寻一只。您喜欢什么样的?安哥拉兔?狮子兔?加拿大品种的?还是普通短毛兔?”

“都不喜欢。”明楼慢慢地吐出几个字,“你别费心了。

坏了坏了。明诚暗叫不好,心里是后悔的要命。明楼是什么人呐,他能不知道吗?小兔子和小孩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生命,他唯一愿意见死不救甚至牺牲的就是他明楼自己的命。

“大哥,您往好处想,它的主人也会对它的。”他安慰道,“您别……”

“我没生你的气。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他犹豫了一下,“反正你别乱想。”

明诚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

2.

“大哥,大哥,您怎么还没起床?”

明诚又叫了两声明楼的名字,但却没人回应。生怕出事,他立刻翻出藏在桌子下面的手枪,推门而入。结果走到卧室里面,却只看见一只全身洁白、但两只耳朵却是黑色的毛团,趴在床垫上不知所措的看着明诚。

旁边还放着一张字条,上面赫然写着一个苍劲有力的毛笔字:楼。

明楼这个老混蛋!明诚心里暗骂。想养兔子干嘛用这种方式?还扔在床上?他收起枪,慢慢接近那只兔子。

仔细一看,这只兔子长得还是很好看的,眼睛是黑色的,不大,但很亮。通体雪白两只比普通肉图要短的耳朵却是乌黑,这样的花色非常的少见,在这种长毛兔上更少见。明诚先是摸了摸他的背,又揉了揉他的耳朵,最后戳了一下他淡红色的鼻头。被刺激到了兔子立刻往后一弹,有点生气地看着明诚。明诚被他这个动作逗乐了,伸手还想再戳一下,但兔子跑得快,已经跳下了床。

“回来!别乱咬东西!”他原本想揪住兔子的耳朵,但怎料兔子的反应极快,明诚根本不能近身——要知道明诚都逮不到的人可不多了。

最后明诚被兔子溜累了,干脆也放弃了,躺在沙发床上气喘吁吁地看着它。

“大哥从哪把你搞来的……”他嘟囔着,“我不想把你把你怎么样,就想摸摸你。”

听见这话,兔子的耳朵立刻立起来,上半身也直立着,就像听懂了一般主动地向明诚跑去。

明诚心中大呼神奇,大哥养的动物就是不一样,真通人性。小兔子一点戒心都没有,一碰一跳地就坐进了明诚的怀里。这个让明诚追了半天连根毛都没碰到的小家伙,此时却用它的三瓣嘴碰了碰明诚的下巴——虽然即刻,他就又缩成了一团。

“好好好,大哥喜欢你,我也喜欢你。”明诚摸了摸他的毛。不得不说,兔子毛的手感就是好,猫咪的还是略硬了一些。这样想着,他的手就摸向了兔兔柔软的肚皮。这一摸可不得了,兔子立刻受惊地猛蹬后退,明诚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它的腰部,兔子下意识的挣扎,但无奈腿只能向前踢,所有的攻击都是徒劳的。

“你乖一点!你怎么跟大哥一个德行!”明楼也是,摸一下小肚子比摸他裆还紧张。

然而这会兔子根本不听他的话,明诚唯恐弄疼了它(伤了兔子大哥回来还不得扒了他的皮),于是还是放开了它。

明诚只觉得这兔子有趣,于是就试着跟它沟通。

“我就叫你小楼怎么样。”他怀疑自己也是累糊涂了,竟然试图征求一只兔子的意见,“你跟我大哥挺像的,就是体型小了一圈。”他用手戳了戳兔子的身体,“肉还挺多的。你不会是肉兔吧?”

小楼一听肉兔,立刻惊恐的跳下了沙发,缩进两个柜子的缝隙之间。

“你别害怕啊,我没想吃了你。我又不是大哥……”

明诚蹲在兔子的身后,看着它的小尾巴一上一下的摆来摆去。

“你出来吧,不然我只能拽着你的尾巴,把你扯出来。”

兔尾巴明显动作更快了,身体也开始蠕动,却完全不见小楼有出来的迹象。

观察了一会儿,明诚猛然意识到。


小楼这是卡住了。


评论(22)
热度(163)
2017-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