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herita C.

玛格

一个写诚楼思楼诚,
写楼诚思诚楼的老王八蛋。

一个古罗马和意大利语言文化爱好者。
一个写手
一个画手
一个享乐主义

【关于同人作品实体本重要信息】
所有显示为现货的同人本均含有特典
具体信息请点下面的链接↓↓↓

© Margherita C.

Powered by LOFTER

【城拟】【短打集】 01

*决定重新爱的我崽,于是开了这个系列。没有名字,没有意义,没有剧情。纯粹的文字游戏。

一如既往继承我的习惯,罗马和意大利中心。

本篇为暖手,罗马城拟单人。灵感来自于前两天去博物馆。

——————————————————————

01

在纷扰世界诸多的问题中,安德烈最无法忍受的应该是狭隘。但也许不会有人比他更理解这个词的两面性:赞扬的说,罗马是一座包容、理解人的城市。但在纷扰世界中生存的人,只想寻找一片秩序的净土。于是,罗马不再是一座就容乃不同文化的古城,而是混乱的源泉。

其实,连永恒之城自己都承认这件事。他用力拍了拍两下噪音巨大的空调,旁边淌着一滩冷凝水。今年夏天热得太早了,也太热了,他还被博物馆馆长丢去了放陶器的两个临近展厅,由于不像油画那样需要冰冷的环境,这个房间真是热透了,他感觉自己就像一条鱼——而且还是那种吃的很咸,还胖,还傻的海鱼。

这一定是惩罚。其实看管博物馆不是什么累的差事,但足够让安德烈烦心的了。今年来了许多退而求其次的游人们:本来他们计划去巴黎,来一场想象中的法国之旅,但由于巴黎成为欧洲的哥谭市,很多人就转路去了意大利。于是他们抱怨着,说着这个国家的坏话,却又跑到博物馆来看他的历史。

他从来都没有被奉上最高位——即使在全盛时期,依旧有人将他唾弃。安德烈习惯了,也认了。但他唯独不习惯人们恨着他又赖着他。旅人们留在巴黎,留在柏林,留在伦敦,也留在罗马。不过想想也并不觉得奇怪。这应该算是他为数挺多的优点之一:作为一个凑合活着的古城,很多事情他都看得开。这有好处,也有坏处。有些人似乎永远都年轻着,眼睛里留不得一丁点的不好——就比如他的联谊城市巴黎,帕里斯还是那副随时准备发动一场运动的架势。

罗马人绝不。他可知道这里面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又有多少人会因此而死。所以只要还能苟且,靠旅游业还能再活四百年,他就绝对不会轻易的打破这种生存状态。

安德烈整个人靠在空调上,抬眼,他看见了一副早就成为久远回忆的壁画。他看到他父亲的母亲远离家族,看到人们从母狼那夺走了她抚养长大的双胞胎,看到罗慕路斯和雷姆斯向对方挥起利剑。


他从未真正看过这些画面,但却又仿佛真实存在过,就像他这个人本身一样。


许多游客举起相机,安德烈走过去告诉他们不要开闪光灯。对方虽然照做了,但却用自己的母语小声的咒骂了一句。安德烈的年龄足够大到把临近国家的语言都学个遍(还特别擅长用个别几个喊救命和刀下留情)。


但他假装听不懂,晃晃悠悠的走回他的空调旁边。


评论(1)
热度(28)
2017-07-10